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男人传记】(20)作者:whitesheep12_av天堂网_天天干_夜夜啪_天天操_天天啪_天天射_天天日_天天撸-手机在线av视频

[都市]【男人传记】(20)作者:whitesheep12

时间:17-10-17 04:06:58
字数:84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章。调教进行时,终于听话了,嘿嘿

  翌日清晨,我在朦胧中醒来,突然感觉胯下狼牙棒有一股即将爆发的冲动,定睛一看,原来是小雅压在我的身上正在不停耸动,她那小穴将我的狼牙棒一部分紧紧包裹住,在她剧烈的动作中身体越发热了起来,她身子每一次的下沉都让我异常有感觉,爆发也就近在咫尺了。

  再看看小雅现在的淫荡模样,看来我的一番话对她起了洗脑的作用,在一个人欲望被挑起又憋得忍无可忍之际,那么也就饥不择食了,所以她居然主动对我下手了。

  可恶的女人竟然这么狠心地想榨干我,要不是我大鸡巴粗大哪里吃得消她这观音坐莲地猛攻,此刻我微皱着眉头看着紧闭着眼睛有着疯癫状态的女人,心里一股暖流荡漾开来,这女人居然敢把我当做她的发泄工具,要知道她是张铁牛的发泄工具,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勇气,难道是想通了?女人是不该死死靠着一个男人的,因为等待是饱受煎熬的,这便是催人老的快的原因所在。

  「从来没有现在这样充实过,粗壮有力的大鸡巴,比铁牛还要粗大,还要有力,噢……不行……感觉到了……要高潮了……哇呀呀……」

  「对……对……就是这种感觉……从所未有的体验……一泻千里的感觉……哇呀呀……」

  「啊……啊啊……啊啊啊……精液……出来了……好多……好热……啊……」
  高潮过后,她整个人往身后倒去,身子还在不停颤抖,这时候,我听到了她的笑声。

  她居然笑了,傻子一般地笑了,我起身看着压在我腿上的大胆女人,笑得一脸灿烂,她笑得时候还是很美的,起码比板着一张扑克脸强的多,看得我竟然有些痴了。

  就这样躺在床上被女人搞到射精,我也不能装得若无其事啊,我呻吟了一下:「啊呀……噢……你这女人!好大的胆子!我没操你,你居然敢来压榨我?」
  小雅听到我痛苦的叫声,也就把脸对准了我,看到醒了的我,她笑着说:「对不起,没忍住,昨天在医院看到了那一幕后越想越想要,可你却偏偏不肯给我,憋得我欲火焚身,所以我只能自己动手自己要了,看着那个叫宋雪的女人,我突然有点羡慕她,她既勇敢,又聪明,知道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拼搏,哪怕是出卖肉体的事情!」

  我把身子压在小雅身上,把萎靡的鸡巴从她小穴里拔了出来,用手握住狼牙棒抖了几下,狼牙棒上沾到的精液一点一滴洒落在了她的肚皮上,我用食指和中指两根手指塞进她的小穴,眼神不善道:「小妞!胆子不错,居然敢一声不响对我下手,这下你可把我惹恼火了。」

  小雅抚摸了一下肚子上的精液,低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找个人来发泄一通,而你恰好离我很近……」

  这话你也好意思提,一提我火气就蹭蹭上涨,享用着我的狼牙棒的时候嘴里念叨的还是张铁牛的名字,还真是念念不忘呢,毕竟我和她才处几天?感情最多还是在身体交流阶段,而张铁牛呢,在我之前不知道在她体内射过多少枪了,操逼,特别是把女人给操爽了,那也是可以打下牢靠的感情基础的。

  我猛地身子往前挪了一下,一屁股坐在她的大胸上,用手撩拨了下狼牙棒,把狼牙棒的包皮往里一勒,龟头又亮了出来,充血状态下又迅速地膨胀了起来,我用手控制狼牙棒在她下巴上敲打了几下,无耻道:「既然你知道错了,那就要接受我的惩罚,我的家伙是你弄脏的,用你的舌头帮我舔干净!」

  小雅用手挡在嘴角,拒绝道:「不要,我没做过这种的事情,求你了,饶了我吧,我真的错了。」

  我上下扭起了屁股,一升一沉,屁股与奶子的碰撞,无比柔软,开了头就收不了尾了,就这样颠簸着身子,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很快,她一脸痛苦地说:「啊……好痛哦……好痛……奶子要被压坏了……啊……」

  我的双手已经搭在她的脸庞上捏住了,我恨声道:「区区发泄工具居然好在我头上拉屎撒尿,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以为我阿毛是吃素的?张大嘴巴!伸出舌头来!」

  看到我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她吓得不轻,很快做出了妥协,微微点了点头,把手挪开平放在床上,或许是由于对她来说这是赤裸裸的羞辱吧,她一脸紧张地闭着眼睛,不敢看着我胯下狼牙棒在她面前趾高气扬的样子,不知何时,一丝晶莹在她眼眶里打着圈。

  我啐了口痰在小雅脸上,冷然道:「像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也会流泪,难道是要博同情?不过我对待女人可不是心慈手软之辈,我要将惩罚进行到底!」
  我用龟头去触碰她的嘴唇,两个异常柔软的东西碰撞在一起,给了我很大的刺激,我就这样左右来回地滑动着,像是帮她涂抹一只唇膏那样认真,不错过一丝边边角角。

  我兴致勃勃地继续着自己的恶作剧,笑道:「怎么样?这味道是不是有点不同呢?」

  小雅惊讶道:「怎么可能,有一股入口即化的清凉的西瓜味!」

  「这是秘密,无可奉告,不过么你要知道,这么好的东西一般人我还舍不得给她吃。」我板着脸说,毕竟一提起这事情就要想起自己作为实验体的种种不快乐。

  随后,我内心有点波动,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翻了个身背对着小雅的脸,把狼牙棒一棒子塞进了她嘴里,当然太长了,我也就没有全力深入,毕竟太深入是很窒息的,就这样我用狼牙棒塞进了她的殷桃小嘴里,在她的舌头上摩擦了起来,滑溜溜的,好不快活,我的双手各握着一个丰满的奶子,用的是圈握法,大拇指和十指连接成圆圈的那种,位置固定在嫣红的乳头那部位,另外三指顺势包裹奶子,在用力之下,被手指碰触部分被挤压得厉害,醒目的是乳头凸起来了。
  在我操嘴的时候,她当然不能时刻呻吟,因为她的嘴已经被我堵住了,能听到的是蛋蛋拍打在她鼻子上的啪啪声和床铺格叽格叽的床震声,两种声音相辅相成,越听越好听,我整个人也就飘飘然起来了。

  或许是我掐奶子太用力的缘故,她下半身一直往上拱来拱去,不过我正做到兴头上,也就只顾自己舒服不顾她舒服了,毕竟之前她在我这里得到了舒服,而且还是没得到我允许的舒服,那么惩罚是必须的,对付女人,很有必要让她知道做错事的后果,要让她刻骨铭心,下一次不敢轻易就犯。

  我折腾了十来分钟,最终还是射了她满满一嘴,然后精疲力尽地从她嘴里拔出了狼牙棒,一早上两次洒精如水对于我这身体来说可是有点吃不消的,然后我躺在床的一边大口喘着粗气,这剧烈运动让饿着肚子的我大汗淋漓,不过这个打井式嘴炮还是令人满意的,舒服的一笔,在汗流浃背的操劳时候射精射的酣畅淋漓。

  小雅把一嘴精液吐在了自己的双手里,不适地发出咳咳的声音,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嘛,我可是花了大力气来操嘴的,这些精液最终被她扔进了垃圾桶,接着她就进了浴室,大概想清洗一下被我搞脏了的身子吧,当然最主要嘴里若是残留着精液她定然感觉恶心,她是要去漱漱口吧,不过谁说惩罚结束了呢?这可是老子说了算的,她丫的婊子竟然自作主张,令我颇为不满,没有一个男人喜欢一个不听话的女人,因为对于犯贱的女人,是会食恶果的。

  我冲她喊道:「小雅?看来张铁牛的冷落让你得到了心里的自由,男人都没说话,女人就尚作主张,你未免也太不把我阿毛放在眼里了?」

  我的冷言冷语让一脚即将踏进浴室的她喊得停住了前进的步伐,她回过身,呆若木鸡,看来她对我有恐惧呢?我又不会把她吃了,真是一个没用的女人,看来她习惯看他人脸色来表明自己的立场了,这样的女人其实很不靠谱,就像一棵草,风吹两面倒,随时有背叛人的下场,而张铁牛在她心里的地位自然不言而喻,那就是天,说一不二,遇到我呢,则是造孽了吧,我就是要让她臣服在我的脚下,让她为我所用,虽说这个开头有点难,但是我却很有把握把她的心掌控住,没办法,谁叫我的狼牙棒比张铁牛要大,而且我年轻更有精力,不用像他操逼还带上嗑药的,那就是操逼不要命的节奏,我可是学不来的。

  我吩咐说:「有点口渴,给我开瓶红酒。」

  她就畏畏缩缩地去柜子那边开了瓶红酒,等她把红酒倒好两杯的时候,我感觉体力有所恢复,也就起了身,拖着疲惫之躯和她一起坐在了沙发上。

  我看着桌上那杯红酒和那个红酒瓶,一手拿起了杯子「咕嘟」一口吞入腹中。
  饮完之后,顿时精神为之一振,我舒服地叹了口气:「啊……爽,小雅你也别光看着,那杯倒好的酒喝了吧。」

  她点了下头,拿起杯子低着头抿了起来,眼睛不敢看我一眼。

  我就很自然地看着她轻抿嘴唇喝着红酒,气氛变得有些微妙,刚才有点闹,现在则是太安静了。

  我起身把桌上的红酒瓶拿了起来,对着小雅微微一笑,说道:「这就是最后的惩罚了,我相信你一定能坚持下去,嘿嘿!」

  我把那瓶没有倒完的红酒从小雅的头上开始往下浇,赤裸裸的践踏着她的尊严,依稀可以听见酒水的声音稀稀落落地像雨滴一样清脆的滴落到地上,红酒顺着她的身子往下流淌,很快,她的身上就弥漫着红酒的味道,此时此刻,她真是一个美味无比的下酒菜,可惜的是,我是一个吃饱了的人,再好的下酒菜到了我眼里也是没有欲望吃下去的。

  被红酒润湿了的奶子,闻上去多了一股香醇无比的红酒味,我伸出一只手放在上面随意的揉捏起来,东拉西扯之下,那个奶子任意变形着,她应该感觉隐隐作痛才对,毕竟我用的力气不小,令我失望的是她居然一脸的皱着眉头,吭都不吭一声,让我看到她没有半点反应,我也就被惹恼了,不容置疑地说了句:「就这点反应,还想期盼着什么?你这个女人好生奇怪,我没醒的时候你偷偷干,我醒了以后你却不想干了,你到底要把我无视到什么时候,区区一个贱婊子,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

  话音刚落,我把另一只手拿着的空着的酒瓶在小雅那对大奶子上左右左右地敲打起来,噼啪噼啪的声音停不下来,我能感受到她的身子在瑟瑟发抖,不过,我可没有给他一些挣扎的余地,一瓶既出,直捣黄龙,红酒瓶那段长颈部分被我「噗呲」一声塞进了她的小穴里,紧接着我一手握着瓶子,一手拉扯瓶子,开启了我最后的惩罚。

  小雅呻吟了声:「呀……瓶子……瓶子……塞进我逼里了……哦……」
  我说:「若是以后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事情,尽管跟我说,我一定会让你满足的,但有可能是这种事情,而不是用我的大鸡巴让你爽,目前的你还没有价值让我用大鸡巴帮你解决生理需求的地步,所以,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不是你想做什么我就会给你什么,除非你能好好体现出你的价值来,那么我一定你尽全力来让你舒服,而且不是用瓶子解决!」

  「噢……太快了……太舒服了……不行……不行……这样子的话……我很快就会……会高潮的……」

  「高潮又怎么样?你是女人,高潮一阵恢复片刻又能做了,做爱这件事情,女人比男人幸福,男人花了力气,最后还会让自己身体虚弱,女人只要躺着享受就行,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么大的逼一般尺寸,想满足你的胃口想必要花费些力气才行。」

  「啊……啊啊……啊啊啊……出来了……出来了……啊呀……」

  一股股淫水从她的小穴里喷射出来,有些撒到了我的腿上,她还在呻吟:「噢……爽……爽死了……噢……」

  「当然,这是我伺候的,不过事情还没有完结,还有最后一步骤,一拳定音正式开始!」这时候我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呀!给我爆!」

  话音刚落,红酒瓶就爆裂里,要知道有一半长的部分还在小雅的小穴里呢,由于我用手由上往下全力一击之下,瓶子就爆裂了,在我的这猛烈一击一下,出乎意料的是,小雅居然吓晕了过去,连叫声都没有。

  不过我可不会管她的死活,我就是要惩罚她,可是我并不想让她恐惧我,这就是我的难处,所以我想还是把她直接送进医院算了,医院是一个好的调教地方,比这里好得多,一想到昨天那些个专家干的苟且之事,想来那边医生们可是大爷的存在。

  把小雅送进医院,我的目的不言而喻,为了让她被别人操呗,因为我自身由于身体虚弱的原因也就有心无力了,这么重大的事情就只能交给广大的医生们了,昨从他们口中也听说了人脉这种东西是千丝万缕丝丝相关的,把小雅送给他们玩,我自然是为了得到更好的服务,操逼这件事,健康才是革命的本钱,那老李老严两个上了年纪的老骨头都能提枪上战,可是比同龄人要强上很多的。

  小雅本来就是交换来的女人,一个可怜的愚蠢的女人,既然她有可用的利用价值,那么就给我狠狠的榨干吧!我要用她来取悦医院里那群不道德的医生,显然医生们可以更好的帮助我。

  当小雅微微睁眼醒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上次来的医院,我们是乘着出租车来的,把她背到急诊室然后再住进病房的时候,天热已经暗淡了下来。

  我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温柔地说:「小雅,你醒了啊,感觉身体好些了没?」
  小雅艰难的地张嘴说话了:「口……口……渴……要……要喝水……」
  这种事情我早就准备好了,其实我带她来的时候没带太多的钱,用钱的地方都是用的特殊手段,在交出租车的时候我撩起了小雅一身黑裙子,让那个迈入中年的出租车大叔擦了一卵,当然为此我们特地又去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才把事情办了,整个过程小雅完全不知道,毕竟昏过去了。

  在交医药费的时候我是找替小雅看病的医生换取的,用我从大胖子那里得到的大粗金项链换了三万块。

  我把买的矿泉水和面包递给了她,不过她好像有点不方便呢,我用手放在她的额头量了一下她的体温,还好吧,我说:「看来你行动不便呢,我来喂你。」
  小雅点了点头,我也就开了水瓶喂她喝水,「咕嘟」「咕嘟」一连喝了好几口我才把瓶子拿开,这时候,小雅发现我身后的座位还有一个人,问道:「咦?你后面的那位是……」

  我笑着说:「这是严医生,忘记说了,你能躺在这里还多亏了他的帮忙,小严,你过来看看我女人现在的状态怎么样了?」

  小严来到我身旁,应道:「小雅小姐你好,你受伤的地方……有点……特殊……本来按照规定是女医生来看的……但是这位王先生要求一定要我……所以……希望你不要太……介意……」

  我把盖在她身上的白床单掀开,接着再把黑裙子往上掀,一条紫色的小内裤就暴露出来了,我再用力往下一拉扯,三角地带就这样呈现在了小严和我的面前。
  我指着小雅的三角地带说:「还请小严医生看看,不知道情况有没有好转。」
  小雅脸色变得通红,忸怩道:「阿毛,你干嘛,我没事的,你叫他住手!」
  我笑道:「你没事当然好,但是小严这忙也不能白帮,我答应他等你好了可以操你一次的。」

  小雅气结道:「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我……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我用手指在小雅逼毛上划动了几下,说:「你知道的,你没有钱,我也没有钱,你现在看病的钱还是小严那边垫付的,我用金项链压在他那里呢,我跟他说好了,你给他操一次,他就把金项链还给我,我呢,知道这次做事有些过火,所以也想道个歉,把还回来的金项链送给你,做不做在你,只是我觉得做一次就能得到一大串金项链,这是笔很赚的买卖,你做不做?」

  小雅面带泪花地委屈道:「我被你一拳打进医院,我真是恨死你了,铁牛不会这么做的,他从不让别的男人碰我分毫。」

  我笑道:「那他为什么把你送给我操,还把我身边一群女人都抓了,不过我始终不明白,他既然要玩我,为什么还送你给我玩,意思还不够明显吗?他已经抛弃你了!」

  小雅把被子往身上拉扯,整个头都闷了进去,她说:「我不要别的男人,我不要金项链,你让他走吧。」

  我把手指塞进她的逼里,放声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也没办法呢,小严,你先回避一下,我和她有些私事要处理。」

  小严擦了擦流出来的口水,神色失望道:「那……那好吧,你们先商量,商量好了再找我好了。」

  我点头说:「嗯。」

  就这样,小严走出了病房,我和小雅进入了两人的独处时间。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针筒,是从小严那里讨来的,我对他说想拿一只来玩玩,现在就是派上用处了,这针筒里还放了一些利尿剂。

  我把塞进小雅逼里的手指拿了出来,对她说:「翻过身来,撅起屁股,我要为你打针。」

  小雅吓得畏畏缩缩道:「什么!不要……我怕痛。」

  我强行把她身子翻了过来,在大屁股上「啪」得一声猛拍了一下,说:「别轻举妄动,要不然我可不知道我这针筒扎你哪里?」

  小雅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苦苦哀求我说:「不要……不要……求你不要……」

  我用一只手在她屁股上摩擦了几下,说:「不听男人话的女人毫无价值可言,所以你让我丢面子,我就不让你好过,反正最终吃亏的总是你!」

  我快准狠地把针筒一针扎进了小雅的屁股,让她痛苦地叫出了声:「噢……好痛啊……啊啊啊……」

  凄惨的叫声在病房里传了开来,可惜除了我和她以外没有人能听得到,我早就像小严那里打听清楚了,这里是vip级别待遇的单人病房,一般医院里的病人要求环境清静,因为病人需要安静地修养,所以隔音效果非常好,就冲这一点在里面拉好窗帘以后可以随心所欲做自己所做的事情。

  很快,这一针被我打了下去,打完后我把尖锐的针头拔掉了,对小雅说:「感觉如何?」

  小雅用手捂着被我打过阵的地方,语气酸溜溜的,尽是责备之意:「阿毛,你真不是个男人,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现在我的逼里还隐隐作痛,你又用针扎我屁股,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善摆干休?」

  她说得是楚楚可怜,声泪俱下,不过我却没有一丝同情,不听话的,那就要打,想着法子来折磨,看她的骨头硬还是我的手段辣,这倒是很有趣的事情啊。
  我随口吐了口老痰:「啊呸!你个不要脸的东西,给你脸不要脸,我这就让你尝尝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

  说来也巧,那口痰正好碰到小雅的屁眼,我也就顺势看了过去,把没有针头的针筒往屁眼里塞入,她反抗道:「不要……不要用……那样奇奇怪怪的东西……捅屁眼……好痛的……啊……」

  我用力抽插了几下,邪恶地笑道:「感觉如何,小腹部有没有感觉到一股火热,想要尿尿的那种?」

  小雅强忍着说:「才……才没有……我只感受到……屁眼……那里……火辣辣的痛……噢……」

  我停下了针筒抽插的动作,俯下身子张开嘴把针筒叼在嘴里,双手在她的大屁股上打着圈子肆意抚摸,摸得沙沙作响,顺便晃动着脑袋一伸一缩控制着针筒插她屁眼的频率,在我的挑逗之下,她似乎情不自禁地呻吟了起来:「屁眼……好痛……请你……停手……我受不了了……噢……」

  我现在哪里有闲工夫跟她说话,我的嘴上可是有针筒了,所以就没有理会她的叫喊,继续着先前的动作。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小雅趴在病床上苦苦呻吟着,我却不顾一切地在插她丫的,今天她把我惹恼了,那我也就辣手摧花,爆她菊花没商量了,道理是讲给人听的,听不听是她的事,而我要做的就是给她一个难以磨灭的印记。

  终于在我的苦心操劳之下,她歇斯里底地叫出了尾声:「啊呀呀……不行……不行……我……我要尿啦……我要拉啦……再也忍不住了……噢噢噢……噢噢噢……」

  意外来的太突然,我也闪躲不及,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玩,小雅的小穴里喷出来地一股股骚尿和屁眼里一段段粑粑飙射了我一脸,这股窒息的臭,差点让我当场晕厥过去,我有点吃不消那屎尿臭,也就急忙朝着卫生间方向跑去了,当务之急最主要的是把脸洗干净,让鼻子多呼吸下新鲜的空气。

  我来到卫生间,看着镜中的自己,一脸的屎尿,实在太狼狈了,打开水龙头我拼命把水往脸上抹去,很快那股骚臭就淡了下去,我摸了摸自己被水润湿的脸庞,心里一阵挥之不去的恶寒,就拿起了洗手池旁边的香皂往自己脸上随意抹去,很快泡沫把我的脸挡的看不真切,一股皂香味在鼻尖随意可问闻。

  现在脸上是没问题了,可是衣服裤子却是沾上了骚尿和粑粑,真令我头痛,这身西装可是从小雅房间里找了半天才找到的,张铁牛穿过的西装,这下看来是不能见人了,不过我也没办法,只能把沾到的部分清洗一遍以便减轻味道,那样我就不会太囧了。

  整理好自己以后,我就回到了小雅的床边,她躺死在病床上嘴里还喃喃地说这话:「爽死了……爽死了……」

  一床屎尿,我也就懒得靠近她身旁了,太臭了,我离她隔着有两米远,脚下刚好是那个没了针头的针筒,头部还沾了些屎,我捂着鼻子艰难地说:「可恶的臭婊子,你拉出来的东西可真臭,竟然差点把我臭晕过去!」

  小雅怯声说:「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是你……给我打的针……」

  我叹了口气:「不过现在可不是我发火的时候,这医院的地盘,若是被护士发现,这可就不好了,如今待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实在太臭了,我一刻也不想留下来,那么我就先告辞了,这里的烂摊子就由你来收拾了。」

  然后我就潇洒地转身走出了房门,如我所料,小雅挽留了我:「求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阿毛!我错了!呜呜呜……呜呜呜……」

  她一瞬间就把强忍着的感情释放了出来,泪如雨下,梨花带雨,我在门口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正色道:「对不起?有什么用?你不乖……不听话……我也很难做的……」

  小雅憋了很久,终于在吞吞吐吐里说出了句细若蚊蝇的话:「现在……现在开始……只要是……你的话……我愿意……一切都听从……」

  这才是我想要的,心里听的一喜,转过身来到她身前,笑着对她说:「看来这场游戏是我赢了呢,好了,你这么臭,我先抱你去卫生间洗干净身子吧,至于这里的事情我会去问问小严的建议。」

  小雅闭着眼睛,眼眶还是湿润的,我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我这么做,有一种逼良为娼的成分,不过人不为已,天诛地灭,手头实在没资源,张铁牛对我玩弄于股掌之间,我心里岂能服气?岂能痛快?我就是要用小雅来赚取些资源,这样对抗起张铁牛来才能游刃有余。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

友情链接: 澳门正规网上博彩公司 威尼斯人娱乐 威尼斯人注册官网 威尼斯人娱乐网站 网上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游戏网站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场 网上百家乐 威尼斯人游戏网址 澳门正规赌博网站 正规网络博彩 澳门赌博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真人赌场 网上威尼斯人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 威尼斯人真人视讯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网上澳门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官网注册 赌博平台 威尼斯人正规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平台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正规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直营 线上威尼斯人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威尼斯人官方平台 网上百家乐注册 威尼斯人娱乐场网站 威尼斯人官网注册账号 澳门威尼斯人最新网址 威尼斯人最新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赌场网站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网站 威尼斯人城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注册 威尼斯人网站注册 威尼斯人正网 威尼斯人娱乐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网址 线上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官方注册 网上威尼斯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真人视讯 澳门威尼斯人会员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注册 威尼斯人线路检测 威尼斯人百家乐网址 威尼斯人网址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正规网址 威尼斯人线上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百家乐 威尼斯人正规官网 威尼斯人官方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正网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站 威尼斯人娱乐场官网 威尼斯人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