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羊咩的性冒险】(05)(完)作者:羊咩

时间:17-10-17 04:07:46
字数:80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5)赶场

  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有这么一段时间,我就像猴子一样热衷於性爱。当时的男友正在当兵,没办法常常见面,所以每当他放假的时候,我们最常做的就是待在我的租屋处,一口气疯狂作爱两三个小时才罢休。

  但只有这样还是不够的,男友放假有时还是要回老家陪伴父母,因此我们经常是两三个礼拜才见一次面,这或许是藉口吧,但难忍寂寞的我就这么背着男友交往了几个固定的做爱对象。

  阿峰是比我早三年进到公司的前辈,也是我当时几个性伴里最常做爱的对象,并不是因为他的技巧特别好,只是碰巧他也有个远距离恋爱的女友,没办法常常见面。有一回在办公室一起加班结束后,他邀我去他住的地方坐坐,在几杯小酒的催情下,就这么发生了。

  由於近水楼台,我每个礼拜总会有两天到他家去过夜,一起吃晚餐,然后做爱。从一开始他就很坦白的跟我说,等念研究所的女友毕业以后就会结婚,对我来说,这样没有负担的关系正好也是我想要的。

  有一回,我们做完爱以后我去浴室沖澡,包着浴巾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躺在床上拿着手机讲话的阿峰看着我,有些尴尬的笑了。

  「怎么样?最近都好吗?」

  我当然知道他正在跟女友讲电话,我也很识趣的轻手轻脚到他的身旁躺下,滑自己的手机,不过躺在身旁的男人一边在跟自己的女友甜言蜜语,竟让我有些不是滋味,於是我便趴了过去靠在他的胸膛,他顺手搂住了我,一边仍继续跟自己的女友聊天。

  「我记得你上次说……呃,等一下。」

  趴在阿峰身上的我,一边坏心的用手指玩弄着他的乳头,他又好气又好笑看着我,用嘴形跟我说『对不起』,看到这样的表情让我更想使坏了,就慢慢往下爬,用手指抚弄着他半软硬的肉棒。

  「嗯……宝贝,我跟你说,那真的不是你的错………」

  当我听到他说出『宝贝』两个字的时候,一股无名的嫉妒心突然涌上心头,只因为阿峰在床上时也是这样叫我的,於是我对着他露出大大的微笑,接着一口含住那被我拨弄到硬挺的肉棒。

  「啊!啊……没事没事,你继续说………」

  看得出来阿峰很想保持镇定,只是他越装作没事的样子,我就越是卖力的吸吮着肉棒,他苦笑着扶着我的头,一直用嘴形向我求饶,却也不敢真的把我推开,我用灵活的舌尖在他的龟头上滑动着,刻意作出癡迷的淫荡表情,看着他苦恼又愉悦的样子,让我心里有种报复的喜悦。

  「宝贝,我有点事要处理……啊不是,我不是不想跟你说话。」

  阿峰似乎很想赶快挂掉电话脱离这个窘境,但他的女友不肯,而我也不想放过他:

  『继续聊,不然我不帮你吹了。』

  我用嘴形这么告诉他,一边紧握着他那兴奋的肉棒,阿峰只好苦笑着继续陪女友讲电话。我忽快忽慢的吞吐着肿胀到红通通的阴茎,阿峰闭着眼享受我的服务,同时也要忍着不发出声音以免被女友发现,嘻,真是可爱极了!

  「好……宝贝,那你早点睡喔,晚安,我爱你。」

  终於他挂上了电话,整个人放松的摊在床上喘着气,我抬起头来贼贼的对着他微笑:

  「舒服吗?『宝贝』。」我笑着说。

  「你这小坏蛋……你死定了!」

  「哈哈哈……啊!不要啦……!」

  被我逗到不知是欲火还是怒火焚身的阿峰发起狠来,将我用力的压在床上,把硬挺许久的肉棒干进了我的小穴里,随着他的进入,我发出了愉悦的呻吟。
  「宝贝……我最爱你了宝贝……嘻嘻………」

  「妈的!我要干死你!」

  「啊!……哈哈哈……!」

               ****

  这天是礼拜五晚上,跟朋友喝了点小酒,微醺的走在忠孝东路上,这礼拜男友又要回老家陪父母了,有些闷闷的,实在不想自己一个人回家,於是便传了讯息要阿峰来接我。

  『抱歉,女友上来台北找我拿东西,晚点我送她去搭车之后再去接你。』
  看到阿峰的回应,让我实在有点不爽,但早就说好了,不影响彼此的感情生活,於是我便带着一股闷气,走进了东区巷子里的一间酒吧,独自一人坐在吧台上喝着闷酒。

  『接下来只要有男人跟我搭讪,我就跟他走。』

  我在心里暗自赌气的这么想着。周五的夜晚,一个单身女子坐在酒吧,想不被搭讪的机率大概趋近於零吧。

  我背靠着吧台,漫无目的的环顾着四周,其中一桌坐了三男三女彼此嘻笑聊着,每个人身上都穿着典雅的小礼服或是休闲西装,看起来像是刚参加完朋友婚礼后的续摊,其中一个蓄着小鬍子的男人注意到了我的视线,对我点头微笑,我也很有礼貌的用微笑回应他。

  约莫半个小时后,点了第二杯调酒的我已经有点不胜酒力了,懒懒的靠在吧台上,这时候有个男人在我身旁的位子坐下,我转头一看,是那个蓄着小鬍子的中年男子。

  「一个人吗?」他微笑着说。

  「嗯。」

  「你看起来好像心情不太好?要聊一下吗?」

  「你……不是跟朋友一起的吗?」

  「他们先回去了。」

  「喔………」

  我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看起来应该不超过四十岁吧,穿着合身剪裁的深灰色休闲西装,显出他保养得宜的笔挺身材,蓄鬍的他更显出一股成熟的魅力,让我对这个中年男子第一眼就很有好感。

  「你是大学生吗?」

  「哈哈……真是谢谢你唷。」

  「我是说真的,我还想问你宿舍是不是有门禁呢。」

  「哈哈………」

  穿着小碎花洋装的我,看起来确实比实际年龄小了许多。接着我们天南地北的聊着,但其实我已经醉的没办法好好说话了,只能被他说的俏皮话逗得呵呵傻笑。

  刚过晚上十二点,我说自己真的不能再喝了,这个男人便扶着站都站不稳的我走出酒吧,这时外面的风有点冷,他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让我披着,然后什么也没说,就搂着我走进这附近的一间高级饭店。

  进到房间后,当我盘起头发,要他帮我把洋装背后的拉炼拉下时,我的手机传来讯息的提示声,我拿起来看了一下,是阿峰传来的:

  『我好了,你在哪?』

  「男朋友吗?」中年男人一边为我拉下拉炼一边说,我转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那你要回去了吗?」

  「不要。」

  於是他便吻住了我。

  我俩脱下衣服后,一起走进了浴室里,一边用热水淋着身体,同时高大的他紧搂着我热吻着。简单淋浴过后,像是要抓紧时间一样,我牵着他的手回到床边,接着他直接将我压倒在床上,贪婪的吻着我的乳房。

  「好美的奶子……穿着衣服的时候看不出来有这么大呢………」

  「嗯……今天穿的洋装比较压胸………」

  「你应该要把它展露出来让人欣赏的………」

  「男友不喜欢……嘻………」

  故意在男人面前提到『男友』这个词,果然让他更加的兴奋,他使劲的掐着我的双乳,同时将硬挺的阳具缓缓插入我的体内,因为酒精的作用让我兴奋的小穴变得异常紧窄,但他仍是吃力的将肉棒整根塞进我的体内,这动作同时带给我和他一阵强烈的刺激。

  「啊!……好撑……被撑开了啦………」

  「天哪……你的穴好紧……简直就像是处女一样………」

  他抬起我的双腿,一改方才的绅士态度,挺着腰用力的干,彻底兴奋的我随着他的动作大声的淫叫着。

  「啊!!!这么大……人家会坏掉………」

  「小淫妹,要不要让叔叔把你干坏?」

  「要……人家要被干坏……啊啊啊………」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开始震动了,於是男人便停下了动作,用眼神问我要不要接,我则是扭了扭腰,要他继续,於是他便抱紧了我,顶得更加深入。我们贪婪的吻着彼此,伴随着一旁手机的震动声,他彷彿更加的兴奋,男人就这样一直奋力的干到射精。

  结束后,男人搂着我一起到浴室里作了简单的沖洗,接着我打给阿峰叫他到附近接我。在穿衣服的过程中又不时的被男人搂着亲热一番,一直到要走出房门了,男人又把我压在墙上激情的热吻着。

  「给我电话,好吗?」

  「……嗯。」

  我们交换了彼此的手机号码,接着牵着手走出饭店,然后他便搭上计程车离开了。我走到和阿峰约定的地点跟他会合,等到他把我载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一路上我和阿峰什么也没说,一直到在他家一起沖过澡后,他在床上搂着我,似乎是想安抚我的情绪:

  「宝贝,抱歉,今天真的是临时有状况,不要生气了好吗?」

  我抬起头对他甜甜一笑,不过立刻又装作很生气的样子撇过头去,其实在跟小鬍子中年男的美好邂逅以后,原本心头上的闷气早已消失无踪,不过就是想刻意在阿峰面前耍小性子,而他也很清楚知道要怎么应付在闹脾气的我,就直接把我的头抬起来,紧紧的吻住了我。

  我顺服的回应着他的吻,过了一会儿,他开始用裤裆里勃起的阴茎在我大腿上磨蹭着,我知道他想要了,但是刚刚已经被另一个男人喂饱的我其实不大有性致,就伸手去搓他的肉棒。

  「好硬喔……你想要吗?」

  「当然啊……喔……宝贝……好舒服………」

  「可是我想睡了!嘻嘻!」

  我故意把他的肉棒弄得更硬,接着就放开不管他,然后转过身用棉被裹住了自己,他嘻笑着想把棉被掀开,我却怎样也不肯就范,到最后阿峰也放弃了,就这么从背后抱着我哄我睡觉,而我也是真的累了,很快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到有人悄悄的掀开我的棉被,接着感觉到下体一阵刺痛,突然就被人将肉棒整根顶了进来。

  「啊……你……你怎么这样………」

  「宝贝,天亮了,我是在叫你起床吃早餐的。」阿峰抬着我的两条大腿,一边干一边说。

  什么?我不是才刚睡着吗?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这才发现真的已经天亮了,看来我昨晚实在太累了。

  「怎么样,被肉棒干醒的感觉如何啊?」

  「啊!啊!讨厌……不是说要吃早餐吗………」

  「当然要先把你下面的嘴巴喂饱再说啊。」

  随着阿峰的动作,我的下体也变得湿润起来,到后来主动配合着他的动作扭腰,让阿峰兴奋的越干越快。

  「喔喔!宝贝……我想射了………」

  「啊……射给人家……我要吃你的热精………」

  「喔喔喔!!!」

  他听到我这么说,就好像接到命令一样,猛力干了几下以后,将肉棒从我体内拔出来,然后塞进我嘴里开始射精,我用力的吮着,将他射出的精液咽下。
  「……怎么好像有点少?」我狐疑的看着他。

  「这是今天的第二发了,很正常吧?」阿峰说「……所以第一发是跟女友作的?」我露出不悦的表情。

  「是跟你啊!昨天晚上后来我们还是作了,你忘了吗?」

  「咦?」

  被他这么一说,我才好像依稀有点印象,原来昨晚到最后阿峰还是忍不住上了我,而睡到迷迷糊糊的我只剩下一点片段的印象,所以说昨晚的我连续被两个男人给干了,难怪会累得睡到不省人事。

  跟阿峰一起吃完早餐后,我又去沖了一次澡,感觉自己的腰部和大腿都有些痠痛。接着阿峰说有事要出门,要我可以再睡一下。不过这时候其实已经睡不太着了,就躺在他的床上滑手机,想说等中午再离开。

  这时候突然收到了一个讯息,是凯文传来的:『我上来台北了,晚上要参加朋友的婚礼,中午要一起吃个饭吗?』

  看到他传来的讯息,我的心脏就突的跳了一下。凯文是个健身教练,也是我的性伴当中性能力最好的一个,每次跟凯文作爱,他总是要干到我几近虚脱了才肯放过我,只是后来他搬去了台中,也就很少再见面了。

  和他约好了时间地点后,我从放在阿峰这边的衣服里,挑了一件黑色蕾丝连身裙,隐约可以看到内在美的性感设计,是我自己相当喜欢的一件战斗服。
  到了约定的时间,我来到东区的一间义式餐厅,一进去就看到凯文在对我招手,他穿着晚上要赴宴的时髦西服,领口隐约露出的厚实胸肌相当性感。我才刚入座,凯文就对着我讚叹的说:

  「这么久没见,你还是一样性感呢。」

  「嘻,谢谢。」

  我们俩闲话家常了一会儿,我发现自己其实满脑子都在想待会跟他做爱的情境了,下体也隐隐湿热,想到昨晚才刚刚跟两个男人做了三次,现在居然又主动赴约要让第三个男人干我,忍不住在心里暗骂自己实在太淫荡了。

  凯文彷彿看穿了我的心思一样,对着我微微一笑:「待会吃完饭以后,我们………」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居然是男友打来的。

  「喂?」

  「婆,我晚上大概五六点会到台北,要直接过去你住的地方,还是你要来台北车站接我?」

  「咦?!」我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凯文看到我的表情,忍不住噗哧一笑。

  「嗯……我跟几个朋友约了喝下午茶,不然等我结束以后再打给你好吗?」
  「好啊,那我等你电话。」

  挂上电话后,我们点的餐点也送上来了,我低着头默默的吃着,偷偷瞄了凯文一眼,他仍是满脸笑意的看着我。

  「刚刚是男友打给你的对吧?」

  「……嗯。」

  「我朋友的婚宴是晚上六点开始,从这边过去的话,大概要五点出发。」
  「……所以?」

  凯文笑笑的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彷彿在说『待会你就知道了』,我顿时羞红了脸,不敢再看他。

  草草的用完餐后,他便牵着我的手,来到了昨晚我才去过的那间高级饭店。
  「怎么了吗?」他似乎看出我的表情有些怪怪的。

  「没、没事,我们进去吧。」

  进到房间后,他让我坐在床边,接着在我面前慢慢的脱下自己的衣服,他知道我喜欢看他脱衣,露出身上结实的臂膀和腹肌。接着他搂住了我,一边抚摸着我的身体,一边慢慢的褪下我的衣服。

  「真是美好的身体……想到你晚上要陪你男友,就让我忍不住好嫉妒。」
  「嘻……它现在是你的啊。」

  接着他把身上只剩下内衣裤的我压在床上,对着我说:「我们还有三个小时,我决定要把你干到精疲力尽、死去活来,让你再没有力气陪你男友,」

  被他强势的压着,又在我耳边说出这样的话,我只觉得兴奋的心跳加速,忍不住搂着他的脖颈献上香吻。

  他激情的吻着我,一边扯下我的胸罩和小裤裤,接着从我的脖子、耳垂,一直慢慢的往下吻去。当他用一整片舌头盖住了我的阴部,我害羞的叫着不要,想把他推开,但凯文强硬的压住了我的手,接着用温柔的舌技缓缓的拨弄着我的阴蒂。

  「啊啊……那边好敏感……不行啦……啊啊!」

  我害羞的都要哭出来了,但他那美好的口交技巧确实让我浑身发热,一点一点缓缓的将我推上高峰。

  「不行……不行……要去了……人家……要高潮了!啊!!!」

  居然这么轻易就被他舔到了高潮,让我忍不住害羞的用棉被遮住自己的脸,接着凯文立刻把棉被给掀开,将他那胀得红通通的龟头对着我的脸。我顺服的涵住了他,接着开始卖力的为他口交。

  被凯文跨坐着的我,像是要用嘴和手将他给挤出来一样,快速的吸吮和套弄着,因为我知道如果不这么作的话,待会可能会被他干上整整一个小时都没办法结束。

  不过凯文当然不打算让我的计画得逞,他享受够了以后,就将我翻过身,从背后位狠狠的将大肉棒插入我的体内。

  「啊!好……好胀………」

  「喔……你好像比以前更紧了……是不是男友太少干你了啊?」

  「呜………」

  一边说着,凯文就扣紧了我的腰开始猛力抽送起来。

  「呃啊啊……天、天哪……,」

  我自己知道,昨晚这样连续折腾下来,自己的小穴早就被干肿了,再加上凯文的尺寸实在不小,在这样的强力抽插下,小穴传来的快感和痛楚同样强烈,我死命的用双手撑起自己的身体来承受他带给我的冲击,强烈的刺激让我狂乱的淫叫着,心里一边咒骂着自己,真的是不作死就不会死了。

  身为健身教练的凯文,不论体力或是腰力都远超过一般人的水准,光是用背后位就足足干了我近半小时吧,而且抽送的速度和力道丝毫不减,到后来我真的只能瘫在床上任凭他抓着我的臀部恣意抽插了。

  「呜呜……人家真的不行了啦………」

  「哈!我才刚热身完呢,这样就不行了吗?」

  「放过人家嘛……啊啊……人家用嘴嘴让你射好不好………」

  「哈哈,好吧,第一回合先到这样就好。」

  他拔出肉棒以后在我身旁坐下,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很用心的为他服务着,伸出舌头在他湿亮亮的龟头上滑动刺激着,双手握紧了肉棒卖力套弄着,终於他按住了我的头,在我的嘴里很猛的射了好几股精液。

  接着他扶着腿软无力的我进到浴室里,稍作沖洗后,他又坐在浴缸旁示意我为他服务,於是我便跪坐在浴缸里,像个温柔的妻子一样为他口交。

  「喔……你真的好棒……光是你这张嘴就让我想把你占为己有了。」

  「嘻,你少来。」

  「真的啊,不然我证明给你看。」

  「啊!等一下,我还没……啊!!!」

  凯文说着说着就又把我抱起来,压在墙上从背后插入,他曾经说过最喜欢用背后位干我,因为我的臀肉很有弹性,可以让他尽情用全力使劲的干。

  「喔!喔!喔!我要再加快速度了喔!」

  「什么!等、等一下!啊啊啊!!!」

  他简直就像装了马达一样的快速抽插着,干得我忍不住放声尖叫,原本激情过后已经缓和下来的小穴竟又被他干到温热湿滑,强烈的快感让我几乎都要站不住了,只能被他整个把我环抱着,让我不至於倒下,双腿却还是要死撑站着挨插,感觉自己的两条大腿都要抽筋了。

  「啊……啊啊……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

  「我这次是不会放过你的,来!」

  他抽出肉棒后将我转过身,接着把我整个人抱起来,站着由下往上的将肉棒插入的我小穴,我只能整个人巴在他身上,双腿被他的粗壮手臂架着,整个人悬在空中被他抱着往上顶。

  「天哪!这样太深了……会死掉……会坏掉啦……啊啊!!」

  他像是要炫耀一样,将我从浴室一路抱着干一边走出来,我只能咬紧牙关死撑着,在这样的强烈刺激下,我竟又到达了一次高潮。

  「啊……啊……不行了……人家真的要死掉了………」

  他像是终於玩够了一样,将我抱到床上,用正常位压着我做最后冲刺,搞得我又是一阵发狂般的尖叫呻吟,他才终於发出了低吼,紧扣着我的奶子,在我体内射出了第二发的精液。

  结束后我们温存了一会儿,我瘫软的趴在他的身上,轻抚着他的胸肌,安心的想说终於结束了,这时凯文突然说:「还有一个小时呢。」

  「咦?你、你还不够吗?」

  「你说呢?」他抓着我的手,去握住了他依旧硬挺的肉棒。

  天……天哪!

               ****

  从饭店离开后,本想回家先换个衣服再去找男友的,但当我打开房门的时候,男友已经坐在我的床上等我了。

  「婆……我好想你,今天特地抽出时间来看你的,明天就要回营区了。」
  我包包才刚放下,男友就一把把我拉过去,又亲又摸的,即使已经全身痠软无力,下体痛到都快不能好好走路了,但还是不忍心拒绝男友,只好温顺的回应着他的亲吻。

  当兵的男人一旦放假,满脑子大概只剩精虫了吧,他猴急的将我的衣服扒开,迷恋的吸吮着我这对在二十四小时以内已经被三个男人给彻底疼爱过的奶子,微微的刺痛让我心想,大概真的有点破皮了吧。

  当他摸到我的下体是湿润的时候,什么都不管的立刻脱下自己的裤子,将我的双腿架在他肩上,然后把不知道憋了多久的硬挺肉棒直接插入。

  「天哪……婆……你的小穴好热好紧……真的太久没干你了………」

  「呜呜………」我痛得咬紧了下唇。

  「没关系,我今天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

  「呜呜………」

  或许是罪恶感吧,即使下体传来的痛楚大於快感,我还是很卖力的配合着男友的动作,当兵后变得精壮结实的男友,抽插时的力道一点都不输给凯文,当他扣着我的腰快速冲刺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人好像都快散了一样。

  「婆……我好爱你!我真的好爱你!喔喔喔!!!」

  「啊啊啊!!!………………」

  脑袋一片空白,在这种状况下,我居然还是到达了高潮,人类的身体真的很奇妙呢………

               ****

  任凭男友恣意的干了整整两个小时,将精液射到一点都不剩的男友终於心满意足的躺在我身旁呼呼大睡。而我大概是疲累过度了吧,一时之间反而睡不太着,眼看着时间刚过午夜十二点,回味着这一整天发生的事,心里竟然又有些隐隐骚动着。

  『下次绝对不要再把行程排得那么密集了。』想到这里,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时候手机传来讯息的提示声,是阿峰:『你在哪?要去接你吗?』

  我默默的删掉了那则讯息,但接着立刻又收到一则简讯:『昨晚真的很美好,不知道你今晚是否有空,我在酒吧等你。』

  ……是昨晚那个小鬍子中年男吧,只好装作没看到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我的手机又收到了一则讯息:『我打算明天再回台中,男友睡了吗?我可以去接你。』

  ……………………於是我默默的将手机关机,钻进了被窝里。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