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採花大明半河山】(1)作者:玉裙

时间:17-10-13 04:09:45
字数:4460

採花大明半河山(一) 出征高麗現淫行

2014/05/11首發於:龍壇書網

第一章 出征高麗現淫行

    " 良玉姐,閹了我,求求你閹了我" 我抱著女將軍的腳,苦苦哀求著,她的
兩名女子親兵正在把我往後拖,我的在膝蓋在地上拖著,拼命的乞求。

    我當然是不是腦子壞掉或者天生賤種,求著被割掉男人最重要的命根。剛剛十七歲血氣方剛的我,比誰都更知道下面那根東西對男人有多重要。更何況我的那根,比一般男人的更大更粗,有時在戰場上都硬的起來,隨手一扳就能頂到肚臍。

    那麼我這樣苦苦的哀求割掉我下面這麼寶貴的命根子,是因為我怕失去上面更加寶貴的東西——腦袋。

    " 我們中華興仁義之師,助親藩高麗抵抗倭寇侵害。你卻在光天化日之下,
強姦高麗民女。不殺你,如何平親藩百姓之恨,如何樹我天朝大軍之信義"
    眼前的女將,貌若天仙,卻杏眼圓睜。她就是此路大軍的統帥,巾幗將軍秦良玉。而對於從小孤兒的我,她是姐姐一般的存在。我從十歲起就跟隨在她的帳前,隨她南征北戰,她教我識字,教我武功,又教我兵法。我還記得她溫柔的手握著我的手教我寫忠義二字,我多少次發誓要為良玉姐發奮殺敵效死疆場。可還沒有手持銀槍為她立下幾分功勞,卻因為沒有管住下面那杆銀槍,壞了良玉姐的軍紀名聲。我真的羞憤的恨不得馬上被良玉姐斬于陣前,為良玉姐贖罪。可想到自己還未報答良玉姐的恩情,就作為一個罪人死去,那是如何的心有不甘。
    下麵那杆槍做錯的事,折了它去去抵罪,且留下屈辱的半條性命,還能手持銀槍,為良玉姐建功,將功贖罪!我下了決心,拼命的懇求良玉姐。求她用閹刑免死,雖然這對一個男人來說,是無比的奇恥大辱。

    看到從小跟隨她一起長大的我這樣哀求,良玉姐那如同鋼鐵般堅毅的臉上,也泛過了一絲極度的痛苦。她低頭沉吟了無人察覺的短暫片刻,再度現出鋼鐵的神情。她把手一揮,英姿颯爽如同仙女戰神,高聲道:

    " 我軍小校,姦淫高麗民女,罪在不赦。念其年少,又為高麗殺傷敵倭甚眾,
為國負傷累累。故暫且寬其一死,改為閹刑,明日當眾閹其罪根,以儆效尤!"
    當日,我被押入大牢。幸得軍中司刑校尉關照,沒有戴枷,關在僻靜乾淨的單人牢房裡,等待明日正午時分,當眾處閹刑。開始時,我非常慶倖自己保住了性命,又可以在陣前為良玉姐衝鋒陷陣,奮勇殺敵,決心一定立的戰功,洗刷給良玉姐帶來的污點,如同死灰的心裡又一時心潮澎湃。

    半柱香的功夫後,從這激動中平靜下來,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下身,不自覺用手摸了摸將要被閹掉的陽具,剛剛想到良玉姐的溫柔的臉龐和柔軟的肌膚,它居然不知不覺的漲大了。那根巨物,在褲子裡挺立起來,足有九寸多長,兩寸來粗,霎是堅挺。正值年少血氣,心中稍有念想,就會這樣直挺挺的硬起來,這尺寸曾讓我十分驕傲。可想著良玉姐,居然會有著淫態,這讓我十分羞赧自責。她對我來說就是親生姐姐一般,那麼善良堅強,對我好,我怎麼能想著她讓陽具硬起來,我自責的狠狠捶打了下陽具,恨它如此不堪。

    可打了那下後,我低頭看著自己的巨物,忽而黯然。我的那根真是個好東西,
又大又硬,還沒碰過女人。而我那時,不僅不懂男女之事,連自瀆這件事都未聽說過,更從未自己用它釋放過快樂。

    正是因為血氣方剛的它,當時看到那朝鮮女孩,被扯掉了上衣露出正在發育中的胸脯。第一次見到女人那隱秘的身子,它一下子站了起來,像有生命般的引導著我,無法控制的撲向了那女孩,鑄成了大錯. 可我還沒壞那女孩的身子,我把她按倒在地後,才意識到自己根本不知道如何在她身上發洩淫欲,在性欲的煎熬下,我急切的把我巨大的陽具掏出來,在她那誘人的胸脯上蹭來蹭去,陽具十分舒服,漲的更大,愈發的渴望。她嚇的大哭,拼命想要捂住自己的胸脯,可我有力的雙手抓住她的雙手,讓她無法反抗。我粗大的陽具在她胸上來回摩擦,她的大眼睛裡不斷的流出屈辱害怕的眼淚. 我看著就心軟了,可下身的衝動卻讓我無法停止對她的非禮. 這時,良玉姐的親信女兵趕到,看到我正在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就將我綁了。直到被她們擒下,我的大陽具還直挺挺的對著那個姑娘,戀戀不捨,淫欲不消。

    我真是個罪人,應受這懲罰,被閹掉這犯罪的陽具。可真是捨不得啊,那是我的寶貝啊,將來要和女人親近用的,要和女人快活用的。可是,它馬上就要被割去了。割了它,我就再不是男人了,再也不是了。即使我怎樣鐵骨錚錚,怎樣揚鞭立馬,我也都不是男人了。我也再也沒有可以親近女人的淫具了。屬於男人的,尊嚴,欲望,快活,什麼都沒了。我好後悔我做了那種事,我好後悔啊。如果能不被閹割,那該多好。想著想著,眼淚竟沒出息的流了下來。在我作為男人的最後一晚,居然做出這麼不男人的事情,我十分懊惱,又難過,拼命想要忍住眼裡,卻怎樣都挺不住。

    正在我低頭沮喪之時,忽見一個身影走了過來。腳步輕盈,姿態婀娜。我抬頭一看,是良玉姐的貼身侍衛,也是像她妹妹一樣從小帶在身邊的姑娘,沫兒。
    沫兒和我也自幼相識,感情很好。看到我沮喪的樣子,又要被處刑,她十分心疼。隔著大牢的欄杆,伸手撫摸我的臉蛋,說" 不要那麼沮喪啦,畢竟保住命啦。當時我真的好怕你真的被處斬" 我把臉貼在她的手上," 都是良玉姐寬厚仁義,饒我不死。可惜我明天,就不再是男兒了" 沫兒又心疼,又嗔怪道" 誰讓你做出那種事來,光天化日之下,真不害臊。你那東西那麼齷齪下流,壞那女兒貞操,閹一萬次都不過分" 我低頭稱是,此事我真是罪有應得。沫兒看我,又心軟了下來,雙手抱我在她懷中。剛一靠近沫兒懷裡,一股女子的幽香撲面而來,令我意亂情迷。雖然隔著木欄,無法靠的更近,可我的臉還是隔著衣物碰到了了沫兒的胸脯。刹那間,一股強烈的欲望燃燒遍了我的全身,我幾乎失去理智,臉劇烈的發燙,下麵的陽具更是一柱擎天,在褲子裡支起一個大大的帳篷。

    沫兒看到我的失態,驚的後退兩步,可定了定神,不忍放開抱著我的雙臂。低頭看到我支起的帳篷,第一次見到男兒秘密的器具的她,臉兒也一下子紅了。" 你,幹什麼" 她趕忙嗔怪道," 又想什麼下流齷齪之事嗎" ,聽起來卻充滿了
女兒的嬌羞。

    " 沫兒,沫兒,我沒有……" 我發覺自己失禮,趕忙道歉,卻無法讓自己昂
揚的陽具平息下來,身體也像著了魔一樣,怎樣意志都無法從沫兒懷中移開. 沫兒臉兒愈發的紅紅,可想到我的遭遇,卻依舊憐愛的抱著我。一股股溫暖從她的雙臂傳到我心裡,讓我倍感安慰。可沫兒身上的幽香,卻刺激著我膨脹的淫欲。想到明天,我就再也不是男人,也再也永遠無法碰女人了,而我連女人的私密之處是什麼樣子都還不知道,以後卻永久無緣了。這時的我,不知怎樣鼓起了巨大的勇氣,對沫兒說. " 好沫兒,能不能,讓我看看……女兒的那裡……" 這請求
嚇了沫兒一條,不過二八年華的她還是處子之身,從未碰過男人,她人更是人如蓮花,萬分貞潔之人。讓一個少年男兒,看她最貞潔私密的女兒之處,這怎麼可行。

    她杏眼圓睜的拒絕了我,我低下了頭,十分羞愧,嘴裡不停的念著" 對不起,
沫兒,對不起,只是,我明天就不是男人了。今晚是我最後還是男人的一夜……" 沫兒眼睛低垂下來,咬著嘴唇,十分心疼,輕輕又澀澀的說," 哥哥,寬衣解帶,沫兒真的做不到" 她又咬了咬嘴唇,下定決心說" 可是,沫兒不忍心,沫兒要讓哥哥最後一晚享受下女人身子。哥哥,摸摸沫兒吧" 聽到這句話,我的心跳幾乎停止了,沫兒的心跳也停止了。我們兩個人,臉兒紅紅的,激動的不敢呼出大氣來。我顫抖著把手伸向了沫兒。

    " 啊……" 我的手握住了沫兒的小手,沫兒嬌呼了一聲,臉蛋火燙,又硬咬
住嘴唇不讓自己失態. 努力忍耐著,讓我上下其手。我的心砰砰的跳著,第一次撫摸女子的肌膚,激動的無法言語. 我再看沫兒,才發現和我一起從小長大的這個小丫頭已經如此亭亭玉立,美的讓人癡迷。她那遮擋嚴嚴的衣服下,那身子是如此的光滑細嫩。

    此刻的我,雖然色欲攻心,卻不知如何繼續,一副懵懂少。忽然發現嘴唇軟軟的,定睛一看,竟是沫兒已經把朱唇貼在其上。沫兒的另一隻小手,跨過木欄挽過我的脖子,輕輕的擁著我。此刻的沫兒,雖然近在咫尺,如聖女般純澈高潔。那對朱唇柔軟異常,充滿著少女的香甜,卻又帶著苦澀。我忘情的輕吻著,身心都好像被天山聖泉滌蕩過一般。

    " 沫兒……可以……" 沫兒低聲對我說,我既渴望又惶恐,深吸一口氣,下
了很大決心似的,開始輕輕的把手伸進沫兒的肚兜裡. 我無法控制自己,激動又努力克制的,用手指,在沫兒的兩腿之間,輕輕的摸了一下,想觸摸一件聖物一樣。

    沫兒那隱秘的地方,不要說被男子,即使自己也從未抓握住,經此一下,一種極其強烈的異樣感覺湧上心頭,讓她霎時亂了方寸。頭兒更低,對著我嬌嬌的捶打了起來," 壞哥哥,壞哥哥,摸人家那裡,要把人家羞死……" 我趕緊賠禮,
可還是忍耐不住,繼續撫摸著。

    " 啊啊……壞哥哥……你又來……" 沫兒剛想躲閃,忽然又停了下來,低眉
順眼,柔情似水。" 摸吧……沫兒的身子……今晚是哥哥的……沫兒要讓哥哥最後好好做一次男人" 聲音微微顫抖著。

    我再也無法按捺,雙手在沫兒的兩腿間開始輕輕撫弄,這對於她這貞潔的小處子來說,太過於刺激,讓她羞紅了臉也無法控制,終於發出了平生的第一聲呻吟。

    聽到這催情的一聲,更加貪心的摸弄著沫兒的身子。沫兒的一雙玉手澀澀的在我的身上摩挲起來,一半是對即將再也做不成這事的我的心疼,一面是天然男女之情的渴望,即使羞的恨不得鑽入地下,她還是激動的忍耐著和享受著。
    我的手指,終於不可遏制的,摸到了沫兒最嬌美隱秘的女兒私處,感覺到她已經的溢出了潺潺的溪流。

    " 啊……" 那最最私密的地方被觸到,沫兒驚叫一聲,整個身體開始抽搐。
" 哥哥……摸吧……" 沫兒緊緊閉上了眼睛,呼吸急促,用力的咬了咬嘴唇。我的手指,對著沫兒上最美最純的貞處,大肆的摸弄起來。

    " 啊……啊啊……啊……" 未感受過的,無法言語的巨大快感,不停的從私
處傳到沫兒的身體深處,讓她快活的無法自製,又輕輕的呻吟起來,如同鶯啼一般好聽。被男兒的手指摸弄貞處,原來如此快樂,並不若之前聽說的會劇烈的疼痛,甚至一點都不疼,只是說不出的舒服,讓整個身體沉溺下去無法自拔。沫兒不禁為自己居然會如此的享受著本應是女子對男兒奉獻的事情,這女兒不該喜歡的事情,非常的羞臊,咬自己的嘴唇,想要清醒,卻難以做到,意識卻更加的越來越模糊。快感從她的貞處不斷的衝擊著她,表情越來越陶醉。我被她的樣子更激起十分的欲望,亢奮的摸弄她越來越濕的貞處。

    " 啊……啊啊……啊……來了……來了" 平日貞潔的沫兒,不知從何學到這
淫聲浪語,身體一下子癱軟下來," 好爽……好舒服……" 沫兒一反常態的淫叫著,雙腿無力的跪坐下來,靠在木柵上。直到後來,我才知道,這是女兒的高潮,沫兒從未經過人事的貞處,被我這番撫弄,泄了身子。

    這番景象實在是香豔無比,我的欲望更加亢奮,不肯將手從沫兒腿間抽出。我身下的巨大陽具,漲大的幾乎要爆裂開來。可我知道,我斷然不能用這個進沫兒的貞處,否則定會破了沫兒的身子,她將來將要如何嫁人。用手摸沫兒的身子,對我已經太過香豔太過刺激了,我興奮的一直摸著,想要抓住我還是男人的最後的分分秒秒,做男人才能做的事情,摸沫兒的貞處,享用沫兒的身子。沫兒雖然泄了一次,身體癱軟,卻還是努力挺直身子,讓我摸個痛快。我能做這事只剩今晚。明天過後,我就不再是男人,沫兒即使脫光在我面前,我也無法與她快活了。
    直到天色將明,沫兒不得不離開了。她依依不捨的收拾好身子準備離去,我更加不舍的,萬般不舍的將從從她的肚兜內抽了出來。最後她看著馬上將要失去男兒身的我,下定了決心,解開了肚兜,一絲不掛的貞處在我眼前一覽無餘. 這突如其來的春景,讓我目瞪口呆,心跳又一次停止了。

    " 看吧,哥哥……" 沫兒紅著臉兒,對我說," 沫兒想讓哥哥最後做男人的
一夜,多得到一些。" 我對這美景,看的意亂情迷,滿足的對沫兒說" 好沫兒,哥哥好滿足,哥哥這十幾年男人當的值得了" 沫兒聽著,有些拙拙的扭動著臀部,想讓我看的更加盡興. 一邊說," 明天哥哥要是害怕了,就想想沫兒這裡" 我意
亂情迷的說," 好沫兒,哥哥明日閹而無憾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忘记时间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