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梅竹马有尽时】(41-50)作者:天下无猫

时间:17-10-16 04:07:03
字数:42878


              第41章心疼

  夏颖皱眉,夏箫怎么可能这么快找到这里,除非……我身边有他的人。夏颖放下林灵的腿,起身朝门口走去。

  门被砰的一声从外面踢开,夏箫带着几十个心腹持剑站在门口,一个侍卫被人砍了一刀躺在地上翻滚哀号。

  夏箫一眼看见躺在床上浑身是血的林灵,扔了剑走过去双目赤红的一把抱在怀里,「你怎么样?」

  林灵见夏箫来了,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落下来,哭得直吸气。

  夏箫的视线扫过林灵密布鞭痕的身体,没法再看,抓过一旁的绵被盖在林灵身上抱起来就往外走。

  夏箫走到门口,夏颖阴沉的声音传了过来,「七弟,你这么持刀仗火的闯进来,我当你是要取为兄的性命呢。」

  夏箫身形一停,冷然道,「夏颖,如你所愿,从今以后你我势不两立,你的性命我早晚有一天要取!」

  夏颖哈哈大笑,「七弟,为兄等你这句话也好久了!」

  夏箫头也不回的抱着林灵走了。

  林灵被夏箫抱在怀里是从未有过的安心。夏箫走的很快,林灵看着旁边的景致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在宫里,而且就在离她住的祈福大殿不远的地方,可是如果夏箫不来……林灵这时候才后怕起来,身上的伤口也抽痛的厉害,忍不住咬着夏箫胸前的衣服低声的哭,林灵一边哭一边感到夏箫结实的胸膛似乎也在微微的颤抖着,林灵泪眼朦胧的去看夏箫,夏箫只是面无表情的抱着她走的飞快。
  夏箫把林灵带回自己住处,将她放在床上,揭开裹着她身体的棉被,只见银白色的缎面上全是血迹,夏箫朝站在外室的丫鬟吼道,「还把快把何太医叫进来!」丫鬟匆匆跑出去叫了。

  夏箫用手轻触林灵小脸上两道深红色的血痕,再低头看她身上,那狰狞的鞭痕有些还在向外渗血,夏箫的心好像被人扔在地上千踏万踹一般,那么娇嫩的皮肤,怎么能这么打!夏箫一拳狠狠的打在床上,「怎么会叫他抓了去!你这笨蛋!」
  林灵眼泪掉的更凶了,「夏箫,我痛死了。」

  夏箫紧紧抱住林灵。

  林灵身上的伤口被夏箫身上的衣料蹭的发疼,可是,有热热的液体流到了她脖子后面,夏箫的脸埋在她耳后,很压抑的抽着鼻子。夏箫……哭了?

  林灵的心一下柔软了起来,「夏箫,也没那么痛。」

  夏箫还是紧紧地抱着她,「你这个笨蛋!」

  「……夏箫,你不要抱了,好疼。」

  夏箫松开林灵,把脸转到一边。

  眼睛红红的夏箫,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林灵心中正在探究,不小心挪动了一下双腿,**就钻心的痛。林灵脸色发白的僵坐在那里,天啊,她已经被打坏了吧,以后会变成残疾吗?那个地方残疾………林灵刚刚止住些的眼泪又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外面的宫女说,「何太医到了!」

  夏箫喊道,「何太医你进来。」

  何太医手提医箱快步走进来。

  林灵手臂颤抖着要去抓棉被,夏箫握住她的手,「别怕,让何太医给你看看。」
  何太医走近了看的直皱眉,「这是怎么弄的?!」

  夏箫抱着林灵在她耳边说,「你不要不好意思,好好告诉何太医。打的这么重,要说清楚,他好给你下药方。」

  林灵红着小脸,低头小声说,「他拿一条长鞭子用力打我,我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下。后来,他还抽我那里,我……现在还好疼。」

  夏箫听的心跳都快停了,那个变态,居然,居然……夏箫小心的分开林灵双腿,只见林灵两片紧紧闭合在一起的**上有一道横着抽过来的鞭痕,原本丰润饱满的**裂了开来,上面黏着干涸的血渍。夏箫忍着心痛继续分开林灵双腿。
  林灵哭道,「夏箫,我疼。」

  夏箫的声音也忍不住有些发抖,「宝贝儿,你忍一下啊。」终于分开两片受伤的**,露出里面的**.** 上交错着三道又长又深的鞭痕,现在还不停地向外冒
着血,那血红泥泞的一片让夏箫看得几乎要晕过去。

  何医师看得也直抽气,「天啊!怎么能这么打。」停了一下又不忍的继续问道,「里面有受伤吗?」

  林灵难堪的摇头。

  何太医又问,「还有什么吗?」

  林灵还是摇头,她又是窘迫又是疼痛,只觉**上面的伤口接触到凉丝丝的空气都在抽痛,忍不住又低下头抹眼泪。

  夏箫道,「老何,**能不能快点!你没看到她有多疼?」

  何太医点头,「对,对。」从医箱里找出一粒丸药,「先把这粒止痛的丸药吃了。」又原地转来转去的念叨,「我想想,这要好多种药。」

  夏箫道,「便是再名贵的药我也找的来,你只管开。」

  何太医到外面吩咐人熬药去了,夏箫手里拿着一个小药瓶对林灵说,「那里要先撒些药末止血,你忍一忍啊。」

  林灵点头。

  夏箫半跪着身子,低下头凑近血肉模糊的小**轻轻撒了点药末到上面,林灵「唔」了一声,**的小花瓣抑制不住的颤抖着。夏箫心痛如绞,也只得硬起心肠继续把药粉都均匀的撒在伤口上。

  何太医端来了有安眠成分的汤药,林灵喝了没一会儿就疲倦的睡了过去。夏箫叫宫女就近给何太医安排房间休息,自己动作轻柔的给林灵擦拭伤口、上药,见林灵在睡梦中都疼的小脸直皱,只能心疼的一下下亲她没受伤的肌肤。

              

  睡到半夜,林灵就发起高烧来。

  她迷迷糊糊的梦见那魔鬼一般的二皇子把她摔到床上,然后就有无数条蛇爬上床来咬她。她又惊又惧,拼命把那些爬到她身上的蛇一条条扒下来甩开,挣着身上最后一点力气爬下床出了房间,却看见李逸扬在不远处站着。

  林灵激动的跑过去紧紧抱住李逸扬的腰,「扬哥哥,我好害怕。」

  李逸扬一把将她推开,冷冷的说,「你在怡红院和夏箫做出那样的事情,还找我作什么?」

  林灵心中一惊,「你知道了?你怎么知道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怎么不知道?真是下贱!」李逸扬说完扭头就走了。

  林灵羞愧的瘫坐在地上,捂着脸一直哭。夏箫来哄她,她也不理。

  夏箫初时还有耐性,后来见她只是哭,也厌烦的起身道,「你总这样,以为我不会烦吗?」说完也扭头就走了。

  林灵心里害怕,想留他又说不出口,只好抽泣着看夏箫越走越远。一个人失魂落魄的想回祈福大殿,这庞大的宫殿却像迷宫一般绕来绕去的走不出,渐渐走到一个似熟非熟的地方,林灵也想不起自己究竟来过没有,懵懵懂懂的打开房门却发现里面爬的都是蛇,这才知道竟又回到了二皇子的宫殿。林灵腿软的坐到地上,哭叫起来,「来人啊!救命!」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夏箫也不来救她了,那些蛇一条一条游过来,冰冷滑腻的触感,紧紧地一层层缠到她身上,林灵再没有力气把它们都赶走,渐渐窒息过去……

              

  夏箫见林灵在睡梦中哭的都快喘不上气来了,不敢让她再睡,用力拍着她脸上没受伤的地方把她叫醒。

  林灵恍惚的睁开眼睛,看见眼前的夏箫,还是止不住的抽噎道,「夏箫,我怎么了?」

  「乖,你没事,发烧而已。」

  「那我会不会死?」

  「不会。」

  「我梦见好多蛇咬我。」

  「做梦而已啊。」

  「我还梦见你不理我了。」

  「傻瓜,如果有一天我不理你,那一定是因为我要死了。」

  林灵怯怯的握住夏箫放在床沿上的手,夏箫把她的小手包在掌心。温暖而坚实触感,林灵惊恐的情绪才渐渐平复下来。

              

  林灵这次是真的被整惨了,伤口发炎、高烧不退,几乎没去了半条命,夏箫跟着熬了半个月,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林灵身上的伤口才慢慢结疤愈合了。
  一日,夏箫看外面天气不错,扶着林灵就近到青园走走。

  林灵看树上的叶子都变成了黄绿色,才恍然想起现在已是九月份了。她叹了口气,在路边的石凳上坐下。

  夏箫也坐下来,看着林灵苍白的小脸陷在衣服的毛领里,下巴尖的像个小狐狸。记得她刚进宫的时候,下巴还是个圆润的弧度,只有笑起来的时候才是尖尖的,可是现在……她变了不少,也没有以前爱说话了。

  夏箫抚上林灵的小脸,「你要多吃点,女人瘦成这样不好看。」

  林灵笑了笑,「你也瘦好多。」

  「走这么多路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没有,我已经好了。」

  夏箫把林灵揽进怀里,「对不起。我再不会让任何人这样欺辱你,有一天我一定会杀了他。」

  林灵淡淡的说,「他毕竟是你二哥,你怎么好杀了他。」

  「我以前也不当他是我哥哥,如今,更是仇人。」

  林灵从夏箫怀里抬起头看着他,「我和他无冤无仇,他这样对我究竟是有多恨你?夏箫,你和二皇子到底是有什么仇?」

              第42章皇位

  夏箫说,「我和他有什么仇?这说起来就长了,你愿意听?」

  「当然。」

  「我娘潇淑妃是上一届天女。」

  林灵很有些意外。

  夏箫揉揉她的脑袋,「你男人的事情你就一点都不关心,进宫这么久连这都不知道?」

  林灵不理他。

  夏箫只好继续说下去,「据说当年我娘一出现在观星台上,在场的所有男人从皇帝到大臣到侍卫到太监都为之倾倒!」

  林灵忍不住把脸扭到一边笑了。

  夏箫看着林灵脸上浅浅的笑容,这么多天,终于笑了……夏箫眼底是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深情。

  林灵一回头就撞进夏箫眼里,那温柔的神情让她心慌意乱的低下头,忙着找话说,「你就是说你娘长得很漂亮啦,反正是比我这个天女漂亮许多。」

  「嗯,我娘是很漂亮,颂琪和她有三分像吧。」

  「颂琪是你的嫡亲妹妹?」

  「不是,颂琪的娘何嫔妃以前是名宫女。人家都说就是因为何嫔妃和我娘有几分像,父皇才这样抬举她。」

  「你父皇是不是很喜欢你娘?」

  「是啊,不然也不会把天女留在宫中当妃子。」

  「那你娘是怎么去世的?」

  「生病,太医说是抑郁成疾。」

  「她很早就去世了?」

  「嗯,我XX岁的时候。」

  林灵忍不住伸手握住夏箫放在石桌上的大手。

  夏箫抓住林灵纤细手掌指反握在掌心,「我记得我娘刚去世那一年,我父皇一见到我就要流眼泪,作皇帝的人为一个女人这样,真的很少有。后来父皇把我过继给皇后,我就搬进了养心殿。皇后自己也有儿子,就是夏颖,所以我可以说是和跟夏颖一起长大的。当然,他大我XXX岁,那时候皇后对夏箫处处严格,对我则是十分纵容。小时候我以为是因为夏颖年纪大而我年纪小,所以皇后只对他严厉;再大一点我以为是皇后要贤德的名声,所以处处容忍我;后来我才知道这其实就是捧杀,她巴不得金山银山的堆给我,把我养成个不成器的浮华浪荡子才好。我XXX岁的时候,有一次夏颖把一个伺候他的小太监干的几乎没命,皇后这才知道她的宝贝儿子居然好男风,我第一次见到从来端庄贤淑的皇后那样暴怒到几乎没把夏颖打死,还真是让人吃惊又难忘。不过有什么用,他现在还不是这样。」
  林灵听的眉毛都要跳起来,「好男风?就是喜欢男人?」

  「是啊。」

  「和男人要怎么做?」

  夏箫看着她笑。

  林灵脸上一红,不好再问,低头嘟囔道,「夏颖,他就是个变态。」

  夏箫接着说,「我一直知道夏颖讨厌我,我们天天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我能感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敌意。我十五岁那年,父皇带着我们去围山打猎,我追着一头孤狼离了队伍,夏颖偷偷追出来放箭射我的马腿,我落在地上几乎没被冲上来的独狼咬死。幸好我靴子里暗藏了匕首。要不是匕首拔的快,死的肯定是我而不是那头狼。从那以后我才知道夏颖他不是讨厌我,他是恨我。」

  「他为什么恨你?」

  「因为皇位。」

  「皇位?大皇子不是太子吗?皇位与他何干?」

  夏箫冷笑,「不是太子,就不能想当太子吗?当年威烈将军之女华贵妃和皇后齐氏差不多同时有了身孕,据说华贵妃为了能让自己的孩子先出世,硬是服药催生了下来,命都几乎搭进去,幸而一举得男。不过那又怎么样,笑到最后才是笑的最好。人人都说当今皇后罕言讷语、贤惠守道,可华贵妃怎么死的到现在都没人说的清楚,**那些女人又有哪个成了气候?太子看似光鲜,照我看背后的势力已经不比以前了。皇位,怎么就不关他夏颖的事?」

  「那夏颖为什么恨你,因为你也想当皇帝?」

  「我说我不想。你信吗?」

  「你说你不想,我就信。你又何必骗我。」

  「可是夏颖不信。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他都只会认为我是在试图麻痹他、转移他的注意力。皇位是夏颖毕生最大的心愿,得不到他大概宁可死。在他看来没有人是不想当皇帝的,所以他的所有兄弟都是他走向皇位的或大或小的障碍,现在站在他那边的三哥和五哥可能不算。他觉得父皇是想把皇位传给我,因为父皇当年宠我娘宠的轰轰烈烈人尽皆知,因为有那么多没有儿子的皇妃,父皇却偏偏把我过继给皇后,他认为父皇这么做就是为了提升我的出身,为以后登基作准备。所以在这么多兄弟里面,他最恨我。在我还根本没搞清楚这一切的时候,他就已经想杀我了。我一直都在向他示弱,我风流浪荡玩世不恭,成天在宫外混些不入流的勾当。可就是这样,他还是对我宣战,而且,是用你对我宣战。是我的错,我不该把你一个人留在那里。如果不是我早就在他身边安排了人,那天晚上我根本找不到你。如果真是那样,我大概会什么都不管的直接杀了他。灵儿,可能短期内做不到,但我总有一天会替你报仇,我不会让任何人这样白白欺辱你。」
  「……夏颖以前就找过我。」

  夏箫皱眉,「什么时候?」

  「端午晚宴那天,在回廊上你走了以后他就来了,问我要不要和他在一起。」
  「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以为这是不相干的事。」

  「林灵,这宫里是什么地方,你凭什么判断什么事是不相干的?你难道真不清楚我对你怎么样?出了这样的事你居然不告诉我!」

  林灵低头,「是我的错,以后不会这样了。」

  夏箫叹气,「我就是再为你使一万份心,只怕你都有本事看不见。」

  夏箫的语气让林灵觉得愧疚,可是又能说什么?你的心……只会让我为难。林灵沉默了一下继续问,「你父皇真的想把皇位传给你?」

  「我不知道。或许他想,那样的话这些年我一定让他很失望;或许他根本不想,他做这一切只不过是想找个箭靶而已。他大概不喜欢夏颖,嫌他个性阴沉狠毒,而且就像你说的,还很变态。」

  「夏箫,你说的这些宫里的事情我都很不喜欢。」

  「以前我也不喜欢,总想置身事外。可我现在不这么想了,我不能连想保护的人都保护不了。」

  「你是想和夏颖抢皇位吗?」

  夏箫看着她,「那我的灵儿想当皇后吗?」

  林灵皱眉,「我认真问你的。」

  「我不知道。可能也不是非走到这一步不可,但这世上不管哪条路都是走的越远选择就越少,也有可能到最后事情就变得没有其他选择了。」夏箫的表情深沉,林灵越和他相处的久越知道他根本不是表面上那个嬉皮笑脸的样子。

  林灵字斟句酌的缓缓开口道,「其实,事情也可以不那么复杂,你的人生就按你自己的心意去过。我在夏颖眼里只是个小角色,我离开以后,关于我的事情,就此结束吧。我真的不想让你替我报仇,我也不想和你说的这些事情有任何牵扯,我只想安安静静过完这几个月,然后离开。」

  夏箫捏着林灵的下巴抬起她的头,「林灵,到现在你还是想离开我?」
  林灵的眼中一片清澈,一字一句的敲到夏箫心里,「我从来没想过留在你身边。」

  「所以发生过的一切都不算什么?」

  「不算什么。」

  「你对我也从来没有一点动心?」

  「……没有。」

  「夏箫,你答应过我,如果一年以后我想离开,你不拦着我。我在你身边真的不开心,我知道你对我好。你放过我吧。」

  一阵风吹过来,林灵乌黑的发丝随风轻轻飘散,抚在她眉目清秀的小脸上,脸上的表情看在夏箫眼里却是那么残忍。

  夏箫放下林灵的下巴,一言不发的走了。

              

  石桌上有一片刚被风吹下来的叶子。林灵拿起那片树叶,伸开五指对着比了比,比她的手掌还大呢,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夏箫的手掌大。林灵嘴角掠过一丝苦笑,从来没有一点动心吗?夏箫,我怎么能动心?对于未来,我已经做不到像过去那样盲目乐观了,再对你动心简直就是万劫不复。以前我总告诉自己是你强迫我,我并没有错,就算………在床上被你弄的那样意乱情迷,到了第二天我还是跟自己说不管怎么样都是你强迫我,这些事又不是我的选择。可是,当我和李逸扬只有一帘之隔的时候,我怕死了,心虚的要命。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一个人可以骗过别人,可以骗过自己,可是却骗不了心的。当时我的心是那样的恐惧,我就知道,一切是真的回不去了。我没有办法像曾经想的那样理直气壮的对老大说是你强迫我。我以前到底为什么会坚信老大一定不在意呢?怎么会不在意?如果他这一年和崔语欢日日缠绵在一起,不管他对我作何解释,就算他说他不和崔语欢在一起就会死掉,我都不会接受。我以前怎么就能把一切想的那么理所当然?我现在,大概已经不是老大喜欢的那个林灵了,从身到心,都不是了。林灵想到伤心处,忍不住又抽噎起来。

  夏箫的声音响了起来,「外面风大,回去吧。」

  林灵抬头,见夏箫站在不远处。他不是走了吗?林灵有些尴尬的拭去眼角的泪痕,「好,回去吧。」

              第43章抱抱

  林灵又作噩梦了,虽然她觉得那件事自己已经可以忘记了,但夜里就是常常做噩梦。

  夏箫拍醒林灵,擦了擦她额头细细的汗珠,「又做梦了?」

  林灵抱住夏箫的脖子,整个脸埋在夏箫的颈窝里,不说话。

  夏箫把林灵搂进怀里,一下一下拍她的背。

  两人静默的相拥了一会儿,夏箫轻声问,「又梦见什么了?」

  「嗯……梦见夏箫变成了一只猪,被人放在供桌上祭神。」

  夏箫两指在她后脑上弹了一下,「臭丫头,耍我是吧?」夏箫知道林灵不想总让他担心,可也用不这么说话消遣他吧?

  林灵在他脖颈处咯咯的笑,吹气如兰。

  夏箫不由动了邪念,都两个月了,那些伤也早好了,应该……可以了吧。夏箫这么想着,之前在林灵后背轻拍的手就慢慢变成了抚摸。

  林灵倒无知无觉,脑袋靠在夏箫结实的臂膀上,整个人蜷在他怀里呼吸渐渐平稳下来。

  「灵儿?」

  「嗯?」

  「你要睡了?」

  「嗯。」

  「可是我被你吵醒了,睡不着。」

  「那要怎么样啊,要我给你讲个故事哄你睡吗?」

  「不要,你让我吃两口好不好?」夏箫说着就掀起林灵的中衣,一口咬在她纤细柔软的腰肢上。

  「啊!夏箫,你别……」他居然用舌头在他咬住的地方轻轻地舔,一看就是不安好心。

                

         青梅竹马有尽时第43章抱抱(H)

  林灵又作噩梦了,虽然她觉得那件事自己已经可以忘记了,但夜里就是常常做噩梦。

  夏箫拍醒林灵,擦了擦她额头细细的汗珠,「又做梦了?」

  林灵抱住夏箫的脖子,整个脸埋在夏箫的颈窝里,不说话。

  夏箫把林灵搂进怀里,一下一下拍她的背。

  两人静默的相拥了一会儿,夏箫轻声问,「又梦见什麽了?」

  「嗯……梦见夏箫变成了一只猪,被人放在供桌上祭神。」

  夏箫两指在她後脑上弹了一下,「臭丫头,耍我是吧?」夏箫知道林灵不想总让他担心,可也用不这麽说话消遣他吧?

  林灵在他脖颈处咯咯的笑,吹气如兰。

  夏箫不由动了邪念,都两个月了,那些伤也早好了,应该……可以了吧。夏箫这麽想著,之前在林灵後背轻拍的手就慢慢变成了抚摸。

  林灵倒无知无觉,脑袋靠在夏箫结实的臂膀上,整个人蜷在他怀里呼吸渐渐平稳下来。

  「灵儿?」

  「嗯?」

  「你要睡了?」

  「嗯。」

  「可是我被你吵醒了,睡不著。」

  「那要怎麽样啊,要我给你讲个故事哄你睡吗?」

  「不要,你让我吃两口好不好?」夏箫说著就掀起林灵的中衣,一口咬在她纤细柔软的腰肢上。

  「啊!夏箫,你别……」他居然用舌头在他咬住的地方轻轻地舔,一看就是不安好心。

  夏箫把林灵的中衣往上一直推到肩膀处,一手制住林灵乱动的双手,一手钻到她後背把肚兜的带子解开,笑著露出雪白尖利的牙齿咬住系在她脖子上的肚兜带,一点点挑起肚兜让那两只粉嫩可口的小桃子显露出来。水红色的肚兜落在床上,夏箫低头一口含住大半个雪桃,含含糊糊的说,「小宝贝儿,这麽长时间没给哥哥吃,想不想哥哥?」

  林灵红著小脸,「夏箫,你……你……我要睡觉。我刚刚都做噩梦了,你还欺负我。」

  夏箫吸奶一般用力吸咬著林灵的小乳头,头都不抬的答道,「你就当现在是做梦好了。」

  夏箫无赖起来,林灵又有什麽办法,只能由著他把两个椒乳吃的一片水色。
  夏箫的舌尖顺著林灵的胸线一寸寸向下品尝她嫩滑可口的肌肤,来到圆润的肚脐处还伸进去探刺了两下。

  林灵扭著身子说,「夏箫,这样亲好痒。」

  夏箫嘴角含笑的继续往下,一边亲一边扒下林灵的亵裤。夏箫的头已经到了林灵两腿之间,看看阴唇上的凄凄芳草似乎不够整齐,夏箫伸出舌头把那柔软的毛发舔的水亮顺滑。

  林灵低头去看,实在觉得太过色情,伸脚踹在夏箫的小腹上。

  夏箫抓住林灵的腿,从膝盖处折起来支在床上,不满的看她,「宝贝儿,乱踹什麽,踹到你二哥哥怎麽办?」夏箫说著把林灵的另外一条腿也从膝盖处折起来,大大的分开,芬芳诱人的小花穴这才露了出来。

  大腿被打开的瞬间,某些极度恶劣的回忆瞬间鲜活了起来,那蛇一样凶狠的皮鞭,花穴上刺骨的疼痛,林灵整个身体僵硬了起来。

  夏箫抬头,「怎麽了?」

  林灵一脸惊恐,可怜的像个孤苦无依的小孩子。

  夏箫心中又疼又酸,克制著情绪柔声安慰道,「宝贝儿,你别怕,你知道我不会伤害你的,是不是?」

  「夏箫,我………」

  「宝贝儿,你闭上眼睛。我保证不会难过,不会痛,不会让你想起不愉快的事情。灵儿,把眼睛闭上,我的宝贝。」

  夏箫的眼神坚定而温柔,林灵催眠般的就这样闭上了双眼。

  因为眼睛看不到,身下触感就变得更为清晰,夏箫温热的舌头舔上了她的小花瓣,是那种温柔、细腻又热情的舔吻,粗糙的舌苔划过柔嫩的花瓣,林灵的花穴在他高超的技巧下逐渐盛开,颜色更加红润,蜜液点点渗出。夏箫含住林灵的一片阴唇无限温柔的慰藉起来,然後用他灵巧的舌膜拜一般认真舔吻过花穴的每一处肌肤,一边吻一边呢喃著说,「我的宝贝,你是我的,每一分每一毫都是我的,每一声呻吟每一个颤抖每一滴露水都是我的,你就是我的。」

  林灵忐忑不安的心情竟奇异的渐渐偎贴了下来。

  终於,林灵难耐的低低呻吟起来。夏箫起身脱掉衣服,精壮的身体覆在林灵莹白的胴体上。

  夏箫两臂支在林灵脸侧,俯视著身下玫瑰般娇豔的小女人,「灵儿,看著我。」
  林灵娇喘微微的看著他。

  夏箫缓缓刺进去,看著她呻吟著被他一点点撑开,花穴里的嫩肉一寸一寸的紧裹上来。

  林灵在夏箫墨色的瞳孔里看到一个动情的女人,神情依赖而渴望。这个男人,在通过她的身体一点点进入她的心。可她没有别的办法,这样柔弱的被打开然後进到最深处,她已经连象征性的抵抗都丢掉了。

  夏箫开始动了,初时还算温柔,渐渐就粗野起来。没办法,禁欲两个月,他的灵儿又是这样乖巧的躺在身下,这样的娇羞可人。

  夏箫怒吼一声,把林灵双腿按在胸前,让她缩成小小的一团,任他揉捏。夏箫重重的进出,次次凿在她的花心上,重的仿佛要在上面刻下自己的印记一般。
  林灵的花液大股大股的涌出来,整个床上都弥漫著一股香甜的气息,林灵喘息著呻吟,「好哥哥,我不行了,啊~ 啊……」

  夏箫恨不得把她揉到自己的骨血里,好叫她永远不会再想著离开。粗大的肉棒在林灵的小穴里蛮横的左冲右撞,小穴里没一处不被他攻占到了,他又霸道的抵著花心转著肉棒研磨,没几下就把林灵送上了天。

  林灵受用的闭上眼睛,紧缩著甬道缠紧夏箫的分身。

  夏箫低头吻她弯弯的睫毛,气息不稳的说,「你夹得哥哥不能动了。」
  林灵睁开眼睛,眼中的光彩迷离而诱人,软软的说,「我就不许你动。」
  夏箫笑,「不动怎麽能给我的小公主带来快乐,嗯?」

  林灵脸儿红红的抱住夏箫的脖子,「就不许你动,我喜欢你在我里面,我能感觉到它上面脉搏的跳动,我知道那是二哥哥的心跳,里面血流的声音我都能听到,你信不信?」

  「小妖精,你说什麽我都信!」夏箫起身狠狠按住林灵被压在胸口处的双腿,一点点的抽出来再打桩似的插进去,一下又一下,林灵仰著头嗯嗯啊啊的叫。
  夏箫越插越快,插的两片小花瓣根本来不及合拢,插的飞溅的汁液将夏箫下腹处的毛发都染的一片光亮。

  林灵娇声泣道,「啊,夏箫,不行了,太快了,我要死了,要被插坏了啊~嗯~ ,夏箫,哥哥,啊……」

  林灵再次被推上了快乐的顶峰,颤抖著将大股大股温热的花蜜泻在夏箫的肉棒上。

  夏箫微微扭曲著俊颜一眨不眨的盯住高潮中的林灵,速度越来越快,「灵儿,说你爱我!」

  「我…………爱你,爱你啊……」

  夏箫顶著林灵的花心一泻如注。?

  林灵舒展开一直被压在胸前的两腿缠到夏箫腰上,双手抱著夏箫的脖子,整个人无尾熊似的挂在夏箫身上,还用她那比豆腐还嫩的娇乳甜甜蜜蜜的去蹭夏箫光滑的胸膛。

  夏箫舒服的直叹息,「小坏蛋,你蹭什麽?」

  「觉得舒服啊,嗯~ 夏箫哥哥。」

  夏箫最喜欢这只小猫吃饱喝足後的样子,什麽甜言蜜语都说得出口,清醒的时候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身下压著这样一副水盈盈的身子,夏箫留在林灵体内的硕大没一会儿就硬了起来。

  林灵不依的摇著小屁股,「啊~ 谁许你又来,一点都不体谅我。」

  夏箫哼道,「我是个正常男人,被个热情的女人一丝不挂的抱著,小穴还没完没了的吸啊吸的,不硬才是有问题。」

  林灵不高兴的嘟起嘴,「夏箫,你是坏蛋,你就想做完了以後就不理我。我抱你一下,你都嫌我烦,我以後再也不抱你了!」

  夏箫听这话还了得,忙哄道,「好,好,抱,随便抱,抱一晚上都行,这可是我三生有幸修来的。」

  「那你不许硬~ 」

  「……好。」

  「骗人,你现在就是硬的。」

  「那是……错觉。」

  林灵的小蜜穴狠狠夹住夏箫的命根子,「二哥哥,你明明就是硬的,怎麽睁著眼睛能说瞎话呢~ 嗯?二哥哥?」

  夏箫两手抓起林灵的脚腕把她缠在他腰上的腿用力弯著向下压去,结实紧致的臀部大力顶弄起来,「你个小骚货,我就不该体谅你!」

  林灵尖叫,「夏箫,我不理你了,啊~ 嗯~ 」

  夏箫一脸坏笑,「不理就不理,反正我能操你就行。」

  林灵又叫又骂,不过她说来说去也就那几句大坏蛋大色狼我讨厌你我不理你,被夏箫玩弄几下还不是得搂著他叫好哥哥。夏箫心知肚明,根本不理她,自己且由著性子操弄。

  一室春情,直到天明。

            第44章小木屋(上)

  进到冬至,天气越发冷了。夏箫宫殿里的炉火整日烧的旺旺的,林灵还经常手脚冰凉,睡觉总喜欢蜷在夏箫怀里。夏箫说要教她习武,一来强身健体,二来真有什么危险她自己也能应付些。林灵以前跟着李逸扬他们学武时根本就是凑热闹,一点不肯用心,现如今吃过亏了才知道有一技傍身终是好的,也就答应了夏箫。

  无奈林灵的武学资质实在是比平庸还要差一些,夏箫教了她几天就连呼她是笨蛋。在顾伯那里林灵早被骂惯了,也不当回事,只说你不爱教就算了。夏箫思来想去最后只得命匠人给她制作了一裢搭的柳叶飞镖,状似柳叶,薄如纸片,林灵掂在手里直说漂亮。夏箫说你也只能练这种暗器了,不许偷懒。林灵倒也听话,日日练习。到了夜间两人自是缱绻不尽,自从林灵在青园告诉夏箫她一年后一定要离开这里绝不再和他有什么纠缠以后,夏箫也再不提让她留在身边的事。林灵记得夏颖告诉过她夏箫既不会娶她也不能纳她为妾,现在见夏箫这样也只当他终于默认了自己的态度。两人在鱼水之欢上倒是越发水**融,一来是林灵被夏箫调弄的渐渐惯了此事;二来是林灵每每想到一年之期将近心中就百感交集,很多事也就由着夏箫。

  进了十二月,连下了几场大雪,皇宫里一片银装素裹。林灵正望着外面屋檐上的积雪想着心事,却见夏箫白袍白帽,脚蹬白毛皮靴的捧着两副雪行鞋走了进来。

  林灵扑哧一笑,「你知不知道你这一身行头很好笑?」

  夏箫道,「你七哥相貌英俊,一身白衣刚好是风流飘逸。」

  林灵笑的俯在桌子上,「夏箫,要是比脸皮厚,谁也比不过你。」

  「快换衣服,我们出去玩。」

  林灵想起她刚进宫时这男人在雪地里欺负她,下巴都叫他捏掉了,现在想想真又是好笑又是好气,摇头道,「我不去。」

  「干吗不去,好玩着呢,上一次你又没玩成。」

  林灵瞪他,「你还好意思提上一次。」

  夏箫笑道,「小丫头这么记仇。」

  「那怎么忘得了。」

  「我对你好你就不记得?」

  「说到底总归是你欺负我在先,就算你对我再好,道理也还是这样。」
  林灵虽是这么说,终究拗不过夏箫,被他抱起来坐上马车往皇宫后面的太经山去了。

              

  这一次两人玩的十分尽兴。

  林灵的小脸蛋被冻的红扑扑的,兴高采乐的一遍遍的从山坡上往下滑。两人越走越远,前面山坡的坡度也越来越大,有些太陡的山坡夏箫不让林灵滑,说这么陡不安全,林灵却非要去,她技术又不熟练,自然是摔倒。夏箫过去给她拍掉满身满脸的雪,这傻丫头还坐在那里咯咯的笑。夏箫把林灵按到雪地里亲她凉冰冰的小鼻子和脸颊,林灵尖叫着捶打夏箫结实的后背。两人在雪地里一通胡闹,不小心就从雪坡上抱着滚了下来。

  滚下来的时候夏箫仔细的把林灵护在怀里,林灵却毫不在意,还在笑,「这样好好玩。」

  夏箫见她如雪中精灵般的娇俏可爱,忍不住抱在怀里又是一顿猛亲。

  等两人闹乏了,林灵才发现天都黑了,忙止住夏箫伸进她领口乱摸的大手,「天都黑了,我们这都走出多远了?快回去吧。」

  夏箫隔着肚兜揉捏林灵软软的娇乳,「这才想起来天黑了?这么黑怎么回的去。」

  「那怎么办?」

  「前面有个小木屋,今天晚上我本来也没打算回去。」

              

  夏箫搂着林灵走了没多远,前面果然有间不大的木屋。

  两人进了屋,夏箫拿起放在桌上的打火石点燃蜡烛,又点着壁炉里的干柴,火焰把木柴烧得劈啪作响,小屋里渐渐暖和了起来。

  夏箫走过来脱林灵身上的衣服,林灵捉住夏箫的手,「你干吗?」

  「刚才衣服里都进了雪,这么穿着要生病的,把衣服脱了,这屋里不冷。」
  林灵被夏箫脱得只剩肚兜和亵裤,盘腿坐在披着一张老虎皮的大躺椅里。
  夏箫也脱了自己的衣服,又把两人的衣物架到壁炉边烘烤。

  夏箫见林灵小小的身子坐在大大的兽皮椅子里面,衬得肌肤白皙,如花似玉,不由得微笑着弯腰从壁橱里拿出一瓶酒,走过来和林灵一起坐在虎皮躺椅上。
  夏箫拔开酒塞,仰头喝了一大口,又递给林灵,「喝点酒活活血,山里晚上很冷。」

  林灵也捧着酒壶喝了一口,四处打量这屋子,虽然没有宫里的屋舍精致,但也干净整洁,显然是有人打扫的,问道,「这屋子是谁的?」

  夏箫说,「谁的也不是。再往前走就是很深的林子,可以进去里面打猎。所以这边建了几间木屋预备着给我们过夜用的。」

  两人坐在虎皮椅子上你一口我一口的喝着酒,能听见外面呼号的风声。
  酒到微醺,林灵的小脸红了起来。

  夏箫把她搂进怀里,胳膊架过她窄窄的肩膀,大掌伸进肚兜里用粗糙的拇指指肚摩挲她柔嫩的小**. 林灵有些痒,笑着扭着身子躲。

  夏箫兽性已起,几下把林灵扒光了压在虎皮躺椅里,光洁幼滑的女体躺在条纹纵横的虎皮上,十分诱惑。

  夏箫只着一条裤子的身体靠过来,林灵笑道,「夏箫,你醉了。」

  这么点酒对夏箫当然不算什么,「那你醉了吗?」

  「我才没醉,只是头上有些晕。」

  「这样就正好。」

                

       青梅竹马有尽时第44章小木屋(上)(H)

  进到冬至,天气越发冷了。夏箫宫殿里的炉火整日烧的旺旺的,林灵还经常手脚冰凉,睡觉总喜欢蜷在夏箫怀里。夏箫说要教她习武,一来强身健体,二来真有什麽危险她自己也能应付些。林灵以前跟著李逸扬他们学武时根本就是凑热闹,一点不肯用心,现如今吃过亏了才知道有一技傍身终是好的,也就答应了夏箫。

  无奈林灵的武学资质实在是比平庸还要差一些,夏箫教了她几天就连呼她是笨蛋。在顾伯那里林灵早被骂惯了,也不当回事,只说你不爱教就算了。夏箫思来想去最後只得命匠人给她制作了一裢搭的柳叶飞镖,状似柳叶,薄如纸片,林灵掂在手里直说漂亮。夏箫说你也只能练这种暗器了,不许偷懒。林灵倒也听话,日日练习。到了夜间两人自是缱绻不尽,自从林灵在青园告诉夏箫她一年後一定要离开这里绝不再和他有什麽纠缠以後,夏箫也再不提让她留在身边的事。林灵记得夏颖告诉过她夏箫既不会娶她也不能纳她为妾,现在见夏箫这样也只当他终於默认了自己的态度。两人在鱼水之欢上倒是越发水乳交融,一来是林灵被夏箫调弄的渐渐惯了此事;二来是林灵每每想到一年之期将近心中就百感交集,很多事也就由著夏箫。

  进了十二月,连下了几场大雪,皇宫里一片银装素裹。林灵正望著外面屋檐上的积雪想著心事,却见夏箫白袍白帽,脚蹬白毛皮靴的捧著两副雪行鞋走了进来。

  林灵扑哧一笑,「你知不知道你这一身行头很好笑?」

  夏箫道,「你七哥相貌英俊,一身白衣刚好是风流飘逸。」

  林灵笑的俯在桌子上,「夏箫,要是比脸皮厚,谁也比不过你。」

  「快换衣服,我们出去玩。」

  林灵想起她刚进宫时这男人在雪地里欺负她,下巴都叫他捏掉了,现在想想真又是好笑又是好气,摇头道,「我不去。」

  「干吗不去,好玩著呢,上一次你又没玩成。」

  林灵瞪他,「你还好意思提上一次。」

  夏箫笑道,「小丫头这麽记仇。」

  「那怎麽忘得了。」

  「我对你好你就不记得?」

  「说到底总归是你欺负我在先,就算你对我再好,道理也还是这样。」
  林灵虽是这麽说,终究拗不过夏箫,被他抱起来坐上马车往皇宫後面的太经山去了。?

  这一次两人玩的十分尽兴。

  林灵的小脸蛋被冻的红扑扑的,兴高采乐的一遍遍的从山坡上往下滑。两人越走越远,前面山坡的坡度也越来越大,有些太陡的山坡夏箫不让林灵滑,说这麽陡不安全,林灵却非要去,她技术又不熟练,自然是摔倒。夏箫过去给她拍掉满身满脸的雪,这傻丫头还坐在那里咯咯的笑。夏箫把林灵按到雪地里亲她凉冰冰的小鼻子和脸颊,林灵尖叫著捶打夏箫结实的後背。两人在雪地里一通胡闹,不小心就从雪坡上抱著滚了下来。

  滚下来的时候夏箫仔细的把林灵护在怀里,林灵却毫不在意,还在笑,「这样好好玩。」

  夏箫见她如雪中精灵般的娇俏可爱,忍不住抱在怀里又是一顿猛亲。

  等两人闹乏了,林灵才发现天都黑了,忙止住夏箫伸进她领口乱摸的大手,「天都黑了,我们这都走出多远了?快回去吧。」

  夏箫隔著肚兜揉捏林灵软软的娇乳,「这才想起来天黑了?这麽黑怎麽回的去。」

  「那怎麽办?」

  「前面有个小木屋,今天晚上我本来也没打算回去。」?

  夏箫搂著林灵走了没多远,前面果然有间不大的木屋。

  两人进了屋,夏箫拿起放在桌上的打火石点燃蜡烛,又点著壁炉里的干柴,火焰把木柴烧得劈啪作响,小屋里渐渐暖和了起来。

  夏箫走过来脱林灵身上的衣服,林灵捉住夏箫的手,「你干吗?」

  「刚才衣服里都进了雪,这麽穿著要生病的,把衣服脱了,这屋里不冷。」
  林灵被夏箫脱得只剩肚兜和亵裤,盘腿坐在披著一张老虎皮的大躺椅里。
  夏箫也脱了自己的衣服,又把两人的衣物架到壁炉边烘烤。

  夏箫见林灵小小的身子坐在大大的兽皮椅子里面,衬得肌肤白皙,如花似玉,不由得微笑著弯腰从壁橱里拿出一瓶酒,走过来和林灵一起坐在虎皮躺椅上。
  夏箫拔开酒塞,仰头喝了一大口,又递给林灵,「喝点酒活活血,山里晚上很冷。」

  林灵也捧著酒壶喝了一口,四处打量这屋子,虽然没有宫里的屋舍精致,但也干净整洁,显然是有人打扫的,问道,「这屋子是谁的?」

  夏箫说,「谁的也不是。再往前走就是很深的林子,可以进去里面打猎。所以这边建了几间木屋预备著给我们过夜用的。」

  两人坐在虎皮椅子上你一口我一口的喝著酒,能听见外面呼号的风声。
  酒到微醺,林灵的小脸红了起来。

  夏箫把她搂进怀里,胳膊架过她窄窄的肩膀,大掌伸进肚兜里用粗糙的麽指指肚摩挲她柔嫩的小乳尖。

  林灵有些痒,笑著扭著身子躲。

  夏箫兽性已起,几下把林灵扒光了压在虎皮躺椅里,光洁幼滑的女体躺在条纹纵横的虎皮上,十分诱惑。

  夏箫只著一条裤子的身体靠过来,林灵笑道,「夏箫,你醉了。」

  这麽点酒对夏箫当然不算什麽,「那你醉了吗?」

  「我才没醉,只是头上有些晕。」

  「这样就正好。」

  夏箫俯下身子吻她。良久才结束这个酒气芬芳的深吻,林灵被吻的缺氧,抚著胸口急急的喘息。夏箫将她两腿掰开到椅子的扶手上,露出漂亮的小花穴。
  夏箫一指按在林灵的阴蒂上打圈揉捏,声音低沈悦耳,「宝贝儿,你很喜欢我弄你这里。」

  林灵把嫣红的小脸贴在光滑温暖的虎皮上,不肯理他。

  夏箫有技巧的按压著,林灵不一会儿就情动了起来,夏箫见那颗顶端的小肉珠已然挺立了起来,伸出两指用力的在小红豆上弹了一下。

  林灵把小脸从虎皮上抬起来,含羞带嗔的瞅著他。

  夏箫拿起桌上的酒瓶,晃了晃,大概还有半瓶。他抚摸著瓶颈细长的青瓷酒瓶,嘴角含笑的伸出两根手指插进小穴,里面的嫩肉立马绞上来,热乎乎的缠著他的手指。

  夏箫轻声道,「小骚货,两根手指而已,就骚成这样。」

  夏箫的淫言荡语林灵虽是听惯了的,面子上终觉不好,小嘴一嘟,搁在一边扶手上的玉腿就要并起来。夏箫把手指从林灵的小穴里抽出来,满手湿滑的按住林灵的大腿,另外一手拿著青瓷酒瓶突然插进了小穴里。

  林灵哎呀一声坐起来,冰凉细长的酒瓶捅进甬道里,里面的酒液汩汩的流进了蜜穴。啊~ 流到里面去了呀,好冰,林灵抑制不住的收缩著穴肉紧紧夹住瓶颈,又被进到子宫里的酒液冰的浑身直颤。眼圈立马红了,「夏箫,你……你……」
  夏箫手拿酒瓶,坏笑的看著林灵含著酒瓶颈的花穴口,「我怎麽了?」
  「你欺负我。」

  「你不就喜欢我欺负你吗?」夏箫说著稍微抽出来一点酒瓶又用力捅进去,他的宝贝的小嫩穴怎麽含著个酒瓶都能这麽性感?

  林灵尖叫一声,又有更多的酒液流进去了,「夏箫,你不可以!」

  「为什麽不可以?这可是世上最香最甜的酒。丫头你乖乖的,等会儿也给你喝。」

  林灵挫败的躺倒在虎皮椅子上。夏箫拿著酒瓶一进一出的抽插著,里面的酒液混著林灵的花液顺著穴口流出来,打湿了下面的虎皮垫子。

  林灵扭著身子,「啊~ 夏箫,凉吗,嗯~ 不要。」

  夏箫见她小屁股不乖的乱动,老实不客气的在她的俏臀上重重拍了一掌,「别乱动!怕凉就多给你七爷流点水出来。等哥哥我把香穴酒酿造成功以後,就给你热乎乎的大肉棒吃。」

  林灵听他说得不堪,不依的扭股糖似的在虎皮躺椅上拧著身子不配合。
  夏箫见她白的耀眼的胴体在虎皮上波浪似的起伏,身下的昂扬受不住的把头抬得老高,浑身的血都往下体冲。

  夏箫低咒一声,凭著记忆将瓶口猛地撞向林灵花穴内的敏感点上。

  林灵嗯了一声蜷缩起脚趾,夏箫对著那一点狠狠捣弄起来。冰凉的酒液带著力道一下下的冲上去,然後滑出瓶口流到花穴深处,林灵受不住的叫起来,「啊~ 好哥哥,不要啊,好麻,嗯,啊……」

  夏箫不理她,瓶口又凉又硬的抵著那块嫩肉研磨剜转,林灵只觉子宫里满满的酒液涨的发酸,感觉像是憋不住要小解一样,冰凉的瓶口在她的敏感点上越戳越快,几乎要把那里戳烂。林灵再也受不住,尖叫著泄了出来。酒液伴著花蜜从嫩红的花穴口细流一般涌了出来。林灵整个人瘫在躺椅上,呻吟抽泣。

  夏箫见酒液流了出来,就不再折磨那块嫩肉,放正了瓶子,一下一下的插著,让大部分香液都流回到酒瓶里。林灵腿间的那块虎皮早就湿的一塌糊涂,醇厚的酒香和甜腻淫靡的花液香气纠结在一起,闻的夏箫心痒难耐。

  夏箫手里的酒瓶戳的很深,林灵呜呜的哭著,花蜜抑制不住的越流越多。
  夏箫掂了掂手里酒瓶的分量,终於仁慈的把酒瓶抽出来,俯在林灵软腻如羊脂的胴体上,仰头大大的喝了一口温热的酒液,掰过林灵的头喂了进去。

  醇香淫靡的液体在交缠的唇舌中流动,两人都喝下不少,喘息著分开双唇,唇间拉出暧昧的银线,银线中央结出一颗晶莹的水珠,颤颤的落在林灵嫣红挺立的小乳尖上。

  夏箫低头把那滴混合著两人唾液和林灵花液的酒水吸进嘴里,林灵难耐把线条优美的小胸脯高高挺起往夏箫嘴里送。

  夏箫在那硬起来的小乳尖上咬了一口,林灵呻吟著抱住夏箫的头。

  夏箫含著林灵香软的乳肉含糊的问,「宝贝儿,抱著我是我头干吗,不许我起来了?」

  林灵娇吟道,「好哥哥,你………啊………你用力含住我呀,嗯……」
            第45章小木屋(下)

                

  臭丫头,终于爽到了?还要离开我?!说,你离不离开?「

  林灵泪如雨下,抽噎着说,「我不离开,不离开!」

  夏箫身下一停,双手在林灵肩头捏出深深地红印,「林灵,你再说一次!」
  林灵抬起头,泪眼迷蒙的看着夏箫,「我说不离开,永远都不离开你。」
  夏箫的神色吓人的一字一句的说,「林灵,是你说不离开我。如果你还是要离开,我会杀了你!」说着一口咬住林灵肩头,身下重重耸动起来。

  夏箫这一口咬的有些狠,林灵像被野兽咬住颈项的小动物一般哀鸣着扬起头,可是,又有哪只小动物会像她一样这么享受死亡的快感?

  事毕。林灵侧躺在床上,夏箫用胳膊支着脑袋靠在她身后,大掌轻抚林灵肩膀上深到渗血的牙印。

  林灵肩头一颤。

  夏箫连忙把手拿下去,搂住她的腰,手指在她圆润的肚脐上无意义的画着圈圈,「宝贝儿,咬痛你了?」

  看到林灵白玉无瑕的肩膀上有个牙印夏箫真是有些心疼,可又一直想在她身上留个印记,究竟明天回去是上药还是不上药?真是纠结。

  林灵皱眉,「你怎么跟野兽似的。」

  夏箫哈哈大笑,「那你不也是个小野兽,看把我后背挠的,肯定全是红道。」
  「那你是因为生气我挠你所以这么重的咬我?我要睡觉了,你别动我。」林灵拍开夏箫在她肚脐上画圈的手。林灵的心情糟糕而沮丧,她居然会答应他不离开,而且那一刻,她是真的不想离开。事情变成这样,她不只是愧对李逸扬,她也愧对自己做人的原则。

  夏箫笑着转向林灵娇俏可爱的胸部继续揉捏,「宝贝儿,别生气,下次我给你咬,好不好?我知道你不喜欢宫里,知道你想家,再有十几天你就能回去了。你想和你的朋友在一起,我就经常出宫陪你。你愿意的话就去七皇子府住,不愿意就住在家里,想我了就来找我,或者我去找你也行,好不好?」

  林灵一把拽开夏箫在她胸口揉捏的大掌,冷冷说道,「出宫以后,我回我家,你我再不相干!」林灵说完这话,立刻感到身后冰冷的寒意。她咬了咬嘴唇,一动不动。

  夏箫一把拽起林灵,脸若寒冰,「林灵,刚才你答应了我不离开。」

  林灵梗着脖子,「我忘了。」

  夏箫怒极反笑,「你忘了!你忘了!林灵,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口口声声爱着你的扬哥哥,看看你在床上发浪发贱的样子,真该让你的扬哥哥好好见识一下!被我操爽了就像条小母狗一样撅着屁股什么都肯干,下了床就装的三贞九烈。贱女人我见得多了,你这个贱法倒是独一份。成天说什么爱不爱的,你爱李逸扬怎么可能在床上被我玩的要死要活,真让人恶心!你这种女人当婊子男人都会嫌弃,我夏箫他妈的对你再没兴趣了!」

  林灵早被夏箫骂的红了眼眶,这会儿只呆呆的坐着,什么话也说不出。
  夏箫拿了衣服下床,怒气冲冲的一边往门口走一边穿衣服,然后重重踹开门,扬长而去。

  凛冽的寒风一下灌进了刚才还一室春情的小木屋,林灵瑟缩的抱住自己,刺骨心寒。

        青梅竹马有尽时第45章小木屋(下H)

  夏箫低低的笑,张嘴含住林灵大半个乳房,尖利的牙齿野兽一样啃著林灵娇嫩的乳肉,白腻的小乳上满是红痕,夏箫的大舌头来回拨弄著充血发红的小乳头,一只大掌攥住另一只椒乳,毫不怜惜的变著形状挤压,林灵又痛又舒服,双手指甲用力抓著夏箫肌肉虬结的肩膀,难耐的划出道道红痕。

  夏箫偏又在这个时候下身重重顶了进去,林灵只觉身体像被利刃劈开一般,尖叫著抱紧夏箫的脑袋,小穴热情如火的吸允起来。

  夏箫挣开她的胳膊抬起头,两手撑在林灵脸侧,下身浅浅抽出再重重顶进。林灵随著他进出的动作一下一下的急促喘息著,在泪眼朦胧中看著夏箫英俊深邃的脸庞曲线,只觉如天神一般,颤抖著伸出手抚摸上去。

  夏箫吻她在他脸上摸索的手指,又低下头舔她脸上的泪痕,低喃著问,「小丫头,又爱哭又爱夹人,这都是我给你养成的坏毛病?」

  林灵搂著夏箫的脖子侧过脸在他的脸颊脖颈处没有章法的乱吻,呼吸急促的像小动物一般,凑在他耳畔喘息著说,「好哥哥,深一点呀。」

  夏箫持著身下利器一点点划开林灵的身体,推到最里面,硕大的龟头抵住林灵的花心紧贴著热热的摩擦。林灵的手指无意识的抠著夏箫肩膀上硬硬的肌肉,呜咽著呻吟。

  夏箫在林灵的花心上轻轻的撞,甬道紧滑腻人,温度热的几乎要把他化掉,花心如婴儿吸奶般吸允著他的马眼。夏箫兽性渐重,撞的越来越用力,那细嫩的小花蕊几乎把守不住娇弱的子宫。夏箫使著蛮力往里撞,龟头一下下的陷到小花蕊中。

  林灵身体最深处又痛又麻,这才觉得不妥,颤抖著叫,「夏箫,不要啊。」
  夏箫恍若未闻,眼睛猩红,身下的力道一点不减。林灵只好两腿紧紧盘上夏箫劲瘦的腰,双手搭在他肩上,双手捧著夏箫的脸,可怜兮兮的说,「好哥哥,我痛,这麽捅会坏的呀。」

  夏箫这才神志清明些,深吸了口气紧紧握著林灵的细腰从被他强力捅开的花蕊里退了出来。

  林灵瘫倒在虎皮椅上,双手还是搂著夏箫的脖子,「好哥哥,你刚才好吓人。」
  夏箫见林灵满头是汗,也不知是疼的还是吓的,心中懊悔太过莽撞,动作温柔了下来,在甬道里安抚似的小幅抽送著。

  林灵光滑的小腿轻轻摩挲著夏箫的後背,水蒙蒙的大眼睛娇媚又清纯,透著崇拜又信赖的光含情默默的瞅著夏箫。夏箫被她看的情动,伸出两根手指撬开她细细的牙齿伸进去和龙茎一个频率抽插著,吸著气说,「小妖精!你就恨不得把我的魂勾出来。真把我撩起来了,你又怕。你说你这丫头是不是太坏?嗯?」
  林灵小脸绯红,小舌头鱼儿一般在他指间溜来溜去。夏箫只觉自己的战枪虽已施展了半天,反倒越来越粗壮,丝毫不见想要泄气的意思,就只想满满的占著她、重重的插著她,恨不得把她整个吞到肚子里才算痛快。

  刚才还想著要温柔些,这会儿动作不自觉又重了起来。林灵今天兴致也是好,又喝了些酒,虽然被瓶子弄得泄了一次身,到底也没舒服到,心里始终猫抓一样,刚才还觉得害怕,这一会儿却又抛在脑後,两腿热情的缠著夏箫的腰,小穴紧驰有度的咬著夏箫的阳具,热情的摆动著小屁股迎合夏箫的动作。

  林灵虽然每每在床上被夏箫弄的难以自持,却鲜少如此配合。夏箫把沾满林灵口中津液的两指从她小嘴里拿出来,「丫头,今天是怎麽了?」

  林灵只嗯嗯啊啊的喊好哥哥。

  夏箫身下动作不停,脑袋里却转了一圈,开口问道,「小妖精,你是想著快过年了,以後哥哥的肉棒没得给你吃了,你舍不得?」

  林灵两手捂住夏箫的嘴,「夏箫哥哥坏~ 」

  夏箫咬她白嫩的手指,她也不怕,还学著夏箫的样子把手指伸到他嘴里抽插。
  夏箫实在是喜欢,把林灵抱坐起来,两腿架在自己肩膀上,脸对著脸的操她。
  林灵搂著夏箫的脖子,小脸贴上去听著他的脖颈上的脉动声,身下充实的发胀。这个男人,完全主宰了自己的一切感官。

  夏箫狠狠的顶她,在她耳边咬牙切齿的说,「小丫头,这时候乖的什麽样子,下了床就说要走、要离开,说不喜欢我。狠心的丫头,有时候真想把你捅坏了,看你还能去哪!」说著又重重顶了一下花心。

  林灵不知是痛苦还是愉悦的呻吟了一声,不甚清醒的看著夏箫,凑过娇豔的红唇讨好的吻他的嘴。

  夏箫却扶著她的肩膀把她推开,身下一下重似一下的用力摩擦到两人都疼痛的地步。

  林灵只依仗著夏箫两手抓住她肩膀才没有瘫倒,小脑袋软软的歪到一边,一头青丝披的两人身上都是。身下被摩擦的好痛,可是也好舒服……夏箫的速度又快了,林灵只觉下体已然烧了起来,眼睛发热,一滴眼泪落在夏箫结实的胳膊上,身下又是大股的花蜜喷出,高潮来得快意无比,她狠狠缠住夏箫的龙茎,舒服的几欲死去。

  夏箫下死力的狠命操弄,「臭丫头,终於爽到了?还要离开我?!说,你离不离开?」身下重重的一撞,龟头再次插进花心里。

  林灵泪如雨下,抽噎著说,「我不离开,不离开!」

  夏箫身下一停,双手在林灵肩头捏出深深地红印,「林灵,你再说一次!」
  林灵抬起头,泪眼迷蒙的看著夏箫,「我说不离开,永远都不离开你。」
  夏箫的神色吓人的一字一句的说,「林灵,是你说不离开我。如果你还是要离开,我会杀了你!」说著一口咬住林灵肩头,身下重重耸动起来。

  夏箫这一口咬的有些狠,林灵像被野兽咬住颈项的小动物一般哀鸣著扬起头,可是,又有哪只小动物会像她一样这麽享受死亡的快感??

  事毕。林灵侧躺在床上,夏箫用胳膊支著脑袋靠在她身後,大掌轻抚林灵肩膀上深到渗血的牙印。

  林灵肩头一颤。

  夏箫连忙把手拿下去,搂住她的腰,手指在她圆润的肚脐上无意义的画著圈圈,「宝贝儿,咬痛你了?」

  看到林灵白玉无瑕的肩膀上有个牙印夏箫真是有些心疼,可又一直想在她身上留个印记,究竟明天回去是上药还是不上药?真是纠结。

  林灵皱眉,「你怎麽跟野兽似的。」

  夏箫哈哈大笑,「那你不也是个小野兽,看把我後背挠的,肯定全是红道。」
  「那你是因为生气我挠你所以这麽重的咬我?我要睡觉了,你别动我。」林灵拍开夏箫在她肚脐上画圈的手。林灵的心情糟糕而沮丧,她居然会答应他不离开,而且那一刻,她是真的不想离开。事情变成这样,她不只是愧对李逸扬,她也愧对自己做人的原则。

  夏箫笑著转向林灵娇俏可爱的胸部继续揉捏,「宝贝儿,别生气,下次我给你咬,好不好?我知道你不喜欢宫里,知道你想家,再有十几天你就能回去了。你想和你的朋友在一起,我就经常出宫陪你。你愿意的话就去七皇子府住,不愿意就住在家里,想我了就来找我,或者我去找你也行,好不好?」

  林灵一把拽开夏箫在她胸口揉捏的大掌,冷冷说道,「出宫以後,我回我家,你我再不相干!」林灵说完这话,立刻感到身後冰冷的寒意。她咬了咬嘴唇,一动不动。

  夏箫一把拽起林灵,脸若寒冰,「林灵,刚才你答应了我不离开。」

  林灵梗著脖子,「我忘了。」

  夏箫怒极反笑,「你忘了!你忘了!林灵,你算是个什麽东西?!口口声声爱著你的扬哥哥,看看你在床上发浪发贱的样子,真该让你的扬哥哥好好见识一下!被我操爽了就像条小母狗一样撅著屁股什麽都肯干,下了床就装的三贞九烈。贱女人我见得多了,你这个贱法倒是独一份。成天说什麽爱不爱的,你爱李逸扬怎麽可能在床上被我玩的要死要活,真让人恶心!你这种女人当婊子男人都会嫌弃,我夏箫他妈的对你再没兴趣了!」

  林灵早被夏箫骂的红了眼眶,这会儿只呆呆的坐著,什麽话也说不出。
  夏箫拿了衣服下床,怒气冲冲的一边往门口走一边穿衣服,然後重重踹开门,扬长而去。

  凛冽的寒风一下灌进了刚才还一室春情的小木屋,林灵瑟缩的抱住自己,刺骨心寒。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4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