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俏黄蓉传奇】(01-10)作者:AS皇子

时间:17-10-13 04:09:32
字数:58475
             一、俏黄蓉露心机

  襄阳一个普通的清晨,吕府下人刚刚打开院门,就见远处奔来一道魅影,青衣红马。说话间一人一骑已到眼前,小厮刚要上前,那女人一甩手就将小厮扇翻在地,女子快步进门回头骂道:「不长眼的东西。」径直向府内冲去,小厮痛的龇牙咧嘴见女人不见了,骂道:「一大早这么倒霉,欠操的婊子,等小爷以后还回来。」

  女子轻车熟路一路来到吕府内院,推开房门见一肥头大耳,芝麻小眼的胖子坐在座前,正抱着一个猪肘猛啃,见女子进来,赶紧赔笑道:「郭夫人,这么一大早就往我这跑啊,可是又要跟哥哥我比试比试啊。」说完这话手里的猪肘也没放下。

  此女自然就是郭夫人黄蓉,黄蓉怒道:「你啊,就知道吃吃吃,鞑子们打到城墙上来了,你知不知道,丞相到底到底答应啊,我一家老小的性命啊。」
  吕文德哈哈大笑,「郭夫人原来是为这事啊,破马张飞的,一点都没有你江湖儿女的豪情。」说着上前把黄蓉的披风打开,只见里面只穿了一件素色的肚兜,丰满的双峰高耸,呼之欲出。将一只沾满油汁的手按在一座高峰上。

  「行了,到底怎么办,鞑子来了你们有地道跑,我们郭府怎么办,丞相要是不答应,我……我就跟你们鱼死网破。」黄蓉带着哭腔,竟好像对那只脏手没有感觉一样。

  「啧啧,郭夫人啊,你屁股这么大怎么一点定力都没有啊!放心吧,只要鞑子一控制了城墙就会有人第一时间送达议和的请求,我们不会有事的,另外我还想晚上再告诉你丞相大人已经同意了你的请求,哈哈哈……」

  黄蓉大喜道:「冤家,你怎么不早告诉我,看我这吓得,接到消息我连衣服都没来的急穿。」说着竟顺势扑倒在吕文德的怀里。

  吕文德倒也不客气,那只脏手在肚兜上揉搓揉搓,另一只手放在了黄蓉的翘臀上,在黄蓉耳边说:「宝贝,你知道我多费心啊,不过丞相说为了验证你的忠心,要你做三件事情,事情办妥了你不但表了忠心,还算你立下大功。」

  黄蓉问道哪三件事,吕文德道:「第一件其实算是便宜你了,我们每个丞相的心腹都有我们的代号,也要将代号纹在身上以示效忠,第二件就是要将你的一个女儿送到京城,说好听就给丞相做小,其实就是暗娼。」吕文德看黄蓉脸色大变,又道:「不用担心,为期一年保证你的女儿毫发无伤。第三件嘛,啧啧,是要郭夫人杀一个人,一位朝廷命官哈哈哈……」

  黄蓉紧咬樱唇,面露难色,吕文德见状道:「郭夫人,你可以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再说了你也不用受这么大的委屈,你我即是这种关系,有危难我定会拉你一把的。」

  黄蓉道:「好!我答应了,第一件事我现在就可以,另外两件我也答应,不过我得回去想想法子,半个月为期,可好。」

  「郭夫人真是爽快,来人啊,去请特使来。」门外有小厮匆匆离开,黄蓉道:「冤家,快给有找件衣服啊,我这怎么见人啊!」

  「郭夫人啊,不用找了,特使马上到,来了你还得脱。」

  黄蓉心想:「什么啊,不就是文身吗,难道又要干别的。」一阵心慌,前天晚上被吕文德干的丢盔弃甲的,现在想想小穴竟然又有感觉了,这时门外进来一黑衣人,还带着一副鹰的面具。吕文德上前拱手道:「特使大人这位就是黄蓉黄女侠了,还请特使亲自为她行礼。」

  黑衣人道:「好啊,女侠绝代芳华,又是丞相看中的人,我定用出我最好的手艺。还请女侠褪去裤子吧。」

  黄蓉有些恍惚,怎么,又要跟别的男人做吗,心里忐忑,可胯下淫水竟已滴在内裤了,一时间她也不知如何是好。

  黑衣人嘿嘿一笑,说:「我想女侠可能误会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图,展开画着的是一直五彩斑斓的蝴蝶,「女侠这只蝴蝶是丞相钦点要纹在你的美臀上的而且覆盖你的整个美臀。」

  黄蓉还想说什么,已被吕文德抱了起来脸朝下,平方在桌子上,顺手就把黄蓉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褪到了脚底,这也是一手绝技啊!吕文德不耐烦对黄蓉说:「郭夫人,放心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话是如此,可手已经在大屁股上摸了好几下了,黑衣人一时间也是看呆了。
  两个时辰后,黑衣人擦擦汗水,终于完成了,回想起来真险,在这美的堪称艺术品的臀部上纹身,好几次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然而这屋里的三个人每个人都不好受,吕文德裤裆里感觉要爆炸了,而黄蓉更是因为纹身的快感而泄身,桌子上已经一片汪洋。

  黑衣人说:「女侠请起,我已完工,这五彩蝴蝶三日后便会自己消失,不过这三日中什么液体先滋润了它,以后他就会遇什么而现形。」黄蓉已是羞愧的无地自容,赶紧谢过特使,又谢过吕文德,穿上裤子匆匆离去。

  黄蓉走后,屋内两人同时大笑,吕文德先道:「特使好定力,要是我在这骚逼后站这么久肯定不管其他先干两发。」黑衣人笑道:「其实没什么因为我是一个阉人,但是吕大人好定力啊。」

  「特使,还不是因为你昨天传我的霸王举鼎神功,七日内不能泄精,我不我啊,嘿嘿……」

  「不知道吕大人后面的事安排的怎么样。」

  「特使大人就等着看好戏吧。」

  话分两边,且说黄蓉慌慌张张回到郭府,一是高兴有了丞相当靠山,二是担心自己的身体到底怎么了,自己进屋里想要看看自己的屁股到底什么样了,自己用镜子也看不到,就想叫贴身丫头来,喊了几声也不在,这时有人敲门,黄蓉问是谁,不想门外竟是自己的大女婿耶律齐,黄蓉穿上衣裤叫耶律齐进来,向他嗔道没事总来她的屋子干什么?

  「岳母大人,不知您跟吕大人谈的怎么样?」

  「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算是半个丞相的人了。」黄蓉没好气道。

  耶律齐一下抱住黄蓉说:「恭喜岳母,你的努力没有白费,你的逼没有被白草!」

  黄蓉一下挣开他,推了一把,说:「你离我远点我都要烦死了。」

  耶律齐又抱住她,大嘴在她脸上又亲又啃说:「岳母大人,今天又是月圆之夜了,你是我的,我是你的情郎,你说过的可不能反悔啊!」

  这下黄蓉才反应过来,又推开他说:「好好好,看你猴急的,你先过来帮我看看后面。」说着,就脱去了下体的衣物,看向女婿,只见他一直摇头,心想坏了,一定是很难看,原来这黄蓉平日里除了靖哥哥和孩子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身体了。

  耶律齐一声大吼:「太美了,简直像活的一样,太淫荡了。」说着一把将自己的裤子扯碎,鸡巴已经顶起,比正常人尺寸略大,向着黄蓉的小穴就冲了过去,样式很猛,第一下竟也没有顶进去,黄蓉赶紧一手扶吊,一手撑逼,耶律齐第二下猛冲倒是顺利的入洞,两人都是一声闷哼。

  黄蓉回头,「你不要骗我,真的美吗?」

  「美!而且淫荡!」

  「那你喜欢吗?」

  「喜欢,喜欢可你不怕郭靖那龟公发现吗?」

  「你才是龟公,讨厌,这蝴蝶会消失的……」

  黄蓉一边被干一边把下午的事说了出来,耶律齐越听越来劲,一下比一下重,黄蓉最后终于哼哼唧唧的都说完了,耶律齐说:「岳母我们换个姿势。」领着黄蓉来到床上,说:「岳母,我太累了,你去上面动一动。」说着就躺在了床上,黄蓉白了她一眼,看着湿漉漉的鸡巴,也不用再润滑了,自己也省的乐呵,玉足跨两边,也不蹲下,揉搓这自己的小穴,耶律齐这个心急啊,求道:「岳母,快给我吧,看看我的鸡巴,多诱人啊!」

  黄蓉妩媚一笑,缓缓坐下身来,也不看鸡巴的位置,也不用手扶,位置竟也分毫不差,两个性器相接,黄蓉的小穴也是够紧,一点也不像五个孩子的妈妈(另外两个孩子后文会有交代,应该与原著冲突不大),黄蓉不用手扶,就这样一毫一毫的坐下去,脸上媚色更浓,而耶律齐已经爽的嗷嗷只叫,黄蓉坐到底有缓缓站起,几个来回,耶律齐感觉又是爽又是不尽兴啊,索性翻身起来下床,把黄蓉也扯下来,让黄蓉双手扶床,自己在后面大力抽插,黄蓉肆无忌惮的大叫:「好女婿,好鸡巴,真有力,再深一点。」小穴内一股阴精喷在龟头上,耶律齐一哆嗦,黄蓉感觉他多半是忍不住了,大叫:「不要射里面,求你!」耶律齐最后时刻拔出,一股一股浓稠浓稠的精液冲撒在黄蓉的屁股上,黄蓉已经闭上眼睛一动不想动,躺在床上,耶律齐有意无意的将精液涂满了这个屁股,覆盖住整个蝴蝶纹身。

  一会黄蓉醒来,发现耶律齐躺在自己背后,正上下抚摸这自己的身体,问耶律齐:「你觉得我应该送谁给丞相呢?」耶律齐当然不想把自己的媳妇郭芙送走,毕竟不是每天都能草到黄蓉,可是黄蓉一双诱人的桃花眼正一眨一眨的看着自己,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黄蓉双手搂过耶律齐的头,埋在自己的乳沟里说:「好齐儿,襄儿还小只能委屈你和芙儿了,相信娘好吗?」耶律齐再不愿意也受不了这糖衣炮弹,只好答应,黄蓉看目的达到说齐儿那你走吧,我还有点事,耶律齐有些尴尬的说,「岳母能不能给我找条裤子,我的裤子被撕碎了。」黄蓉扑哧下笑了出来,光身下地给他找了一条郭靖的裤子,耶律齐看着黄蓉的屁股更是开心,穿上裤子出了房门竟直奔吕府去了。

  黄蓉纳闷自己光身走来走去,这小子竟然没对自己做什么,想想可能是年轻人体力不行,再叫丫鬟小翠,这次就在了。小翠进来黄蓉也没有穿衣服,小翠看着黄蓉光身道:「夫人刚被姑爷滋润过,身体愈发玲珑了,只是这屁股……」黄蓉笑道:「这蝴蝶啊……」还没说完就感觉不对,伸手去摸回头一看,耶律齐的精液都在屁股上干涸了!

             二、露淫性晚送逼

  黄蓉坐在浴室里,回想着这半年襄阳与自己的变化,整个襄阳正在吕文德的掌控下慢慢变得富足,现在不是打不过蒙古人,有的时候到因为他不派兵给靖哥哥而输给鞑子,吕文德的变化很大,开始央求自己教他武功,他都这个年龄了,还能有什么发展,可没想到他向天才一样,进步神速,这半个月已经能跟自己过个几百招了,自己的变化最大了,自从开始钻研九阴真经里的《欲女心经》自己的性欲就越来越强了,从前自己也是一代烈女,自己先是抓到女婿偷看自己洗澡,假意训斥实则诱惑跟女婿通了奸,又被吕文德撞到自己在后山槐树下手淫,做了他的姘头,现在每日也不想靖哥哥回来,就想着怎么周旋在这两个男人之间,自己的欲女心经和房中之术也是进步很快。

  想着想着自己的小穴有麻酥起来,想想前几天学的的采阳度阳之术,已在女婿身上采了一点阳气,这几日这阳气一直在子宫里乱撞也是时候度出去了,而且这吕文德也好几日没有碰自己了,今天姐姐就不信你经得住我的诱惑,想着就光身给自己披上一件大衣,推门消失在夜色里。

  吕府今夜特别安静,吕文德自己在房里练着特使教自己的心法,门被轻轻的推开了,黄蓉将鞋脱在门外,赤脚走入,吕文德睁眼一看,两只小眼发出淫光,只见黄蓉轻抬玉足,玉足往上光华的小腿都暴露在空气里,往上是一件淡黄色外衣,两腿间的芳草隐约可见,硕大的胸部顶起衣服,可以清晰的看见乳头顶起的两点,再往上是湿漉漉的头发,和一双发春的眼睛,黄蓉走到吕文德面前,胸部几乎要贴到吕文德的脸,玉指拨开衣襟露出双乳,舔着红唇说:「冤家,你多少天没有给我了,你看看他们都涨成什么样子了。」吕文德一手抓住左乳,另一只手摸向小穴,张嘴便裹住右乳乳头,黄蓉娇笑连连,屋内一片莺歌燕语,却不知在门外一双要冒火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两具扭捏到一起的肉体,此人正是那日倒霉的吕府小厮,名叫小柱子,「妈的,平日里那么高贵,床上这么淫荡,还是老爷有办法啊,卧槽这个姿势真难,等小爷上你的时候也得让你来个这一字马。」
  黄蓉撅着屁股,双手被吕文德抓在手里,「郭夫人,你屁股上的蝴蝶真的消失了,用什么能让他现形啊。」

  「冤家,你这么聪明,你猜啊,你猜对我好好奖励你。」

  「哈哈你这么淫荡该不是用的精液吧,郭靖不再城里,老爷我也没有喂你,大胆淫妇,说又跟谁通奸了。」

  「大人真是厉害,这都能猜的到,还请大人饶了民女啊,呵呵呵……」
  「什么!骚蹄子,真是精液,快说是谁干的,要不今晚老爷我干死你。」
  「老爷你干死我吧,只有你最能满足我了。」黄蓉骚穴乃是最淫贱的名穴,是每个妓女和男人向往的,不论男人的鸡巴什么尺寸,都能满足男人,而一旦遇到了男子的鸡巴也是名器,她就会被干的一塌糊涂,欲罢不能,黄蓉自己自然不知,所以跟郭靖耶律齐做时都能轻松应对,只有自己调戏他们的份,可碰到吕文德就全身酸软,她还以为是一物降一物,所以一直叫吕文德冤家。

  两个时辰了,黄蓉不知道已经高潮了多少次,她知道自己在被干下去,明天肯定又走不了路了,只能使用房中之术,催动自己的小穴,一口阴精一口阴精的喷到吕文德的大龟头上,吕文德的睾丸足有常人的三倍大,啪啪的打在黄蓉的屁股上,也是一片嫣红,黄蓉不行了,缩紧阴道,皱起阴道壁的褶皱,这还是她第一次成功用出这招,吕文德感觉快感大增,一时把持不住,泄了出来,在小穴内射了五秒,拔出来对着黄蓉的屁股和后背又是一顿乱呲,射精足有一斤左右,原来吕文德的名器是五大神器之一叫「水龙屌」,做的时间越长,造出来的精液越多,足够多时会把整个阴茎都撑大,本来就是常人两倍大的家伙再变大,极致时婴儿躯干粗细不是梦想,有些女的可能会被撑到裂阴而死,自豪的看着黄蓉的淫穴一股一股往外冒精液,才突然心惊,今天是霸王举鼎神功成功的最后一天,不能射精啊,一边后悔,一边坐下检查自己的功力,功力正在一点点流逝,突然小腹一股阳气竟然又将功力推了回来,长嘘一口气,发现难道这就是度阳之术,传说能回复人阳气,大成之后甚至可给人续命,一双小眼盯在那身旁的美肉上,黄蓉还在一旁小声的哼哼着,精液还一小溜的从美穴中流出,屁股上显出五色蝴蝶,翅膀上洒着乳白的精液煞是妖艳,吕文德躺在旁边一把搂住黄蓉,也不顾她身上的精液,牢牢抱住,就像谁会抢走他的宝贝一样。黄蓉配合的咯咯媚笑了几声便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黄蓉先醒来,发现自己的后背屁股都粘在了吕文德的大肚子上了,想想这已经是第二次精液在自己的身上干涸了,推了推吕文德,「起来了,死猪一样。」

  吕文德回应的就是大手在她的胸脯上摸了摸,黄蓉一阵娇羞拨开他的手,下地穿衣服,脚刚一落地,小腿一软,蹲在地上,小穴一阵酸疼,回头瞪了一眼吕文德,缓缓走入内屋的浴室,洗完澡,出来坐在梳妆台前梳好头发,看看吕文德还没起,就去弄来湿毛巾给吕文德擦身体,吕文德悠悠醒来,舒服的恩恩几声说:「你这骚蹄子,真有心啊,昨晚是不是给我度了阳气啊,这么爱我不如就给我做小算了,我也能给你你个名分。」说完哈哈大笑。

  黄蓉嗔了他一眼,「丞相让我做的三件事,第一件我做完了,第二件我也决定送芙儿去了,那第三件呢?让我杀谁。」

  「过几天啊,皇帝老儿的驸马爷要来做督军,他带来了两万精兵和大量粮草,你就是要杀他。」

  「这样不会军心不稳吗,我们眼看着就要打赢鞑子了。」

  吕文德一把搂过黄蓉,把她的脸按在了自己的鸡巴上,上面的精液黄蓉还没有来的及去擦,黄蓉也心领神会吕文德的意思,伸出舌头舔着阴茎,黄蓉嘴小,可是舌头挺长,又学习了房中术中的蛇舌技巧,在大阴茎上来回游走。

  吕文德很是满意,「黄蓉啊,亏你在江湖上还称女诸葛,我看都是小聪明,要是想在襄阳打败鞑子,不用那援军我也能打败,丞相让你杀这驸马爷就是要军心不稳,到时粮草我全部扣下,兵马全部充到襄阳军中,丞相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招兵买马,最简单的就是等着皇帝给他送兵马。」

  黄蓉道:「难道丞相的大业是……」

  吕文德一下把鸡巴塞进了黄蓉的嘴里,恶狠狠的说:「这大鸡巴都管不住你的嘴,乱说话,非让我用鸡巴堵住你的嘴,等那人来了你要用吸精大法吸死他,不但让他死还要让他名声臭!」

              三、芙蓉花下死

  已是黄昏,黄蓉回到郭府,路上行人跟这个女英雄亲热的打招呼,她都微笑示意,回到闺房,拿起茶杯一口浓精吐了出来,吓了贴身丫鬟小翠一跳,赶紧上前给她扶扶背,看着半杯浓精微微一笑「夫人这么听吕大人的话啊」,「这个变态,晚上你把这杯东西带去给吕大人过目」说完就直奔浴室了。

  三日后,黄蓉送走郭芙,郭芙满心欢喜还以为是去京城为母亲办事,殊不知已经被自己的母亲出卖了。当日晚上驸马爷带大军来到襄阳,吕文德自然大摆宴席,郭靖黄蓉自然出席,郭靖也好几个月没有见到黄蓉了,想与黄蓉好好亲近亲近,今晚黄蓉穿着很是端庄,一身鹅黄色流苏裙,画着浓妆,郭靖都没见过这样的黄蓉,一时看呆,还是黄蓉过来扯了扯他才清醒过来。

  「蓉儿,你真美」黄蓉抿嘴笑笑说「今晚让你看看更美的我」手轻轻碰了碰郭靖的裤裆,他才反应过来,还没等说什么,正主来了,吕文德低头哈腰跟在驸马后面,再后面是驸马的左右将军,范虎、范豹,各位入席无非就是一阵阵吹捧,酒过三巡,保持清醒的只有吕文德和坐在驸马旁边黄蓉。

  看时机成熟,吕文德小声说「驸马大人,我们襄阳原来可全靠郭大侠和郭夫人,现在您来了打败鞑子指日可待,您对我们襄阳的情况还不了解,不如您二位先去卧室你们二位先沟通沟通」然后就是一通淫笑,驸马今晚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黄蓉,一听此话更是将手搭在黄蓉大腿上问夫人意下如何啊,黄蓉捂嘴轻声道「民女还不都听大人您的」。

  驸马一听更乐,手也顺着大腿一点点往上,二人站起来就顺屏风后来到卧室,驸马搂着黄蓉「还请夫人赐教啊」,黄蓉轻轻推开驸马「不如我给驸马爷看看襄阳的地形图吧」。

  驸马一皱眉,有点不悦,却见黄蓉正慢慢的解开衣裙,驸马乐了「不知夫人这是要干什么啊」,「大人,我要给您看地图啊,」黄蓉衣服从上满满褪下,摸着双乳说「这就是襄阳的后山啊,这肚子就是我们的战场,这小穴就是鞑子的老巢,」没等说完,驸马已经扑了上来说「现在我就要杀入鞑子的老巢」「大人,民女可是有夫之妇,我老公就在外面啊」。

  「我们这是在办公事,你老公来了也不怕,一会我就让所有人都学习学习这地形图」已经将黄蓉按在地上,一边脱衣服,一边亲乳房,驸马脱光衣服就想查,黄蓉赶紧握住鸡巴说「大人宝物太大了,我先用最润润滑,要不民女会受不了」一口就含下了鸡巴,心中却很是鄙夷「这小东西也就能跟靖哥哥的比一比」。
  驸马爽的很,心里也舒服被这尤物这么夸,本来黄蓉还想跟他好好玩玩,可含着这小东西实在没有心情,吐出鸡巴,媚笑道「大人你躺下吧,我来好好伺候你」。

  驸马照做,黄蓉坐下来也没多余动作,阴唇像小嘴一样,自己打开一下咬住了那小鸡巴,驸马看的惊奇长大了嘴,黄蓉也不管他上下套弄起来,几口阴精喷下去,驸马就射了。

  黄蓉道这么小还不中用,真跟靖哥哥一样,运起吸精大法,被吸精者开始极爽,最后会很痛苦,黄蓉怕他喊出声来,把他的头紧紧扣在自己的乳沟里,感觉着最后一点精液吸入小穴。

  放开驸马的头,黄蓉最后都怀疑他到底是被吸死的还是自己的乳房给憋死的,心想终于结束了,还没等她起身,只听后面门被踹开,吕文德在最前面大喊「大胆刺客,快抓住她」。

  黄蓉惊呆了,范虎范豹以擒住她,将她架起拉向门外,黄蓉惊魂未定,也忘了加紧双腿,精液就顺着大腿留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有吕文德还有出现在他身边的特使,两人都是哈哈大笑,啧啧称奇,还有一个看到的人就是晃晃悠悠过来的郭靖,今天他被灌的最多,看到这又美妙又淫荡的身姿,自言自语到「看样我真的喝多了,这么想我的蓉儿,哈哈」然后就坐在地上睡着了!

             四、有淫骨亦有傲骨

  黄蓉被带到襄阳的大牢里,一路上她缕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心里难过的要死,这要是被靖哥哥被天下人知道可怎么办,我不就成了千古罪人千古荡妇了嘛,我得赶快想出办法来,我要逃狱吗,我怎么总是觉得这是丞相一手安排的呢,应该不会是为了对付我的,难道是考验我,今天就看我能不能赌对了。

  黄蓉的牢门被打开,狱卒要将黄蓉带到审讯室,也没给黄蓉穿狱服,还是光着身子,监狱里其他牢房里的犯人看见了有的大笑,有的谩骂,有的污言秽语,黄蓉羞愧难当只有深深的低下头,挡住自己的脸,可还是有人认出了她,都难以置信自己的眼睛,审讯室里还有两个人,一个狱卒一个捕头,把黄蓉按在特别的凳子上做好,双臂打开,锁在凳子后面的一根横木上,捕头笑吟吟走向光身的黄蓉,抬脚踩在黄蓉两腿之间,低头说「郭夫人,小的也是受了上面的命令,有什么事啊你就招了吧,这白花花的身子要是挨上几鞭子,我也是会心痛的」,伸手就要向乳房抹去,黄蓉一口口水吐到他脸上,「滚开你这狗东西,让吕文德来见我」。

  捕头也是一惊,还真有点心虚,但是面子总得保住,向后退了两步「好啊,郭夫人现在还这么飞扬跋扈,现在本捕头问你,为何跟驸马通奸,又为何杀驸马」。黄蓉蹩过头干脆不理他,这可激怒了捕头,「你这骚货,真当我不敢动你,给我上刑」狱卒一鞭子一鞭子抽在黄蓉身上,黄蓉一声不吭。

  屋门推开走进来两人,正是范虎、范豹,范虎道「快住手,郭夫人受委屈了,这等下人自然不配审讯你,不知我二人可否」「民女见过二位将军,恕民女不能行礼」范豹使个眼色,捕头和狱卒退到一边。

  「郭夫人这么给面子,我也明人不做暗事,我们今天来就是想问清昨晚的事,我们知道您跟驸马素昧平生,定是他人指示,郭夫人多多配合我们,我们早日交差,你也早日回去,毕竟郭大侠还在府上等着你呢!」

  黄蓉心中一慌,定了定神说「是驸马强奸我,我抵抗不了,我没有要杀他,他是怎么死的我也不知道」。「郭夫人这是当我们好耍喽,来人好好伺候伺候夫人」。

  两狱卒上前把黄蓉两腿扯开,捕头拿着一个假的鸡巴,上面缠着一圈圈麻绳,笑吟吟走向黄蓉,舔着嘴唇,像用刀子一样,一下捅入黄蓉的阴道,阴道干燥,再加麻绳粗糙,黄蓉一下大叫出来,捕头嘟囔着「还以为是什么贞节烈女,还不是婊子一个,水流的比谁都多」。

  黄蓉心中也是暗骂自己「怎么这么不知廉耻,被这等人淫虐自己也会性起」硬生生的把自己的叫声憋了回来,禁闭双唇,捕头加大力度,黄蓉忍受不住潮吹起来,喷了前面的捕头和两个狱卒三个人一脸一身,愣是一声没吭,眼睛死死的盯着捕头,捕头也是不服她,又是一顿猛刺。

  范虎道「好了,夫人果然是女侠,加刑」,捕头拔出假鸡巴,两个狱卒把黄蓉架起来扔进一个冰池子里,刚想往出爬,捕头站在池边说「郭夫人,你要是受不了了就叫我一声爹爹,在把事情招了我就让你上来」!

  黄蓉一听,也不动就站在池子里怒视着他,浑身打着哆嗦,感觉自己的意识快消失了,狱卒一把把她拽出池子,放倒在地上,她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只觉得突然乳房有炙热的刺激,乳房上所有的毛孔都绽开了,爽到极致,睁眼一看,捕头正在往她胸脯上滴蜡,她愤怒的喊到「狗贼,我要杀了你,你这样对我,狗奴才,你停手啊……」

  捕头冷笑又拿来一只蜡,向黄蓉的阴唇上滴去,冷热刺激黄蓉瞬间高潮下体喷出一米多高的水柱,身体痉挛,可捕头没有停手,直到黄蓉胸脯和下体三角地带都是一大片蜡油。

  范虎狠狠道「再加刑」,捕头迎面抱起黄蓉,两个狱卒各手持麻绳一端,粗麻绳中间系着很多疙瘩,麻绳上提,正顶在黄蓉小穴上,两人像拉锯一样狠狠一拽,黄蓉睁大双眼,声嘶力竭的发出大喊,晕在捕头的怀里,又是一拽黄蓉已叫不出声两眼泛白,两行清泪留了下来,范虎道「说是谁指示你」。

  黄蓉勉强摇了摇头,范虎道「继续!加快」,黄蓉双腿已经站不住了,只能靠着捕头,麻绳快速拉动,上面已经开始有了血迹,黄蓉觉得自己忍不住了。
  刚想招供,吕文德和特使拍手走了进来,行刑三人赶紧退到一边,黄蓉咕咚一下坐在地上,含泪看着吕文德,范虎、范豹上前对特使说「大人,黄蓉通过了测试,绝对忠心」,特使点头对黄蓉说「恭喜女侠,这一刻起你是丞相的人了,丞相对你抱有厚望,猜到你必然成功,特命我带来赏赐,还不跪下听赏」。
  黄蓉强撑着身子跪下,特使点头道「丞相特封黄蓉为芙蓉仙子,位居四大长老之下八大金刚之上,暗部代号《蝴蝶》同吕文德共管襄阳事物,赐死士范虎、范豹二人,宝物夜明琉璃阳具一副,神功秘籍一本」。

  黄蓉叩谢特使,范虎、范豹赶紧把黄蓉扶到椅子上披上衣服,特使上前从袖中掏出一个锦盒道「仙子都应该清楚了,这宝物可快速治疗您的伤,您在组织里暗部是与吕大人单线联系的,其他人包括组织里的人,没有丞相允许都不可知道您的这个身份,您可要记牢,所以这三个下人也得死,老奴也不啰嗦了,这就启程回禀丞相了」。黄蓉点点头,对范虎、范豹说「这两个狱卒杀了吧,捕快留下我有用」。

  第二天一早,郭靖揉着发昏的脑袋,看见自己的娇妻正躺在自己的身旁,光身而睡,就是姿势很奇怪,夹紧双腿,两手捂在私处,全身微微泛红。

  郭靖不忍打搅,蹑手蹑脚离开房间,吕文德已候在客厅,见郭靖出来,慌忙上前拉着郭靖的手慌张的说「不好了,昨天驸马奸淫了郭府的女眷,驸马也脱精而死了!」

  郭靖大吃一惊好像有些回想起昨晚的事,忙问「奸淫的是谁?」「是府上的一名丫鬟名字叫小翠」郭靖长舒了口气,吕文德又说「郭大侠快跟我走吧,上面追查下来可不好办啊,死的可是驸马啊」郭靖赶紧跟着吕文德出府,回头望向自己的卧室,总觉得不太对,又想起昨晚那光溜溜的魅影,好像感觉那不是自己的蓉儿有些可惜似的!

[ 本帖最后由 wj522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