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花团锦簇】(07下)作者:凤隼

时间:17-10-16 04:05:12
字数:39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倾塌下

  楚冰身高一米七八,站直的时候张文海大概只到她的鼻子,可是两人都坐下时,楚冰却能小鸟依人般靠在张文海肩头,足见她双腿的长度。

  「我和广益集团的董事长都说好了,她会帮你的。」张文海说道,「等会儿我带你去找她好吗?」

  「可我不想乞求别人的帮助。」

  「那你准备怎么办,继续做援交女?」张文海说道,「董事长说给你的钱算作债务,你毕业之后要去广益集团服装部当模特,用工资来偿还。」

  楚冰渐渐止住了哭声,说道:「我不信,你怎么会认识董事长?」

  「这你就别管了。」张文海说道,「你要是不信,等会儿可以自己去广益,我不跟着。」

  「为什么要等一会儿?」

  「因为我买了你四个小时呀。」张文海把楚冰压倒在床上,双手享受着棉花般柔软的触感。

  「你……你怎么突然……」楚冰羞红了脸,「我这才第二次,不知道该怎么做,要不然你……」

  话还没说完,楚冰发现张文海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神情严肃地盯着窗帘。
  「来,把衣服脱了吧。」张文海悄悄下床打开了房门,探出头看了看,然后示意楚冰赶快出去。

  「我操,又大又白,来让我好好玩玩。」张文海把房门关好,一个人扑到床上,两眼死死盯着窗户。

  沈进觉得时机已经成熟,旅馆的窗户冲着小巷,虽然没什么人,但他也不能一直待在外面,他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枪,「嘭」地一声打碎窗户,快速翻了进去。张文海没想到对方居然有枪,趁他落地未稳,抓起床上的枕头就扔了过去。
  沈进挡住枕头,却被随之而来的一拳打得胸口生疼,他没时间瞄准,向着面前的人影连开两枪,可惜右手被对方架开,两枪都打在了地板上。沈进左手从靴子里抽出匕首,向前一挥将来人逼退,右手再次举起,却只觉得手腕一阵剧痛,再也拿不住枪。

  「千万别让他和枪在同一间屋子里。」这是队长在对抗演习时给同组人的告诫,「那样你只是在给他送武器而已。」

  踢落手枪的一瞬间,张文海快速猫腰,右手从空中捞过手枪,左手挡开沈进的匕首,整个人后退两步,向他连续开了三枪。沈进睁着眼倒在血泊中,张文海则从窗口看见了一队警察,他立刻明白了一些事,却同时产生出不少新的疑问。
  时间来不及,张文海只能先处理更要紧的事,他立刻拨通了贺婉欣的电话:「快,让公司的保安先去女校看住门,你也去,无论是谁都不能进。」

  「怎么了?」贺婉欣有些摸不着头脑。

  「快!」张文海大吼道。

  电话立刻被挂断了,贺婉欣虽然一头雾水,还是决定照张文海说的做。
  「余蓉,你和田老师还在逛街吗?」张文海又打给了余蓉。

  「还在逛,我们吃过晚饭就回去。」似乎听出了张文海语气有些急促,余蓉问道,「文海哥,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只要你别回学校就没事。」张文海说道,「如果我没联系你,就和田老师找家宾馆住下,千万别回学校。」

  「知道了,文海哥。」

  电话打完,张文海终于放下心来,这时房间门被打开,几名警察举着枪包围了他。

  「带走!」领头的男警察给张文海带上了手铐。

  在公安局门口,谭丽丽看见从警车上下来的张文海,走上前问道:「陈队长,怎么回事?」

  「杀人。」领头的警察简单说了一句。

  「去找你表姐,她在学校。」张文海对谭丽丽说道,「和她待在一起,别让她出事。」

  「好。」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谭丽丽还是转身去了停车场。

  张文海被带进了一间小屋子,他发现屋内没有摄像头,便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陈队长,你是姓陈吧。」张文海一字一顿地说道,「孤、芳、会。」
  「你说什么?」陈队长下意识把手放在了枪套上。

  「啧啧啧,别冲动。」张文海说道,「小心手枪走火把你给打死。」

  「怎么,你还敢袭警不成。」陈队长冷冷地说道。

  「那你把我带来这里,又是什么目的呢?」张文海面带微笑,「我还在想,这孤芳会怎么突然疯了,现在看来是内讧啊。」

  陈队长眉头稍稍皱了一下。

  「完喽,维持这么久的平衡要塌喽。」张文海说道,「陈队长,你觉得自己能幸存吗?」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刚才死的那个是叫沈进吧。」看见陈队长吃惊的表情,张文海说道,「看来我猜对了。他是第一枚牺牲的棋子,你呢?」

  「表姐,不好了!」谭丽丽火急火燎地跑到贺婉欣面前,「表姐夫,不是,张文海被陈队长给抓了,说是杀人。」

  「杀人?」贺婉欣显然要冷静得多,「他现在在哪儿?」

  「公安局啊。」谭丽丽说道,「他让我来找你,保护你的安全。」

  「你等等。」贺婉欣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喂,赵律师,我想让你去公安局救个人……」

  公安局内,张文海坐在椅子上哼着小曲,陈队长则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心里完全想不通,他明明带着手铐,怎么就把自己的枪缴了呢。

  一个年轻警察从门外探头进来说道:「队长,来了个律师要带他走。」
  「不放。」

  「这……不太好吧。」

  「他妈的。」陈队长极不情愿地给张文海解开手铐,「你走吧。」

  「刚才枪没走火,你运气真好。」张文海说道,「快想想对策吧,要是没有了利用价值,我怕你活不过两天。」

  另一个穿西装戴眼镜的男人走了进来:「张先生,我姓赵,贺董事长让我来接你。」

  「赵律师,中国管警察的人叫什么来着?」

  「督察。」

  「对,就是督察。」张文海说道,「等会儿我要做两件事,第一,向督察指控他们办案违反程序,第二,给美国大使馆发一封邮件。」

  「张先生,这种事让我来吧,我比较专业。」

  「也对。」张文海抖了抖手腕,「走吧。」

  回到学校,贺婉欣和谭丽丽一起围上来询问情况。

  「沈进想杀我,被我反杀了,还有那个陈队长是孤芳会的人。」张文海简单地解释道,「我现在有很多问题,能不能先让我静一静。」

  「陈队长是孤芳会的人?」谭丽丽问道,「你怎么知道。」

  「那片区域本来是你负责的,就算有人听到枪声报警也应该是你去。」
  「我是接到枪击的报警了,可还没来得及去。」

  「但陈队长立刻就到了,说明他早就埋伏在那里。」张文海说道,「我怀疑孤芳会内部分裂了,有人想借我的手杀沈进。」

  「那他们……」

  「小丽!」贺婉欣打断了她,「咱们先走,让他一个人安静会儿。」

  张文海一个人躺在保安室,思来想去也没什么进展,本来条缕清晰的局势因为沈进的死瞬间变得扑朔迷离,没办法,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毕竟眼前的混乱对他和孤芳会都是一样的,随机应变正是张文海的拿手好戏。

  张文海觉得脑子有点发涨,于是闭上眼想要休息一下,但门外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还是让他坐了起来,他从脚步声判断出前来找他的是黄婷婷、李琼雪和高岚三人,正好自己也有事想说,还能顺便做点有趣的活动放松放松心情。

  黄婷婷推门进来问道:「主人,你没事吧。」

  「没事,你们怎么知道的?」

  「网上都传开了。」李琼雪说道,「有好几张你被警察带走的照片。」
  「真快。」张文海说道,「是孤芳会,他们有个杀手叫沈进,不过被我反杀了。」

  「主人,肯定是高岚给他们通风报信了。」黄婷婷说道,「要不他们怎么会知道得这么准?」

  「真的不是我。」高岚辩解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还说,主人见楚冰的时间地点只有你知道,而楚冰根本不知道她见的人是谁。」李琼雪说道,「如果你没说,难道是主人自己杀自己不成?」

  「可真的不是我!」

  「我知道不是你。」张文海把高岚抱进怀里,她立刻放声大哭起来,「你们三个把手机换了吧,孤芳会可能植入了木马,通过窃听聊天记录掌握了我的安排。」
  「好亲热啊!」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不是说要一个人静一静吗?」
  「校长。」黄婷婷和李琼雪首先打了招呼。

  「校长?」张文海把手伸进高岚的裙下,来回抚摸着,「我说怎么一直没见过学校的校长。」

  「这当然是我的学校,只不过我不常来。」贺婉欣看见张文海的动作,不免有些脸红,「你把手拿开!别当着我的面欺负她。」

  「校长,主人没有欺负我。」高岚很享受地抱着张文海。

  「哼!」贺婉欣索性扭头不看,从包里拿出一封信侧着身递给张文海,「我刚才在门口捡到这封信,应该是给你的,你回来的时候忘了说了。」

  「信?」

  纯白的信封表面没有字,张文海拿出紫外灯一照,隐藏起来的「ToWarlock」清晰可见。

  贺婉欣说道:「是给你的吗?」

  「错不了,Warlock是我在海豹突击队的代号。」张文海说道,「你拿到的时候这封信是什么状态?是插在门缝里,平放在地上还是斜靠着墙?」
  「斜靠着墙。」贺婉欣回忆了一下,「这有什么不同吗?」

  张文海接着问道:「长边着地还是短边着地?」

  「长边。」

  「正着放还是倒着放?信封的封口朝里还是朝外?」

  「那谁能记得住啊。」贺婉欣说道,「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不同的放法代表不同的含义。」张文海说道,「斜靠墙的放法代表了『触发』,长边着地说明里面是图片。」

  贺婉欣问道:「触发是什么意思?」

  「满足条件则执行动作的意思。」张文海撕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男子的照片,「你认识他吗?」

  贺婉欣仔细看了看,摇摇头说道:「不认识。」

  「照片后面写着BWEB,意思是B等级提防。」张文海说道,「大概就是说如果我看到这个人,应当把他当作敌人,而且危险程度较高。」

  「那你刚才问我正反是什么意思?」

  「正着放说明内容没有密写,反着放说明有密写。」张文海说道,「如果正着放,那么封口朝向就代表触发后是否需要回复;如果反着放,那么封口朝向就代表了解密方法。」

  「那怎么办?我真没记住正反和封口朝向。」贺婉欣觉得有些对不住张文海。
  「没关系,这次信息很简单,应该是正着放封口朝外。」张文海把信收好,一把抱起高岚说道,「我们要上床了,你是旁观还是参与?」

  「去死吧张文海!」贺婉欣扭头就走,还重重地关上了保安室的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