[武侠]【斗破苍穹之千年变】前传 作者:路人甲乙丙丁戊

时间:17-10-13 04:09:25
字数:16241
前文:thread-9118166-1-1.html



**********************************
  这是魂天帝因其「时间逆流」能力,再度回到千年前的斗气大陆后,在萧家开启的一段故事。

  (乌坦城,萧家)

  在这座城中,有一名普通的年轻美妇,她的名字叫唐海媚,极为普通的姓名。
  相貌虽说不上是美若天仙,却也称得上是清秀可人。然而比起她的相貌,更为众人所注意的是,她那极为热心助人与善良慈悲的心胸。

  「大家,今天也要一起努力喔。」

  这是──她在整理萧家花园时,对于路过的萧家子弟笑着点头的言语。
  「乖,炎儿,不要哭嘛……阿厉,不要再捉弄你的弟弟了。」

  这是──她面对调皮捣蛋的儿子时,不忍心打骂的温柔呵护。

  「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吗?这位奶奶,我们萧家虽然不大,但在这座城中也有不小的影响力,一定会略尽自己的棉薄之力的。」

  这是──面对街道衣服破烂、嚎啕大哭的老妇人,善良的她不问因由地蹲下细心宽慰,并给予一切的资助与帮忙。

  「孩子的爸,来,这是今天我为你煮的食物与茶水,记得要在路程中食用喔。」
  这是──她面对事务繁忙、即将远行的丈夫整理仪容、预备餐盒,给予其的最大体贴与温柔。

  唐海媚,乌坦城萧家萧战之妻,萧鼎、萧厉、萧炎之母。一名集温柔与善良于一身的清秀妇女。在萧家,她的人望甚至比自己的丈夫──萧家族长萧战还要来得崇高,即使是萧家与萧战不睦的一些长老,面对她也是十分的客气有加。
  原本如此善良的她,应该能长命百岁,坐看自己最心爱的三个儿子──萧鼎、萧厉、萧炎成家立业、子孙满堂才是。

  然而,现实总是十分残酷的。

  善良如同天使一般的她──病倒了,并且即将离开人世。

  这,正是萧炎四岁时候的事情

**********************************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名四岁的儿童,正在荒郊的道路上全力奔驰,不论是无法抑止的疯狂哭声,还是脸上的涕泪交加,都显示出这名儿童心中的绝大悲痛。

  原本这样岁数的儿童,仍然应该是天真无忧的可爱贪玩,然而转世穿越的他,却有了不同于同年龄孩童的老练与智慧,也因为如此,更懂得如今的情况,是如何使他心碎欲死。

  「为什么……我才刚刚……真正接受妳……为我的妈妈,妳就要……彻底离开我呢……妈妈……妈妈……呜哇哇哇……」

  此名儿童,自然便是四岁的萧炎了。四年前转世重生的他,面对萧家的一切,都抱持着相当的陌生感与戒心。然而,他的今生母亲──唐海媚,用着极为宽广的母爱,在日日夜夜的细心呵护中,融化了他略显冰冷的顽固与恐惧。

  就在萧炎真正放开心胸,开始习练斗气,认真考虑以萧家子弟的身分活下去时,却传来了让他极不愿意接受的噩耗,他的妈妈,因为积劳成疾而病倒在床。
  萧炎还记得,今天早上,母亲看着他因练武而破烂的汗渍衣服,摸着他的头,爱怜地说要帮他再缝一件新衣。

  「炎儿,今天是你的四岁生日呢。妈妈缝一件新衣给你穿好不好。」

  「恩,谢谢妈妈!」

  萧炎兴冲冲地出了门去练武房练武,只留下看着萧炎背影,溺爱摇头微笑的唐海媚。但是,萧炎完全没有想到,八个小时后,自己的父亲萧战,用着自己从来没有听过的颤抖哭腔,将残忍的消息告诉正在练武室休息的自己。

  「妈妈她……在缝制新衣时,昏倒在房间,城内医生说她恐怕有生命危险……」

  对于萧炎来说,这简直是晴天霹雳。

  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回家里的萧炎,看着卧室中,才过一会儿没见、却已经面目蜡黄的母亲紧闭双眼躺在床上,自己的两位兄长在旁手足无措、失声痛哭。而自己威严的父亲则脸色极为阴沉,一言不发。

  「炎儿……你回来啦……」

  重病中的母亲,似乎感到自己亲生儿子的回来,而勉强睁开了双眼。

  「抱歉……看来炎儿的生日新衣……妈妈可能是完不成了……」

  「妈妈,我不要什么新衣,妳一定会好的,一定!」

  扑到床前,用瘦小双手紧握住母亲双手的萧炎,那怕是拥有两世的记忆与智慧,此时眼眶都不禁有些湿润。

  「乖……这是妈妈家里的祖传遗物,一枚据说有奇异来历的戒指,妈妈从你外公手中得来,今天……让我把它托付给你吧。」

  面带病色的唐海媚颤抖地,将左手上的一枚古朴的黑色戒指用力脱下,放在萧炎的手掌下。

  萧炎知道这是母亲在托付后事,沉默点了点头。将戒指戴在自己左手食指上,虽然有些宽松,却也顾不得了。

  躺在床上的唐海媚放松地笑了笑,彷佛再也抵抗不住疲惫的压力,又再度昏睡了过去,只留下在床边围绕,沉默至极的萧战父子四人。

  「呜……」

  不知过了多久,一直在恍神状态的萧炎,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了。而自己口中,亦无法抑止的发出一阵阵的呜咽之声。

  (为什么,妳要离我们而去呢……)

  心中情绪激荡的萧炎,再也克制不了心中情绪,不停用衣袖擦拭脸上涕泪,快速地奔出房间。萧战与萧鼎、萧厉见了萧炎的举动,年纪较大、稍微懂事的萧鼎正欲动身叫回,却被父亲萧战拉住,只见萧战缓缓摇头,沉声说道:

  「炎儿年纪还小,让他宣泄下情绪也好……」

**********************************
  萧炎站在荒郊的道路上,瘦弱矮小的身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配合他极为童稚的面孔,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

  看了看周遭毫无人烟,萧炎猛地跪在地上,抬头望天。

  「老天爷啊……求祢让我妈妈活下去,我萧炎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交换。」
  萧炎泪痕未干地发誓道。娇嫩无邪的小脸此刻却是无比的认真。然而,天空依旧是灰沉沉的一片,彷佛就连老天爷也在嘲笑他的无知一般。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萧炎跪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像是要靠此折磨来纾压心中的无尽悲痛,萧炎脸上的眼泪一滴滴地无声掉落,这时,一道对此刻萧炎有如天籁的声音传来:

  「你,想要救你的母亲吗?」

  萧炎抬头望去,眼神忽然一凝,只见一名黑袍人凭空浮立,双手抱胸,尽管看不清楚面孔,却隐隐带来一股比他父亲萧战威严百倍的不容侵犯感。

  (这……难道是父亲说过,能在天空飞行的斗皇强者!?)

  萧炎极为震惊地望着眼前空中的黑袍人,他记得身为大斗师的父亲说过,只要达到斗皇境界,就可在天空飞行,成为这世界上的巅峰强者之一。然后萧炎随即狂喜,既然是斗皇强者,那说不定就有方法可以救自己的母亲!

  「请问……你就是传说中的斗皇强者吗?」

  有所求的萧炎仰起可爱的面孔,小心翼翼说道。

  「传说中的……斗皇强者?嘿嘿……那就算是吧……」

  空中的黑袍人彷佛感到很好笑地重复萧炎的说话,接着话题一转:

  「刚刚看到你跪在这里,想救你的母亲吗?」

  「想!」

  萧炎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付出任何代价也所在不惜?」

  「只要你能救活我的母亲,我萧炎发誓,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来回报你的恩情!」
  重拾一线希望的萧炎,猛地跪在黑袍人前面磕头不止。

  然后,一枚散发着淡淡奇香的白色圆浑丹药,就这样掉落在萧炎埋在地面的头前。萧炎的耳中传来黑袍人的声音说道:

  「这枚丹药名为天香化血丹,是七品丹药,滴入你的鲜血后给你的母亲吞咽服用后,将可让你母亲彻底康复。」

  萧炎泪痕未干地看着满布香气的白色丹药,紧紧握住。心中激荡的情绪慢慢恢复过来,因转世而带来的老成与疑惑又慢慢浮现,他为何要帮助自己?听父亲说,近年周围不断有势力遭到吞并,难道……

  看着脸上疑惑神色越来越重的萧炎,黑袍人轻声笑道:

  「怎么?怕我在害你不成,凭我的实力,将你们萧家杀个鸡犬不留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情,我只是路过被小朋友你的诚心所感动到而已。」

  面对犹未释疑的萧炎,黑袍人呵呵一笑,举起手掌道:

  「我以我的生命发誓,此枚丹药,必让眼前小朋友的母亲『重获新生』。」
  萧炎听到了黑袍人的发誓,疑虑尽去,不由得为自己先前的小人心思感到羞惭,张嘴欲说些什么,却见到黑袍人身影逐渐淡去,只有耳边传来一道声音:
  「迟则生变,快把丹药拿回去给你母亲服用吧,至于代价……以后我会向你索要的。」

  看着消失不见的黑袍人,萧炎猛地站起网萧家的方向奔去,握紧手中的丹药,这是可以拯救他母亲的救命仙丹!至于黑袍人所说的代价,此刻的萧炎完全不去考虑,甚至还有点自恋的想到,自己不过是个刚修斗气的儿童,能有什么东西是斗皇强者看上眼的呢?说不定是斗皇强者看上他的诚心与资质,想要收他为徒也说不定。

**********************************
  由于跪坐在地上四个小时,加上来往奔波,萧炎回到萧家后,已是凌晨二时的事情了。

  在父母的卧室中,萧鼎、萧厉早在父亲的示意下,回到各自的房间就寝,只留下眼色麻木悲痛的萧战一人看着枯瘦的爱妻。看到进房的萧炎,萧战神色一怒,欲喝斥他凌晨回家的行为,但看到萧炎哭过通红的双眼,心中一软,挥了挥手,正要叫萧炎回房休息时,原本昏睡不醒的唐海媚,猛地痛苦呻吟:

  「啊……啊……啊……」

  重病的双手无意识地揪紧胸口,唐海媚在咳嗽中,吐出了一口又一口、怵目惊心的鲜血,谁都能看出,此刻的唐海媚,已经走到了生命的末端。

  「不!媚儿,妳不能死!医生,还有谁在,快叫医生过来,快!」

  原本面色麻木悲痛的萧战,看到爱妻如此的痛苦,像是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忍不住地大声呼喊着医生,然而,凌晨二时又哪里还有医生还在待命呢?
  急躁的萧战看着咳血不止的唐海媚,对着萧炎说道:

  「你在这里看着,我去叫医生过来。」

  看到萧炎沉默点头,萧战神色匆匆地奔出房间,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妻子死去,绝对不会!

  目睹着自己父亲的离开,萧炎缓缓走到仍在痛苦中的母亲旁,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坚毅。左手上的白色丹药拿起,右手的小指则放在嘴巴上狠狠一咬。

  「噗!」

  从咬痕中流出一滴鲜血,正好滴落在这枚名为「天香化血丹」的白色丹药上。
  (刚刚还在想要怎么跟父亲说明这枚丹药的事情,现在的情况正好!母亲,这次我一定不会让妳死去的!)

  萧炎瘦小双手用力扶起唐海媚的上半身,将白色丹药轻轻按入她满口鲜血的嘴边,只见丹药一入口,忽然散发着奇异的白芒,不待任何吞咽动作,就钻入了唐海媚咽喉中。

  (成了!)

  看到此等奇异现象,萧炎对于这枚丹药的作用又添加了一分信心,也许这枚丹药,真的能救活自己的母亲也说不定!

  然而萧炎所没看到的是,白色的丹药一进入咽喉,密密麻麻的裂缝在丹药表面上产生,随即裂开──这哪里是什么丹药,竟是由无数长长的细白小虫所组成,随着包覆的白色丹皮因鲜血溶解裂开,无数的小虫,就像有意识般,开始在唐海媚身体内部各处游动,修补其肉体病痛缺陷的地方,并且「改造强化」……
  而其中为数最多的虫子,则透过血管与神经系统,来到了唐海媚的大脑处,只见一条条的细虫,一条条地黏在大脑上,肉眼看不见的细微触手,密密麻麻地插入里头,完全地与大脑密合在一起,无分彼此。

  从外面看的萧炎,只觉得怀中的母亲娇躯越来越平静,呼吸也越来越稳定。
  甚至因病重而失去活力的肌肤,此刻也逐渐散发着比往日更为柔美的光泽。这种变化太过明显了,就连刚修练斗气的萧炎也轻易看出。

  他面红耳赤地看着唐海媚宽松病服下略微浮出的浑圆玉乳,一颤一颤,从原本的低垂下沉渐渐饱满挺立。透过衣服,萧炎甚至可隐隐约约帝看到雪岭上的两粒樱桃娇艳欲滴,让他四岁的身躯都忍不住有了些许反应。

  (该死!我在干什么!)

  暗骂自己荒唐时,萧炎没有想到,即将有更惊人淫秽的变化发生在自己敬爱的母亲身上。

  「啊……啊啊……」

  唐海媚原本恢复平静的胴体又忽然开始颤抖,双手用力地向天空虚抓,彷佛想要抓住什么不存在的东西,一声声痛苦的呻吟中,却似乎含有着某种异样的情绪在里面。

  「妈妈,妳怎么了,妈妈,妈妈!」

  看着唐海媚身体情况又变得诡异的萧炎,急声地连续呼喊着母亲,但是唐海媚似乎完全失去神智,全身上下冒出密密麻麻的乌黑汗渍,玉躯却发显得娇嫩滚烫。

  (这是什么回事……难道是那个人在骗我?)

  尽管萧炎已有二世的记忆,但面对这种亲人危急的情况,仍然显得十分稚嫩与不知所措,想要做些什么事情缓和母亲的痛苦,却又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急得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那怕萧炎想象力再丰富,也想象不到,此时母亲唐海媚的胴体,是有着多么邪异淫荡的惊人变化。那些细白小虫,其来历是从上古灭绝的《欲魔宗》中,门下子弟为了改善与洗脑普通女性体质所制造出来的「欲魔之蛊」。

  将无数的小虫运用特殊手法使之沉睡,并凝结成一颗白色的丹药状。只要配合精血解除沉睡状态,再将之与欲洗脑改造的女性服用,那么这些欲魔之蛊,将会无孔不入的侵入女性最为性感的蜜穴、乳房中,将胴体调校恢复成最青春撩人的性感阶段。并且当这些「欲魔之蛊」进入女性脑部时,这些女性将会遗忘过往的一切记忆与价值观,成为只为性爱与主人而活的精液魔女。

  然而,「欲魔之蛊」美中不足的地方是,对于斗气的抗性十分薄弱,只要是有修练过斗气的身体,都可以很轻易的驱除与毁灭它们。所以在各族典籍中名声不显,但对于唐海媚这样无斗气修为的柔弱女性,却是再适合也不过的改造手段。
  「啊啊~~啊~~」

  不知何时,原本痛苦的声音越来越是酥麻诱人,但对于前世今生都是个处男的萧炎,在心急之下,哪里还分得出唐海媚的声音转变,他只觉得怀中的母亲身体越来越是火热,看起来就像是十分的痛苦不堪。

  此刻唐海媚被病服包住的胴体,原本只是C罩杯的正常乳房,逐渐开始越来越是肿大,假如萧炎此时剥开唐海媚上衣的话,必然可以发现,在丰满颤抖的雪白乳肉中,无数的细白小虫正在里面窜动,一条条的小虫贴附在乳腺上,虫头的细小插管抽入乳腺,灌入类似于奶水的催情液体,让唐海媚的一对酥乳越来越显得肥美浑圆,在短短的时间内,就从C罩杯膨胀到丰满的D罩杯,甚至逐渐往F罩杯的胸器程度迈进。而原本因生孕完后呈现暗褐色的乳晕,在「欲魔之蛊」的改造下,慢慢变回如十八岁处女般的粉红模样。

  而原本平日操劳家务而略显粗糙的双手,逐渐恢复成少女时期柔美滑顺的娇肤,两条修长的玉腿上,也已经完全看不出任何岁月沉淀的痕迹。原本四十岁左右的美妇面孔,慢慢地往三十岁、二十岁倒退回女人最美丽的年龄时代。

  「妈妈,妳的身体!?」

  这时,连心慌意乱的萧炎也发现了母亲身体的异变,但是却无力阻止。
  「啊啊啊啊啊……!」

  突然,躺在萧炎怀里的唐海媚胴体猛地弓起了身体,发出了似是痛苦似是欢愉的哀号声,一双玉手用力地撕开了上衣,露出了波涛汹涌的雪白乳肉与姣好细腰,那怕是萧炎在被喂奶时,就目睹母亲的上半身裸体,此刻也不禁面红耳赤,不由自己。

  (啊……母亲的身体,好像比以前更好看了。)

  看到了母亲的裸体,萧炎第一时间转的,不是担心母亲身体的异变,反而是被母亲的惊人魅力,给彻底的吸引住了。这也是用欲魔功法加上「欲魔之蛊」改造过后的「欲魔精女」,让普通男性难以抵抗的魅惑魔力所在。

  最后,仍双眼紧闭的唐海媚浑身一震,左边雪白的乳肉上,浮现了黑色妖艳的蔷薇纹身,随即快速隐去。让注意到的萧炎都怀疑是自己的错觉。然而此标志纹身,却是代表着萧炎的慈爱母亲唐海媚,正式脱离了普通女性的身分,成为了永沦欲海中的「欲魔精女」之证明。

  只见唐海媚缓缓睁开恢复成二十五岁左右细长娥眉的妩媚凤眼,看着眼前的稚儿,迟疑地发出了声音:

  「炎……炎儿吗……」

  「妈妈,妳醒了吗,妈妈,我是炎儿,妳的小儿子啊!」

  看着自己的母亲似乎恢复意志,身体虽说变得跟之前不太一样,却仍看的出来十分健康。萧炎不由得十分欣喜,在一天之内,由大悲到大喜的过程,让他这四岁的身躯,也不禁感到有点晕眩。

  萧炎快速的奔跑,不顾母亲裸露的上半身,从正面紧紧地抱住母亲的身躯,哽咽说道:

  「妈妈,求你不要再离开炎儿了……炎儿好害怕……」

  想到自己差点失去了挚爱亲人的萧炎,忍不住在母亲丰满的胸前开始哭了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此刻唐海媚的脸上的表情,却在慈爱与淫荡之间交互转换。
  (鸡巴……好想要……炎儿的鸡巴……来肏……媚……媚奴淫荡的骚穴……)
  出身大家闺秀、个性端庄典雅的唐海媚,即使之前与萧战做爱时,也是十分地保守,不肯做出任何稍显淫荡的神态动作。但是,当她现在苏醒时,却发现,那些平日自己完全不知道、打死也不会从嘴巴说出的淫秽浪语,就像成为自己脑中最自然的本能一样,在脑中一句句地浮现。

  她想要含住自己儿子的小鸡巴,让炎儿的精液灌满她饥渴的咽喉,并且让炎儿粗暴地玩弄自己淫荡胴体的任何一部份。

  (怎么……我在想什么……我……鸡巴!好想吃……炎儿的鸡巴……)
  唐海媚发现了自己脑海中的异样,但是,却毫无能力去改变。曾经名震天下的《欲魔宗》功法,又岂是她一名未修过武艺的良家妇女所能抗拒的了呢?
  左乳上的蔷薇纹身再度浮现,美妇脸上属于慈爱的母性光辉彻底隐去,留下着,是极为妖娆的妩媚淫态,看着抱紧自己的小儿子,唐海媚嗲声道:

  「炎儿……乖……让妈妈看看你……」

  「嗯!」

  依言离开母亲怀里的萧炎,才发现自己刚刚的行为对于转世的他,是多么的羞人与不好意思,正想对母亲说几句话来转移话题。一抬头,却发现了母亲水汪汪的妩媚凤眼正在望着自己的童稚面孔。

  「啊……」

  甚至不需要大脑的思考,萧炎还只是四岁的身体,胯下的小肉棒竟然就有了反应。这就是被转化成「欲魔精女」的女性魔力。

  「嘻嘻,炎儿的小鸡巴竟然硬了,真的很不乖喔……」

  唐海媚看着自己儿子的鸡巴硬起,浑身的妖艳媚意更加弥漫,看着自己尴尬的儿子掩口痴笑中。

  「不是,不是这样的!」

  急忙想辩解的萧炎,却没想到自己敬爱的母亲,接下来的动作是何等淫邪!
  只见唐海媚竟然伏下了身,将萧炎的裤子脱掉,在萧炎未反应过来前,朱唇整个含住吸吮了萧炎被包皮盖住的瘦小阴茎。

  「母亲!……啊啊啊……」

  经过短暂惊愕,才理解发生什么事情的萧炎,第一反应,就是想推开正在用力舔舐鸡巴的母亲唐海媚。然而,由于被母亲的嘴巴覆盖住,萧炎所没有看见的是,从唐海媚的口中,一条细白的小虫「欲魔之蛊」,就这样从萧炎的龟头中,直直进入了输精管内。

  那是──萧炎所没有感受过的巨大快感。因为年纪还小,没有经历过第二性征的小阴茎,在一条「欲魔之蛊」的侵入之后,竟然开始肿大,射出了一波波不应出现的浓浊精液,彻底喷洒在唐海媚精致的玉脸上。

  「啊……这就是……炎儿小鸡巴的精液吗?真好吃……」

  唐海媚伸起左手,轻轻地把沾在脸上的精液抹下,放在嘴边细细舔吻,那专心的模样,彷佛萧炎的精液,是这世间的无上美味一样。一口一口,唐海媚细心的将精液吞咽进去。然后,在凡人肉眼难以看见的地方,唐海媚的娇颜与胴体,又开始有了细微的转变,雪白的胴体越来越妖娆、清秀的五官越来越美丽,开始往斗气大陆一等一的绝色迈进。

  这就是──被「欲魔之蛊」改造成「欲魔精女」的天赋能力,每饮食一口精液,都会让欲魔精女的淫荡身躯,越来越年轻妩媚,成为正常男性所欲罢不能的淫荡魔女。

  看着因为第一次大量射精的冲击而显得呆愣的萧炎,唐海媚仍沾有一丝精液的玉指摀着朱唇窃笑:

  「炎儿……这么不济……可是不行……妈妈下面的骚穴……还没有尝到炎儿的鸡巴呢……嘻嘻……」

  就在唐海媚想采取下一步动作时,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惊人怒吼:

  「你们在做什么!」

  唐海媚转身望去,只见门前龙行虎步的中年大汉,身披华丽衣服,正是萧家的族长,自己以前深爱的丈夫──萧战。

  然而,比起以往山盟海誓的缠绵情感,唐海媚此时更渴望的是,被掩盖在萧战衣服下的胯下巨龙中,是否蕴含着大量能满足她淫荡屄穴的滚烫液体?

  「啊……你回来了……」

  唐海媚看着自己的丈夫,用着以往的温和语调微笑说道。然而配合她此刻裸露上半身的妖娆媚态,不但没有以往端庄娴雅的妇女姿态,反而像是一个降临人世的淫荡魅魔一样。

  接着,唐海媚更是举起玉手,向眼前的丈夫做出了飞吻的动作。就像是做过千万次的熟练动作,在萧战完全不注意到,一条肉眼难见的「欲魔之蛊」,准确往萧战的胯下飞去。

  「妳是……媚儿?这是什么一回事!」

  萧战又惊又怒的指着唐海媚大声说道。自己请下人叫城里的医生过来,刚回到卧室,却看到如此惊人的画面,自己刚刚病重甚至快要死亡的爱妻不但健康苏醒、不加遮掩的雪白胴体远远美过往昔,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小儿子,竟然裸露下半身,软垂的阴茎,明显可看出刚射精的痕迹,这让重视家族门风的萧战,如何能不大惊兼大怒。

  「妳……」

  正当萧战想继续喝问眼前看来大异以往与妖娆过人的爱妻时,胯下忽然传来一阵酥麻至极的快感,正是刚刚唐海媚飞吻中所飞来的「欲魔之蛊」,穿过布料的遮挡,进入了萧战的生殖器官所致。

  假如萧战此刻能平心静气,立刻运用斗气来驱赶刚侵入的异虫的话,或许还有些许机会来改变之后的场景。然而,心神大乱的萧战,在感受到胯下惊人的快感时,完全守不住心防,而更要命的是,此时充满弹性的肥美玉臀,刚好顶住在被萧战裤子挡住的巨大鸡巴前。

  「萧战哥哥,媚奴~~想要你的大肉棒来肏媚奴的淫穴~~」

  唐海媚春意满脸,摇晃着自己雪白的大屁股,向自己的丈夫苦苦哀求道。
  对于萧战来说,这是何等淫荡又充满魅力的画面。一向遵守妇女之道的保守妻子,此时竟然以更胜初婚之时的美丽身躯,说着不知羞耻的淫荡话语向他求欢,加上下体「欲魔之蛊」的催淫作用。面目通红的萧战,名符其实的精虫上脑,虎吼一声,双手撕开阻挡阳具与玉臀的最后一层布料,让涨红的龟头能彻底穿过以往熟悉的两片花瓣,达至那甜美醉人的淫荡肉洞中。

  「啊……」

  然而当萧战的阴茎彻底进入早该熟悉的蜜穴中后,才发觉竟然是如此的大异以往。以往没有的层层软肉紧紧吸附着他肉棒的美一寸,恰到好处伏起的点点颗粒,刚好顶住了他肉棒的敏感点上。而湿润温暖的淫液,让萧战的肉棒彷佛置身在洋溢的温暖海水的海洋之上。

  「啊……媚儿,妳的下面……怎么那么舒服……」

  完全被唐海媚下体蜜穴的魅力给征服的萧战,就像往昔的动作一样,两手从背后想要掌握住以往刚好一握的娇小酥乳。然而,原本C罩杯的乳房,在「欲魔之蛊」的改造下,已经成长到F罩杯的惊人尺寸,连萧战的大手,也只能掌握住一部份而已。

  这更激起了萧战潜藏的淫欲,双手用力揉搓唐海媚丰满肥美的浑圆玉乳,左右的拇指与食指,更是仔细地玩弄着两颗挺立在粉红乳晕上的娇嫩乳豆,一丝丝的奶水,正从里面透露而出。

  然而,或许是萧战真的被淫欲冲昏了脑,又或是「欲魔之蛊」的影响,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爱妻,仍在吸吮着自己的小儿子的肉棒与吞饮源源不绝的精液,而自己的小儿子萧炎,胯下肉棒的尺寸,竟然完全不输给做父亲的自己。
  粗黑巨大的肉棒,配合着才四岁左右的瘦弱童躯,看起来分外诡异与淫邪。
  唐海媚面目痴迷的一边舔弄着自己儿子萧炎的大鸡巴,一边承受着自己丈夫的猛烈抽插。在萧家甚为人所敬重的慈母与人妻,此刻却化作为最淫荡的牝兽,享受着儿子与丈夫的鸡巴服务。

  (呵呵,果然是卑贱至极的萧家血脉……真想让萧奴看看,现在的萧家究竟是如何粗俗不堪。)

  一名黑袍人,在萧战三人忘情做爱的时候,凭空浮现在三人的旁边欣赏春宫画面。此人,自然就是给予萧炎「天香化血丹」,造成唐海媚如此淫邪转变的始作俑者──魂族族长魂天帝。

  「萧炎,你可要感谢我,按照原本的历史,你的母亲,本该在你四岁时候,因为操劳过度加上体质虚弱而过世,今日我让你的母亲彻底重生、脱胎换骨,日后,她还会以更特殊的形式,与你合为一体……嘿嘿嘿嘿……」

  魂天帝浮在天空中喃喃自语,嘴巴所述说的,却是在宣告唐海媚与萧炎以后将要面临的淫秽命运。

  然而,沉浸在欲望海洋的两人,却完全没有听到魂天帝的话语,只知道从彼此身上,索取更多更大的快感。

  魂天帝看着脚下、如同三头淫兽的萧家三人激烈交欢。脸上微笑越甚,开口说道:

  「萧家族母的『重生』,怎能不让更多人一起庆祝呢?让我来帮你们一把吧。」
  魂天帝大手一挥,以时间之力所构筑的结界,瞬间笼罩着整个乌坦城。然后一股紫色催情的淡淡魔力,在魂天帝的强大斗气催动下,弥漫在整个乌坦城的空气之中。然后魂天帝手指轻弹,一股清凉的斗气,瞬间打到了迷乱的萧炎头上的太阳穴上。

  「呵呵,这可是为你母亲重生还有你生日的庆功宴呢,身为主角的你,不清醒可是不行。」

  享受着母亲唐海媚口交,整个陷入性欲的萧炎,忽然感到一股清凉之意从头顶灌到脑海,令他整个神智都恢复过来。尽管一阵阵的强烈快感依旧,却已经完全不能阻碍到他的思考。

  「这……这……这……怎么回事!!!」

  尽管恢复神智与思考能力,但是眼前的惊人画面,让萧炎仍然说不出任何一句完整的话语。母亲的淫荡媚态、还有父亲的疯狂兽态,以及自己肉棒因母亲玉舌舔弄抚摸的酥麻快感,都提醒着自己发生了什么不可想象的淫荡事实。

  「小朋友,看到你母亲的重生,感到很高兴吗?」

  一道声音从萧炎头上传来,抬头望去,正是稍早给予他「天香化血丹」的黑袍人,萧炎不由怒目而瞪,看到黑袍人出现在此,聪颖的他,自然想到眼前一切的起源,都是来自于黑袍人的作为。

  「你……骗我!」

  「小朋友,话不能乱说,我不是对你发誓说,必然让你病重的母亲『重获新生』吗,你看看你的母亲,现在健康得又骚又浪,难道不是我的誓言实现了吗?
  至于现在妳母亲的模样,这是小朋友你所必须付出的小小『代价』啊。「
  魂天帝面带嘲讽微笑地看着气得脸色发白的萧炎,对于曾经杀死他的萧炎,尽管因为气运关系有所忌讳,但在口舌上,魂天帝毫不放过任何使他感到痛苦难堪的机会。

  「喔……」

  萧炎正想怒斥黑袍人,但是,肉棒传来的极大酥麻感,却使得刚到嘴边的话语又彻底缩回,无法克制的射精感,龟头上白浊浓腥的精液,再度喷洒在母亲唐海媚的淫荡玉脸上,耳边传来魂天帝的一阵阵讥讽声:

  「看来小朋友你也是挺享受的,啊,你看,来了。」

  (什么来了?)

  听到魂天帝回话而大怒的萧炎,不由得看向门外。只见一位位熟悉又或陌生的男性缓缓步入。有萧家的子弟长老、又或者是乌坦城各式各样职业、年龄的男性,双目赤红,彷佛失去理智的走入萧家卧室中,对着仍在忘情交欢的唐海媚,露出了各自充血挺立的巨大肉棒。

  「不……不要啊!!!」

  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事情的萧炎惶恐大叫,然而却没有任何男人理会。率先出众的是萧炎十分熟悉的两名男孩,他的哥哥──萧鼎和萧厉。只见两人赤红的双眼、沉闷的喘息声,瘦小的身躯一人一边,各自含住了唐海媚丰满的玉乳开始舔弄。

  「呵呵,口含小儿子的肉棒,两边乳房给另外两名儿子玩弄,身后骚穴给丈夫肏,这就是卑贱萧家的天伦之乐吧。」

  魂天帝似乎很享受萧炎的恐惧,持续刺激他说。

  整个房间,以唐海媚为中心,环绕着数十位赤裸男性,这些男性似乎因为着魂天帝的指示,没有对唐海媚有进一步侵犯的行为,然而人人看着唐海媚柔滑油亮的性感裸体,开始各自用双手对自己的阳具做活塞动作,竟是以唐海媚为意淫对象来自慰。而在卧室外,更有着成千上万失去理智的男人,正在持续涌进中。
  「来吧,各位嘉宾,用你们的精液,来欢迎萧家主母的彻底新生吧!」
  魂天帝的话语彷佛按下着什么开关一样,除了魂天帝与萧战父子外,所有在房间内的男子,不约而同的肉棒一抖,完全不合常理的射精量与狂暴的速度向唐海媚的胴体射去,整整地持续了一分半才告歇止。只见唐海媚还有萧战父子五人一家庭,都沾满了无数的精液在身上。

  「喔……啊啊啊~~啊啊啊~~~」

  唐海媚扭动着越来越妖娆的水蛇腰,身上所沾满的无数精液,彷佛使她得到了更多的快感与刺激,蜜穴的软肉一阵紧缩,让身后萧战刚射过精的肉棒再度喷发。被两名儿子牢牢咬住的丰满乳峰上,更是从不间断地溢出了大量的奶水,原本慈爱的双眼,此刻潮红迷惘的看向自己的小儿子,香舌一伸一舔,熟练地把萧炎龟头上的任何一丝精液与污垢舔弄干净。

  然后,射完大量精液的数十男人,在魂天帝的控制下,很快又换上了新的一批男性,就这样,时间不断的飞渡,从晚到早、在从早到晚,萧炎已经不记得过了多久,他甚至记不得自己到底射精了几次,在狂浪的快感中时昏时醒,只隐约觉得自己母亲的胴体与脸孔,似乎越来越妖娆放浪、越来越美艳动人。

  终于,在又一次的射精后,萧炎感到母亲充满诱惑力的玉唇彻底离开了他的委靡阳具,体力不支的他,再也承受不住连续不正常的射精快感与疲惫,彻底昏迷过去。

  而此刻,围绕在整个萧家,射精完的男性,还没超过一半的数量。

  就这样,萧炎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再度醒来的时候,只感到自己似乎泡在水里,然而这些水,却十分黏稠与滑腻。

  「醒来啦,小朋友。」

  听着有些熟悉的声音,萧炎隔了一会,才记起这令他厌恶的声音究竟是属于何人,连忙怒目望去,但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漂流在庞大的液体之中。萧炎才凝目一看,这些灌满整个萧家卧室大半空间的液体,竟然都是精液!

  「嘻嘻。」

  萧炎忽然听到水底传来了甜美的嘻笑声,往下一看,只见将自己大半身体浸泡的精液水池,正有一道美丽的身影在里面游动。从背面望去,雪白的肌肤、修长的玉腿,在精液水池中划出一道道优雅的曲线,此时的萧炎,只能想到前世所听说过的美人鱼,才能用来形容此等美景。

  美丽的身影绕着萧炎几圈后,才在萧炎前面浮起,将美好的胴体一览无遗地展现在萧炎面前。尽管已经猜测到她是谁了。萧炎看到她的面貌后,仍然是震惊不能自己。

  那是──何等绝美又淫荡的画面啊,在无数精液的衬托下,雪白的肌肤充满着诱惑人的邪媚光泽。饱满肥美、充满弹性的浑圆巨乳,如少女般的粉红乳晕上面一点樱桃,荡漾着天真又美丽的淫荡乳波,有着萧炎熟悉的五官,却妩媚绝美数倍的倾城青春玉颜,修长的玉腿,此时如八爪鱼般紧紧缠住萧炎瘦小的腰部。
  这正是,彻底成为「欲魔精女」的萧炎之母──唐海媚。

  面对此等模样,萧炎被「欲魔之蛊」改造过的大肉棒忍不住彻底勃起傲立,在唐海媚的刻意摆弄与精液湿润下,自然而然地滑入了女性神秘诱人的蜜穴中。
  「啊……妈妈……」

  这是萧炎的肉棒第一次的插入女人的蜜穴中,萧炎感到自己的肉棒被一层层温暖的软肉给包覆住,唐海媚的骚穴彷佛有什么巨大的魔力一样,紧紧地吸住了他的大鸡巴,让他瘦小的身躯欲进不能,欲退不能。

  然而此刻唐海媚的凤眉却紧紧皱起,彷佛对于萧炎的不济事,感到极大的空虚感。然后,只见上方传来一道声音:

  「呵呵,看来萧炎的小肉棒果然无法喂饱妳这个骚货,就让我来满足妳吧。」
  魂天帝从天空缓缓降下,在他降落之时,脚下的精液海慢慢分开,就像是面对绝对不能违背的帝王一样。魂天帝把手指伸向唐海媚的菊穴,这是他特地为自己准备的,唐海媚还没有经过任何人开垦的处女地。

  感受到自己手指侵入,从菊穴的肛肉传来的紧窄感,以及唐海媚脸上的欢愉激动表情。让魂天帝满意的笑了笑。意念一动,身上的衣服瞬间被他收入于纳戒之中。雄壮威武的粗大阳具,对准不断媚笑中的唐海媚后庭,毫不留情地贯穿直入,长笑道:

  「哈哈,萧炎小朋友,看到你母亲这么骚,是不是在你心目中的形象破灭了呢?你我一前一后,一起制裁这不知羞耻的淫荡母狗如何?」

  萧炎感受到隔着一层蜜肉,魂天帝的巨大肉棒插入了母亲的菊穴,耳闻魂天帝的笑语,再也忍受不住,在短短的时间内,浓稠的精液射入了母亲的蜜穴之中。
  「唉……」

  感受到儿子的射精,唐海媚脸上浮起的,是巨大的失落感。随即又化成洋溢的爱意,转头看向身后的俊朗男子:

  「果然……只有主人的大鸡巴……才能满足媚奴的淫荡小穴。」

  被「欲魔之蛊」改造成「欲魔精女」后,唐海媚对于施术者的魂天帝,是完全发自内心的爱慕之情。屁股的菊穴,传来的是前所未有的巨大充实感与幸福感,对比于前面骚穴儿子萧炎小鸡巴插入的空虚感。唐海媚感受着魂天帝粗大肉棒的狂插猛送,并且充满男性魅力的大手用力揉搓其丰满性感的娇嫩雪乳,一阵阵如浪潮般的快感与高潮往唐海媚淫邪至极的身心袭来,这是她被改造成「欲魔精女」后,永生永世无法抗拒魂天帝爱抚的如山铁证。

  「说,我的大肉棒跟你儿子的小鸡巴,哪个肏媚奴妳的淫穴最为舒服。」
  耳边传来挚爱主人魂天帝的问题,在主人与儿子间的选择,唐海媚毫不犹豫,就做出了抉择:

  「啊……当然……是主人……的大肉棒……又粗……又硬。炎儿的鸡巴太小太软……满足不了媚奴淫荡至极的骚穴。」

  肉棒仍然软趴趴的萧炎,听到了母亲的言语,不禁打从心中浮起巨大的屈辱感,这股屈辱,甚至让萧炎不自觉地流下眼泪,然而胯下的肉棒依然一颓不振,完全无视身体主人的要求。而此刻,随着唐海媚的宣言结束,一向溺爱萧炎的母亲,甚至毫不留恋地将蜜穴从萧炎的小鸡巴抽离而出,转身与魂天帝热吻缠绵中。
  「母亲啊啊啊啊啊啊!」

  萧炎愤怒的喊叫,就像是知道自己即将失去敬爱的母亲一般,两眼一翻,竟然就此气得昏迷过去。

  看到此等模样的魂天帝,嘴角不禁露出一抹愉悦的微笑,他报仇的第一步,真是太舒爽,太通畅了。

  揉捏着唐海媚射出丝丝奶水的浑圆巨乳,魂天帝的肉棒在她的蜜穴与菊穴中来回抽动,看着唐海媚酡红至极的娇艳玉颜,魂天帝肆意地享受的唐海媚的一切供奉,对于他来说,能让萧炎的母亲成为他死心塌地的性奴隶,是比性爱本身还让他高兴数倍的享受。

  「说,妳和妳的后代,都只配做主人的一条条小母狗。」

  「啊……媚奴……还有媚奴的后代……都只配做……主人……啊啊啊……最淫荡的一条母狗。」

  唐海媚此刻被充斥全身的爱意与快感包覆支配,不假思索地,就说出既是宣告、又似预言、更加似诅咒的淫邪句子出来。

  听到唐海媚的宣告,魂天帝双手用力抓住唐海媚的屁股,将她的性感胴体彻底抱了起来。唐海媚丰满的乳房趴在魂天帝的胸膛上,挤成圆润的雪白半球状并露出深邃诱人的深深乳沟。爱液与精液不断从唐海媚潮湿的两片花瓣中,随着魂天帝的肉棒大力抽插流泻而出,唐海媚望向魂天帝的眼中,是彻底的臣服与淫荡之意。

  「主人……啊啊啊……你肏地媚奴的淫穴……好舒服……好快乐……媚奴……快要升天了……」

  「好……今日,就让我肏死妳这个生出萧炎、不知廉耻的淫妇!」

  魂天帝的巨大肉棒,随着唐海媚的淫语,愈加地大力插送。唐海媚如同羊脂美玉的雪白臀肉,随着魂天帝的阳具动作,充满弹性的抖动起来。魂天帝肉棒的每一下进入,都会彻底进入唐海媚肉洞中的最深处,让她完全陷入了主人的阳刚魅力中。

  魂天帝看着唐海媚越来越潮红滚烫的妖娆胴体,以及越来越浪放娇喘的细细呻吟,知道唐海媚即当达到了最后的高潮,大肉棒抽插的速度越加快疾,在啪啪啪的水声,肆意地在唐海媚的桃源洞中来回进出,不时碰触到已经兴奋坚挺的充血阴核,虎吼一声:

  「淫妇,接下主人的所有精华吧。」

  「呀……主人……啊啊啊……媚奴快死……真的快要死了……啊啊啊啊……」
  狂乱的挥甩着自己沾满精液的黑色长发,唐海媚听到了从自己口中发出的绝顶甜美的浪叫,浓厚大量的白浊精液灌满她的子宫内部。弓起的窈窕腰肢中,从蜜穴喷出了一次又一次的潺潺爱液。

  往日的温馨回忆忽然在唐海媚脑中回播,温柔娴雅的自己、与丈夫萧战的认识相爱、自己三个心爱儿子萧鼎、萧厉、萧炎的诞生与扶养……然后──

  一只宽广的手掌盖住唐海媚的双眼与额头,一股奇异的力量波动传递而入,带来无数的虚假记忆与画面,将唐海媚真实的记忆彻底抹除、覆盖。

  「从今以后,妳会忘掉过往的一切记忆,这个世界上再无唐海媚,有着,只有魂天帝的忠实性奴,魂族的性感母狗──魂媚!」

  所有的时间在瞬间停住,然后过去终止,新生开始──

  「是,魂天帝大人!」

  左乳上的蔷薇纹身再度浮现,彻底摆脱了萧战之妻、萧炎之母的唐海媚,不,应该说是魂媚,用着媚意撩人的姿态,双手遮住了丰满乳房上的两粒樱桃,却露出了迷人深遂的乳沟,向魂天帝媚笑说道。

  魂天帝满意地笑了笑,看着因大量射精而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众多男性,双手一挥,就将他们送回自己所该在的地方去,并且被植入这几天虚构的记忆。
  而萧家卧室的一切精液与污垢痕迹,亦被魂天帝用时间法则清除干净,看着仍然昏迷不醒的萧炎,魂天帝知道,为了让萧炎神智不至于崩溃,即使是「气运」,在萧炎能承受之前,也不会解开今天魂天帝在他身上布下的记忆封锁。萧炎只会记得,在自己生日当天,自己深爱的母亲彻底离他而去。魂天帝低声浅笑道:
  「萧炎,这份『生日礼物』,你可还满意吧。」

  看着完全无视周遭人事物,只用着充满爱意的眼光看着自己的魂媚,魂天帝得意心想道:

  (魂媚经过重生后,与萧炎可说是同月同日而生。在加上我的控制之下,魂媚是在极阴之刻彻底变成「欲魔精女」,而萧炎则是极阳之刻出生,两人之间又是母子的血缘关系,正是萧炎之后修练「焚阳化阴诀」不可多得的绝佳炉鼎啊,
              哈哈哈哈~~)

  魂天帝终于忍不住,在身为萧炎母亲化身的魂媚跪伏下,在寂静无声的萧家大宅中,放肆大笑。

  一切,都已准备好了。

  只待历史再度回归正轨的一课来临。

**********************************
  二十年后,萧炎二十四岁。斗破苍穹的开端。

  魂界中,一名丰满妖娆、穿着性感暴露的绝色美女,跪在魂天帝面前秉告:
  「主人,暗示已经下好,一切准备皆已就绪。」

  「呵呵,妳做地很好。」

  魂天帝看着这二十年来,功力被他运用时间法则,从无生有、硬生生灌水到斗圣级别的魂媚,有些遮掩不住高兴情绪帝说道。

  「只是属下,还有一事不明。」

  魂媚恭敬地跪在地上说道。

  「哦,难道又是要质疑我对萧炎那小子的大费周章吗?」

  魂天帝不带喜怒地说道。

  「属下不敢,属下只是想问一件事,关于萧炎纳戒中药尊者的灵魂替换,为何要交给属下执行,属下的精神修为,那怕在主人的加持下,也只是勉强达到可以施行的阶段,为何不由主人或魂三大人……」

  「停。」

  魂天帝伸手止住魂媚的疑问说道。

  「我知道妳的意思。但我只能跟妳说,这是对妳和萧炎有着特殊意义的事情。」
  「特殊……意义……?」

  魂媚跪在地上喃喃自语说道。

  (呵呵……当然……那个纳戒,可是身为母亲的妳,送给萧炎的遗物啊。由妳来亲自开启萧炎堕落的开端,真是再完美也不过了。)

  魂天帝笑而不答,等待一会儿,才继续说道:

  「我吩咐妳的事情,妳对萧炎那小子,感觉如何?」

  魂媚跪在地上,但是面孔却有些微红地说道:

  「魂媚罪该万死,真的是淫荡至极的小母狗,那怕有了主人的大鸡巴,属下对于萧炎这个废物,竟然也在心中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丝丝爱意,请主人惩罚。」
  (看来我刻意保留唐海媚的些余「母爱」,果然产生了作用。)

  魂天帝脸上仍然保持着高深莫测的微笑,对着魂媚说道:

  「呵呵,这不怪妳,本是我预料中事,也是萧炎修练《焚阳化阴诀》的必备条件之一,那么,妳准备好了吗?」

  「是,主人。」

  只见魂媚解开原本就已经暴露至极的黑纱衣裳,露出了里面雪白性感的丰满胴体,在娇挺的肥美酥乳下、神秘的醉人蜜穴中,奶水、淫液正永无歇止地潺潺流出,在魂媚的玉体上留下一道道淫荡的水渍。

  「主人说过,媚奴是魂族中最淫荡、最不知羞耻的小母狗。自从主人要求后,淫贱至极的小母狗魂媚,天天都想着要萧炎的大鸡巴肏小母狗的淫穴。」

  魂媚面目酡红地散发惊人媚色,诉说着完全发自内心的淫贱话语。

  「那么,就请主人下令,让萧炎……彻底变成与媚奴一样,淫荡好色的小母狗吧。」

           斗破苍穹之千年变前传(完)

**********************************
  魂媚是萧炎的母亲,这是我初步写作时就有的设定。我的设定是,让萧炎的父母哥哥,都跟萧炎(萧妍)有了肉体关系,结果萧战是因为我觉得让给熏儿被侵犯会比较好就没写,而萧炎的母亲就是魂媚是早就预定好了。这样她会被魂天帝当作炉鼎,深爱魂天帝又爱着萧炎,并在斗破苍穹中没出现的因由,都有着良好的解释。原本想在之后的阶段中,藉由魂天帝的口中插入这段故事使萧炎崩溃,结果却找不到好时机作罢。

  但我之后想想,在这些《斗破苍穹之千年变》的女角中,只有魂媚是我的原创脚色,为了让她的形象更为丰满具体一点,最后还是把她的故事与背景写了出来。

  至于《淫堕的女武神》这篇小说,假如没有意外的话,八月初前应该会写出来下一章吧。最近老板逼得紧,只好稍微安分一些。

  另外,刚刚发现这篇前传与正传中的矛盾之处,正传中记载魂媚与萧炎同年同月同日生@@,请大家自行在脑中删掉「同年」两字,谢谢大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忘记时间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