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舞女】(14) 作者:qian1223

时间:17-10-15 04:07:45
字数:479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四章暴风雨前夕

  H市中心区,卡萨。

  「铃铃铃……」

  「喂?」林倩雪接起桌上的电话。

  「吴品德准备在明天进攻东区。」电话那头是个女人的声音。

  「联合张卞泰的前妻吗?」

  「是的。」

  「嗯,知道了。有什么情况及时汇报。」

  「是。」

  「嗯,就这样。」

  林倩雪挂掉电话,坐在沙发上的吴暖月问道:「雪姐,什么事?」

  「明天有好戏上演,咱们的计划也可以开始了。」

  「呵呵,是吗?」吴暖月勾起一抹冷笑,望了望玉足下的男人,一脚踩下去,「但愿不会让本小姐失望。」

  ……

  「周兄!再喝一杯!」张卞泰突然从床上起来,看到桃子在跟前,便高兴地说道,「桃美人,你怎么也在?来来,一起喝。」

  「喝你个头,都醉成什么样了还喝,快躺下休息。」桃子皱着眉头帮他躺回去。

  「谁说老子醉了?老子号称千杯不倒,老子……」张卞泰挣扎两下然后不动弹了,看来真是喝得太多,直接给睡着了。

  「周大哥,真是麻烦你了。」

  「哈哈,没事没事。这也怪我,又把他灌趴了。」周伟岸看了眼正在地上装死的司机,又问,「弟妹,这小子是谁?」

  「他啊……」桃子哼了一声,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哈哈,这小子今天算是坑错人了。」周伟岸听了哈哈笑着,「那弟妹准备怎么处置他?」

  「嗯……给他一个别致的教训,终生难忘的教训,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做那种缺德事。」桃子说罢过去踢了一脚,「喂,起来,别装死了。」

  「哎哟!大姐大,您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司机就地一滚跪起来苦苦哀求。

  「话说我家二小姐有些惩罚手段挺有意思,弟妹要不要试试?」周伟岸笑得很憨厚,但是在司机看来却十分邪恶。

  「周大哥不妨说来听听。」桃子起了兴致,既然是太子妃的妹妹说不定也是个小女王呢。

  「行。二小姐有这么一个手段,先用脚趾夹着对方鼻子,然后拿沾湿的纸巾盖住嘴巴,一张一张往上添。这个折磨人的法子二小姐玩得不亦乐乎,不过让她玩的那些个小弟就惨了,那滋味…啧啧,估计很不好受啊。」周伟岸摇着头,仿佛在替那些人惋惜。

  「这个方法不错喔!」桃子邪笑地望向司机,后者则吓得面如土色,「这位大哥,你也来体验一下吧?」

  「啊,不不不!」

  「别这么客气嘛,长夜漫漫,消遣一下也好。」桃子笑得很妖媚,简直就是一活脱脱的妖精。

  「就是就是,弟妹,我帮你弄纸去。」周伟岸说完就去洗手间。

  司机见状还想跑,不过桃子早留了心眼,没等其起来就用力扯过脑袋,将丝袜美腿缠夹上去,狠狠地绞紧脖子,「还想跑啊?乖乖在姑奶奶腿下呆着,否则活活夹死你!」

  司机被一双强有力的美腿夹住,顿感窒息,条件反射地抬手要去掰开点空隙,岂料一股更强的力量传递而来,脖子被滑嫩大腿包缠得更严实,眼前一黑差点昏厥过去。只听桃子冷声喝道:「当姑奶奶跟你开玩笑呢?再动一下试试!」
  迫于那美腿的压力,司机不敢再反抗,只是实在憋得难受,两侧太阳穴咚咚直跳,就连双手都渐渐无力,不禁害怕得抽泣起来。

  「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桃子越显不耐,这样胆小的孬种还敢坑人,要不是才夹死过一个女奴,真想送他一程。

  「哎?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夺命剪刀腿吗?」周伟岸端着水和纸从洗手间出来,见桃子将那司机夹得满脸通红,故发出赞叹,「够霸气!」

  「呵呵…不给个下马威他还不知好歹呢!」

  「嘿嘿,小子,碰到我们算你倒霉啊。」周伟岸拿着沾湿了的纸,冲桃子坏笑道,「我来负责贴,弟妹不要夹太紧,不然不贴纸他也呼吸不了。」

  「好啊。」桃子也笑起来,一边稍稍放松腿肌,一边用双手卡住司机的脸不让其乱动。

  「小子,想活命就自己想办法。」周伟岸将第一张湿纸盖上去。

  司机急忙伸着舌头去捅,起初没盖几张,他还能轻易捅破,然而随着口鼻上的湿纸越来越多,越来越厚,就没那么简单了。那些不起眼的湿纸如今成了夺人性命的「杀手」,将他的呼吸器官封得严严实实,更要命的是脖颈上的美腿也在慢慢收紧,配合湿纸蚕食他的生命。

  「周大哥,你瞧他要不行了,要不要让他呼吸一下?」桃子嘴上这么说着,腿上的劲却丝毫不肯松哪怕一点点。

  「这才到哪儿啊,我经常看二小姐玩,这小子起码还能坚持半分钟。」
  「咯咯咯…原来周大哥这么坏啊~ 」

  「哈哈,我是黑社会嘛。」

  「也对喔,哈哈!」

  两人说说笑笑的,一个接着往上贴湿纸,一个则继续夹紧大腿,倒是苦了那司机。在双重窒息之下他的意识渐渐模糊,感觉快要死去,这时周伟岸拿开了所有湿纸,对桃子说:「让他缓一缓。」

  桃子也将双腿松开,司机一下子向前扑倒,有气无力地趴在地上喘息。
  「这小子不行啊,才一轮就趴了,难道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周伟岸摸着下巴说道。殊不知完全是因为桃子的腿力太猛,夹得那司机几乎不能呼吸,又被厚厚一层湿纸堵着口鼻,既出不了气更进不了,搞得他头昏脑涨的,比起吴家二小姐用脚趾夹鼻子的方法还要痛苦数倍,自然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没事,反正还死不了,咱接着玩。」桃子笑道,伸着丝足在司机鼻尖上蹭,「这次用脚好了,免得不小心把他给夹死了。」

  「好的。」周伟岸一副大帮凶的嘴脸,拿着湿纸嘿嘿直笑。

  「不,不要。」面对近在飓尺的粉嫩足底,司机又流下了悔恨的眼泪,那句男儿有泪不轻弹的俗语在他身上一点都没有体现出来。

  「哇哦,弟妹的脚挺好看的啊。」周伟岸一边贴纸,一边打量着桃子的丝足,脚面白皙,脚趾修长,趾肚饱满,第二根脚趾稍稍长一点,脚后跟也没有死皮,乃典型的美足也。

  「咯咯,有吗?莫非周大哥恋足?」桃子笑得花枝招展的,如同一朵娇艳的鲜花。

  「恋足谈不上。男人嘛不是喜欢大胸就是美腿,美足之类的,大哥我恰恰是后者罢了。」

  「喔,这样啊。」桃子低头瞧了瞧司机,其涨红着脸正使劲吸鼻子,似乎想要从脚趾缝中获取一些空气。她便将鼻子夹得更紧,嘲弄道,「姑奶奶的脚味岂是你这垃圾能闻的?还是乖乖接受惩罚吧,哈哈!」

  这么一来等于抹杀掉司机最后的一线希望,嘴上的湿纸越积越多,舌头也越来越累,已然无力突破阻隔。大约过了两三分钟,他突然抖了起来,眼珠瞪得奇大,整个身子都挺直着,眼看就要西去时,有一丝空气飘入了鼻中,原来是桃子的脚趾「好心」松了一点缝隙给他。只是这点缝隙只能勉强缓解肺部的饥渴需求,就好比一个人万分口渴,好不容易寻来一处水龙头,却发现那水只能一滴滴往下流,恨不能当场撞死得好。

  桃子便是故意而为之,留着一点希望让他苟延残喘,然后再亲手(或许应该说是亲脚)扼杀掉,慢慢体会其中的无助与绝望。对这种贪小便宜的垃圾,桃子没有丝毫怜悯之心,按SM影片里的话来说就是:能死在本女王的美足下是你这辈子的福气。

  这时,一阵音乐铃声突然响起,周伟岸从兜里掏出手机一看,是二小姐打来的,「二小姐有何吩咐?」

  桃子听不到电话那头说什么,只听周伟岸「嗯嗯」应了两声便挂了电话,他说:「弟妹,大哥想请你帮个忙。」

  「嗯,周大哥你说。」

  「把这小子交给我吧,我家那二小姐貌似心情不好,让我找个人给她玩玩,你看行吗?」

  「可以啊,反正我也玩够了。周大哥尽管拿去。」

  「我…我不是玩具…」(司机这话被他俩自动无视掉。)

  「好,谢谢弟妹了,那我先走了。」

  「不客气,周大哥再见。」

  桃子望着周伟岸如同拎一只小鸡仔似的把司机扛走,不禁觉得很搞笑,又想这吴家二小姐果然跟太子妃一样,心情不好就要逮个活人玩,也不知这司机此行会有什么后果,应该不会死吧,毕竟还是个小女孩。

  此时快9点,已习惯夜生活的桃子还精神得很,原本打算收拾完那个司机,等张卞泰回来叫他出去逛逛,现在人家睡得很死猪似的也只好自娱自乐了。她从行李箱里翻出笔记本,连接上wifi浏览起网页来。

  自从接触SM,桃子有时会看一些比较著名的SM网站或者论坛,学习学习这个领域的知识,比如上次让张扬舔丝袜脚,喝她的尿就是从网上了解到的。说到张扬,自从东窗事发,胡萍萍便不再让他回父亲家住,张卞泰也曾打电话询问,结果每次都有借口拒绝,什么孩子不舒服啊,孩子他外公想再多和孩子相处几天啊,孩子想妈妈不肯回啊。对此张卞泰也无可奈何,但能跟美人独处便也不甚纠结。而桃子出自一种直觉,隐约觉得胡萍萍想要做些什么,这也是为什么她打算先下手的一个原因。

  桃子一边想着事,一边胡乱点击着网页,无意间进了一个日本的SM网站,准确来说是一个专门拍摄scissorleg视频的网站,虽然看不懂日文,但里面的图片和预览视频倒是很不错,只是日本女人的大腿有点粗,应该和常年跪坐有很大关系。视频中那些男M在粗壮大腿里苦命挣扎却无法摆脱,脸色慢慢发黑发紫,两眼空洞无神,抽搐着痉挛着,最后腿一蹬再也没了反应。看到这桃子发现竟是真的死了,因为自己也夹死过人,很清楚被腿活生生夹死是什么样的,想不到日本人竟胆大到敢将这样的视频放在网络上,果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受这些视频的启发,桃子也有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之前曾加入一个QQ群,里面每天都在讨论关于美腿夹脖子的话题,闲暇之时她也参与过几次,发一些自己的腿照,引得那些男人个个私下讨好。既然这么多人渴望被美腿绞杀,甚至高价相求,何不好好利用一下,不仅能满足自己的嗜好,又有大把钞票可赚,何乐而不为?

  正思索间,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桃子关了网页去开门。

  「嫂子,老大回来了吗?他电话怎么打不通啊?」丧彪站在门口一脸的焦急。
  「回来了啊,什么事把你急的?」桃子问道。

  「出事了!疯狗他被赌场的人扣那儿了,说是怀疑出老千。快叫老大过去看看吧!」

  「我跟你去吧,你们泰哥喝躺了正睡着呢。」

  「这…」

  「还啰嗦什么,走吧。」

  桃子虽不赌,但也知道赌场最忌讳出老千,手段高明没发现算自己命好,倘若被发现了那后果十分之严重,可不是归还出千赢来的钱那么简单。况且这是太子党旗下的赌场,也许该给那个疯狗提前备好棺材了。

  跟着丧彪来到现场,只见疯狗等人正和几个黑西装拉拉扯扯,大嗓门争吵着,周围有不少赌客在看热闹。眼看就要大打出手,桃子走过去不由分说便给了疯狗一耳光,冷声让他闭嘴,然后跟对方的领头说:「这位大哥,我们把赢的钱全部归还,这事就这么算了吧。」

  对方领头自然不同意,说:「赌场有赌场的规矩,这位先生出老千就要接受处罚,不是归还不归还就能解决的。」

  「那你的意思?」

  「留下双手就可以滚了。」

  「草,要不要把老子的命都留下?」疯狗一听就大声骂道。

  「如果有必要的话。」

  「草你…」疯狗还要骂,结果又挨了一耳光,桃子瞪了他一眼,说道,「不想死就给我闭嘴!」

  挨了这巴掌后,疯狗终于不再说话。桃子掏出手机拨通了林倩雪的号码,「雪姐,这么晚打扰你真是对不住,实在是事态紧急。」

  「没事,什么事你说。」

  「是这样的…」桃子将大概事由说了一遍。

  「你把电话给那个人。」

  桃子将手机递给对方领头,那人背过身听过之后态度也有了转变,对桃子说:「您是雪姐的朋友,那这事就这么算了。只是爱月有爱月的规矩,您的几个朋友一年内不可以再来爱月。」

  「嗯,我明白了,谢谢了。」这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桃子自然同意对方的要求,道完谢便领着几个男人回酒店。

  一到客房,疯狗又骂骂咧咧起来,说什么自己没出千,反而爱月就是个黑赌场,要搞几个炸弹炸了它。丧彪等人都知道这个疯狗是个无赖脾气,平时哥几个聚一块赌钱便时常耍赖,故放任其在那骂,也不相劝。倒是桃子见他婆婆妈妈,啰里啰嗦的,一点男人的大度都没有,甚是眼烦,便冷冷说道:「今天要不是我,你早被跺了手,还用什么放炸弹,用嘴吗?」

  疯狗被这话一噎顿时成了死狗,一言不发地低着头,心里对桃子那两耳光还有些不满。

  「好了,你们几个也别去赌了,实在想玩就去酒吧,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强龙不压地头蛇,谁再敢惹事生非,别怪我不讲情面!」

  桃子撩下这话后便走了,她不会想到在不久的将来这个疯狗背叛便有今日之由。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