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知子的耻辱假期】(01-02)【作者:狂情】

时间:17-11-12 01:14:22
字数:969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

  知子闷闷不乐地驾车前往白桦湖的道路上。本来计划好了一家三口趁着几天假期去湖边的别墅享受下。但临行前,丈夫友彦却因为公司里有紧急事务要处理,要推迟一日才来。无奈之下,知子只得自己带着小女儿由香先去别墅,而丈夫要等到第二天才过来汇合。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友彦明天就到了···应该体谅亲爱的丈夫···)
  知子一边开车一边在自我安慰。

  傍边副驾驶座位上,还不到了二岁的由香,正在车子有节凑的振动中甜睡。
  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心不在焉地开车,不知不觉间,道路两边的风景突然变得陌生起来,知子在一个分叉路口前把车停到了路边——-(好象走错路了!在丛林深处完全迷路了!这下怎么办好呢?)···直生焦急起来!

  (都怪他!现在迷路啦。总是在最需要的时候,他却不在身边,都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啦!)

  焦虑中的知子忍不住把满胸的闷气撒在了还留在公司的丈夫友彦生身上。
  现在身处深山偏僻寂静的林道中,导航系统没有信号,一路过来似乎也没有遇过一辆车,想找人问路,可是连人影见不到一个。

  彷惶中的知子突然听到了摩托车特有的音暴轰鸣声由远而近过来。

  (啊!终于有救了!)

  松了一口气的知子忙从车里出来,站到车后面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挥动手。
  从后面,一队所谓暴走族的摩托车队带着轰鸣声沖了过来,整整有十多辆车!
  随着刺耳的急刹车声,前面都插着骷髅旗子的摩托车队一下围着知子停了下来。

  都是一群戴着墨镜,穿着怪异的哈雷式衣服的少年人。

  「呵!呵!美女,在这里等谁呢,嘿嘿嘿……」

  领头的男人,摘下墨镜贪婪地盯着知子美丽脸庞。阴鹭眼神,就象看着猎物一样在知子的身体上下扫瞄,看得知子毛骨悚然。

  「我……我……迷路了……不知去白桦湖应该走哪个方向?……」

  知子尽量掩饰着心里的惊慌,装作平静地回答。

  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被这样一群男人围着,知子的心脏砰砰乱跳。

  「呵呵呵,原来是要去白桦湖……嘿嘿嘿……」

  男人边说边从摩托车上下来,其他的男人也跟着纷纷下了车,把知子和她的车子团团围住。

  对方一看就是一班流氓组成的暴走族。知子禁不住一步一步倒退到靠着车边才站稳,双膝还在微微发抖。

  男人走近到知子前面,直直地盯着知子的脸,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咧嘴露出了一丝阴森的笑容。虽然看上去年纪轻轻样子,脸上甚至还带着少许幼稚,但是却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残忍表情。

  「请问……去白桦湖……应该走哪一边?」

  已经极度恐慌的知子怕对方看出自己的心虚,故作镇定地再次问路。

  「嘿嘿嘿……估不到在这里会遇上个大美女啊。还是个夫人是吧,第一眼就被你迷住了,我最喜欢象你这样的美人妻啦……你叫什么名字?」

  「啊?···」

  知子被吓住了。在寂静无人的山中被一群已明显表现出不良意图的暴走族流氓围住···恐惧笼罩了知子,后背开始冒冷汗。

  「嘿嘿嘿,这里有名字啦,这位夫人叫知子,二十六岁···啧!啧!啧!
  这个年龄的女人是佬大最喜欢的哟。「

  不知什么时候,有一个男人居然从另一边拉开了车门,从车里面找到了知子的驾驶证。「哎呀!……你真没教养!……怎么可以随意拿别人的东西!」
  知子荒乱中急忙申出手想要夺回自己的驾驶证,可是手刚伸出去,却被男人趁机抓住了手腕。

  「别急嘛,夫人……嘿嘿嘿,叫知子是吧,这名字真好听。我叫浩二,既然有缘能在这里认识,我们就交个朋友先来好好耍耍一回啦。」

  自称浩二的佬大一边说着,突然伸出手抚摸在知子的屁股上。

  「哎呀!……你要干什么!……住手!不许耍流氓!」

  「嘿嘿嘿,还能干什么……夫人故意在这个地方等我们,一定是是想和我们好好玩一回吧,哦哦哦……」

  浩二把知子的手强行扭到背后提起来。手劲大得可怕,知子感觉到手要断丢了。

  「咿呀!……救命!……来人啊!……救救我!」

  被反扭的手剧烈疼痛,知子被迫踮起脚,拼命挣扎想要挣脱。但是,浩二几乎毫不费力将知子推到了汽车前面,将她的上半身压在引擎盖上。

  「啊!……来人啊!……救命!」

  「嘿嘿嘿,夫人的身体这么淫荡,一看就是个欲求满的女人,跟我们玩完了再走吧,一定会好好满足你哟。嘿嘿嘿···」

  「开始啦,老规轨,你们抽签,看看这次谁中头彩先……」

  听到浩二的命令后,男人们欢呼起来。

  很快,一个称作鬍鬚政胖子幸运地抽到了第一。

  「嘿嘿嘿,今天手气不错,一定会努力好好款待夫人哟。嘿嘿嘿……」
  鬍鬚政来到上半身被摁在发动机盖上的知子前,不客气地动手从下面卷起了她的裙子。

  「咿……呀!……救命···!」

  被肉色的高腰丝袜和内裤裹住的丰满屁股和性感十足大腿根部暴露出了。鬍鬚政咽了几下口水。

  鬍鬚政把手搭在了正在尖声着拚命扭动身体的知子的屁股上,熟练地勾住丝袜和内裤一起向下剥。

  「咿呀!……不要!……滚开!···」

  「啧啧啧。……好翘的屁股哟。光是看着就受不了啦!」

  看着象剥了壳的水煮鸡蛋一样白嫩的双丘,鬍鬚政大声感叹。不眨眼地看着一边把内裤和连裤袜从脚踝完全抽出来。

  成熟性感的少妇被强行压制着趴在了汽车发动机盖上,在一众男人们的面前翘着白嫩丰满的屁股。

  妖艳和淫靡场面,让男人们怪声尖叫地进入亢奋的状态。「今天运气真好···居然在路边也能遇到这么好的猎物。看啊,那个屁股,真是完美啊,又圆大翘。……」

  「呵呵呵,她的身材也很性感呢,不愧是人妻的身体啊!」

  「喂!快点开始干吧,我还等着要好好玩呢。」

  「哎吔,你快点吧,后边还有这么多人轮着呢,我已经快忍不住啦!」
  在周围男人们的催促下,鬍鬚政笑嘻嘻地拉开裤子的拉锁,掏出了已经涨硬得疼痛的东西。

  「哎呀……不要!……救命啊!……来人啊!……」

  眼看着就要被强奸···并且后面还有么多男人!……

  被轮奸的恐惧激起了知子拼命的勇气。竭尽全力挣扎着把穿着高跟鞋的小腿向着后面淫笑接近的鬍鬚政踢去。

  「噢!……哎呀!……」

  刚好踢正了胯股之间,毫无防备的鬍鬚政惨叫着双手捂住下体弓着腰蹲在地上。

  知子随后拼死挣甩了一只手,慌乱中正好摸到了放在发动机罩上面的一个头盔,不顾一切全力地砸向浩二的头部。

  「噢!……」

  浩二也惨叫一声捂住头倒下了!

  顾不上整理还卷在腰间的裙子了,趁着其它男人们还在愕然的混乱状态中,知子迅速鉆进汽车发动了车子并猛力踩下了油门。呜,鸣鸣。……猛然起动的汽车沖散了周围的男人们,在撞倒一辆摩托车后终于突围沖上了公路。

  慌不择路地狂奔了足足二小时,在确认后面没有男人跟上来后,知子总算在一个加油站里停下车来。

  「由香……由香!」

  知子紧紧地拥抱着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孩子。

  总算逃过了一劫了···!

  惊魂未定之际,紧崩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在感觉劫后余生的同时愤怒和不甘沖上了心头。虽然在最后关头保住了贞操,逃过了被男人强奸的噩运,但是被一群男人团着扒光了丝袜和底裤,完全裸露出了只有心爱的丈夫才看到过的屁股!
  ——-心理上的耻辱却久久不能平静。

                (二)

  终于呼吸到久违了的处于高原山区环抱的别墅区清新空气了,日出时的清爽晨风,让人心旷神怡,高原宁静祥和的早晨让知子沉浸享受当中,终于抚平了昨天经历过恶梦般的事情造成的心灵伤害。

  刚和亲爱的丈夫通了一敞电话,确定丈夫在今天晚上才会来到。也就是说今天整个白天的时间,都要自己一个人打发渡过了。

  趁着孩子还有熟睡中,知子换上了一套比基尼式三点游泳衣,再在上身披上一条大浴巾出了别墅门向着不远的小河边走去。

  穿过一片树林的另一边有一条小河,那里是知子最喜欢一个人独呆消遣的地方。完全没有人工破坏过的大自然,人迹罕至,清彻浅溪,潺潺的流水声,各种不知名的鸟语,微风吹佛。

  知子像以前习惯一样,在河岸的草地上铺开浴巾,然后在上面仰躺下来,开始静静地享受温柔的阳光浴。

  半小时悄悄过去了,知子突然警觉地坐起身来,周围的虽然还是很安静,但却安静得有点异常,女人特有的敏感让她总觉得好象有视线不断地落在她的身体上。

  用浴巾紧裹着身体,带着心惊肉跳的感觉匆匆往回走。

  就在穿越树林的中间处时,知子突然收住了脚步!前面显眼的位置,一根树枝上突兀地挂着一条女式内裤,树枝挑着米色的内裤档部在微风中摆动。

  知子第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自己昨天被鬍鬚政脱掉的那条内裤!

  昨天被一群恶狼般的男人包围着差点被侵犯的恶梦记忆再次在脑中浮现。知子惊慌失措地向周围四顾。

  鬍鬚政象鬼魅一样从一棵树的后面转了出来,然后一个,两个,三个男人的身影从不同方向的树后面冒出,向着知子包围了过来。

  「啊!……又是你们……!」

  知子的惊吓到心脏几乎停顿了,整个人就象掉进冰窖里,连浴巾掉在了地上也浑然不觉。「嘿嘿嘿,还是被我们逮着啦,夫人……被我们佬大看上的女人,你以为这么容易就跑得掉吗!」

  「哎呀!……来人啊!……救命!……」

  无法相信,这群男人居然如此执着地追踪她到这里,知子尖叫一着试图跑起来!

  有了昨天煮熟了的鸭子却飞掉了的教训,男人们这一次显然紧慎多了,紧紧围着她不给任何逃跑的机会。

  「救命啊!……救命啊!……来人!」

  「哎呀!……」

  一边尖叫着一边试图从男人之间的间隙沖出去,却不料到刚跑出不到两米,知子的腿突然被拌了一下,向前摔倒了在草地上!……是被叫一个叫乔的男人用脚拌倒的。

  「呵呵呵,你现在喊破喉咙都没有用,这里可是夫人自己选的好地方呵,除了我们没有其他人会来啦。」

  「嘿嘿嘿,认命吧,乖乖的享受被我们轮奸吧,夫人」

  「不,不要!救命啊……」

  知子挣扎着爬起来想继续逃跑,却被乔却抓住一双脚踝再次拖倒在草地上,并且一路拖到了鬍鬚政面前。

  鬍鬚政伸手想要脱掉知子的三点式泳衣。

  「不要!……别碰我!……不要!」

  知子发了疯一样激烈地乱打乱踢反抗,一时之间竟让鬍鬚政无法得手。
  「他妈的!」

  啪!……啪!两声清脆的耳光,恼怒的鬍鬚政突然大巴掌打向知子脸颊。
  「哎呀!……啊!……不要打!……」

  几下无情的耳光打得知子的脸颊火辣疼痛。

  尽管如此,知子还是一边惨叫着仍然拼命挣扎要逃跑。

  「我操!还真是一匹悍马啊……快过来,帮手摁住她!」

  鬍鬚政急了,其它的三个男人们纷纷围了过来,出手将知子摁倒在草地上。
  一个男人把知子的双手拉头顶的位置摁住,另外两个男人各自摁住了知子的左右脚。「不要!……哎呀!……放开我!放开我!」

  被仰面放倒在地上并且按住了手脚,知子并未放弃抵抗,身体向着两边拼命扭动,企图挣脱男人们的控制,但是在几个男人压到性的力量前面,这一次的挣扎就象落在狼群中的小羔羊一样,显得十分弱小无助。

  「估不到啊,你这个女人这么难搞!……妈的,昨天居然让你逃掉了,还差点废了我的小弟弟,呵呵呵……不过,你再怎么挣扎反抗都没用啦……嘿嘿嘿……现在我们还不是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啦,呵呵呵……」

  完全控制了局面后,鬍鬚政终於轻松地笑起来。

  要剥光知子的衣服就变得很简单了。鬍鬚政粗暴地三两下扯掉了知子的三点式泳衣。

  「咿呀!……不要……」

  眼前这个成熟少妇胴体的漂亮程度超出男人们的想象,浑身上下的皮肤没有一点瑕疵,全身的肌肤,因为刚才剧烈挣扎的关系,白皙细腻肤色里散发出健康的粉红色,乳房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外形很漂亮,保持着少女一样坚挺饱满。身体各个部分比例匀称,从酥胸到腰身再到大腿,该丰满的地方丰满,该纤廋的地方纤廋,着成熟女人特有的曲线玲珑,凹凸有致,男人们瞬时看呆了,一个个屏住了呼吸。最后,所有的视线热烈地聚焦在与洁白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的覆盖住乌黑卷发的神秘地方。

  「果然是最好的猎物啊,有着这么淫荡的身体。……啧啧啧,夫人,现在要把最害羞的地方也露出来让我们看啦……嘿嘿嘿……」

  「把她的双腿打开来……」

  在鬍鬚政的示意下,知子的两只脚被原先摁住的两人男人慢慢地向左右拉开来。

  「咿呀!……不要!……住手!……住手!」

  知道男人们的意图后,知子惊恐地高声惨叫起来。

  男人捉住她的两只脚慢慢强力拉开来。

  知子终於忍不住哭泣起来。一边哭泣,一边使劲地摇头,激烈地扭动身体,拼尽全力企图把腿合起来。可是,两男人的力量还是轻松地把知子的双腿一点一点地向左右两边分开。男人们一边分开她的大腿,一边瞇起眼睛紧盯着大腿耻部一点点暴露出来的女人最神秘的私处。

  「不,不要!……放开我!停手!……畜生!……停手!」

  强烈的耻辱几乎让人窒息,知子觉得全身的血液在逆流。男人们为了行事方便更是把知子的两条大腿几乎拉成一字打开。

  「咿呀……哦……畜生!···你们这些畜生!」

  「嘿嘿嘿,看到了,全部看到了哟!看样子夫人下面好象也快忍不住啦,现在就是开心享乐时间!」

  鬍鬚政伸出粗糙的手指把知子的女人私处撑开,仔细地往里面看。

  「不要,不要看!···」

  面对男人猥琐的眼光,知子痛苦地扭开了脸。但是女人敏感的地方还是能清楚感受到了男人们下流的目光的象针一样刺过来,已经被分开的嫩肉仿佛象被电击一样轻轻地痉挛,女人的花芯深处像发烧一样热起来了。

  鬍鬚政在昨天抽签中得了第一的福利依然有效。他用锉刀一样粗犷的手指开始对女人柔软敏感地方猥亵,沿着秘沟时而上下爬行,或者熟练地左右拔弄两片娇嫩肉叶。「啊,啊,哦……哎呀!」

  那个讨厌的触觉,知子禁不住扭动着身体发出苦恼的声音。

  没有女人能够忍受得了最柔嫩的地方被粗糙的手指摩擦的刺激。一边欣赏着知子痛苦的表情,一边为了更加刺激女人欲望继续用下流的手法持续玩弄。
  其他三个男人们这时也忍不住了,纷纷把手伸向了知子乳房,下腹,大腿和内侧几乎身体的每一个敏感的地方。

  鬍鬚政充分地玩弄了一阵后,终于站了起来,拉下了裤子。已经涨硬的阴茎象是弹簧一样挑了起来,与他本人的身材一样,呈深棕色的,十分的粗壮,坚硬得象一根铁棍,上面几条青筋象蚯蚓一样突起,看上去丑陋而又狰狞。

  鬍鬚政再次跪在知子打开的大腿之间。

  「嘿嘿嘿,夫人,要嗯嗯呀呀地发出动听的哭泣声啦,好好开始享受大吊的责罚吧,我会一直操到腰累趴下才会停下下来呵。」

  「咿啊!……不要!……不要!……救命啊!……」

  知子恐惧的望着这根丑陋巨根就象毒蛇一样,一点一点地靠近自己,疯狂地扭动身体哭泣尖叫挣扎。但是女人的反抗与四个男人的力量根本不成比例,只能刺激男人们更加兴奋。鬍鬚政开心地听着知子的悽惨哭泣声,示意两傍的男人举起知子的大腿,将膝盖慢慢地竖起来,变成了两脚M字打开姿势,而鬍鬚政身体挤在了被打开的大腿中间。知子的大腿被两个男人举起再胸前压下,整个身体折得厉害,臀部被迫向上翘了起来。

  鬍鬚政跪知子下体前,用双手按着她的大腿根部,硕大的男根龟头象烧热了的烙铁一样顶向了已经微微张开的秘沟。

  「嘿嘿嘿……要插入去啦,夫人。要拿出好的心情,发出好听哭泣声啦,嘿嘿。」

  「哎呀!……不!……不!……不要!……不要!……」

  女人最娇嫩的地方感觉鬍鬚政炽热的龟头碰触。娇嫩的肉唇象是被灼伤了一样向两边分开。鬍鬚政并没有急着插入,而是先将龟头浅埋在两片肉唇之间,顺着秘沟向上滑动,直到撞上了上面的小肉芽,然后再向下滑回来,反反复复的描画和挑逗。两片肉唇象被龟头犁开泥土一样向两边翻起分开露出了粉嫩的内壁。
  虽然还没有最后被贯穿,但是丈夫以外的陌生男人阴茎却已经是在肆意地摩擦,挑逗,侵犯着自己神圣秘处,知子知道已经毫无办法阻止悲惨的噩运的最终来临,只能不断地摇着头失声痛哭起来。

  「嘿嘿嘿,要被强奸的感觉是不是很棒,夫人?」

 鬍鬚政不紧不慢地用他的粗壮肉棒一边调戏一边欣尝着跨下的美人在绝望中
  挣扎哭泣的表情。

  只是与女人强烈抗拒的意志相反的是,下面娇嫩的两片肉唇之间的秘隙慢慢地开始湿润起来。湿滑的体液不断地渗出,这是成熟女人的身体在刺激和挑逗下诚实的生理反应。

  在龟头在充分沾满了女人粘糊的淫液后,开始挺进。巨根终于慢慢却又坚定地挤开肉唇的阻挡在知子的尖叫声中向阴道深处一点点挤入。

  「啊……啊!……嗯……不……要……嗯……」

  知子的哭泣尖叫声开始变得短促,并且夹带着就象被堵在喉咙里的呻吟声。
  尽管生过了孩子,但鬍鬚政的巨大肉棒相对于依然保持少女般紧至的阴道实大是太粗了,在被贯穿一瞬间,不由自主地翻起了白眼。

  「我操!里面真紧,呵呵呵……是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的肉棒操吧,感觉怎么样?夫人,要好好享受呵……」

  当巨根终于全部没入女人的屄后,鬍鬚政并没有马上开始动作,而是踏踏实实地体味着肉棒被女人成熟的阴道紧紧包裹着的触觉。「啊!……哎呀!……拿开!禽兽!……快拿开!……禽兽!……啊……!」

  知子的嗓子都快要叫哑了,但是,除了哭泣外却什么都做不了,当感觉到鬍鬚政的东西在自己的身体内开始抽动的时候,心里已经完全绝望了,象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知子终于放弃了激烈的反搞,只能随着鬍鬚政越来越粗暴的动作而一边呻吟地哭泣着。

  鬍鬚政动作很粗暴,粗大的阴茎不留情地做着没有停顿的活塞运动。雪白的屁股在鬍鬚政每一次向下插的压迫下发出啪啪的声音,进进出出的阴茎带出了粘塔塔的液体。在鬍鬚政越发狂燥地耸动着腰的持续责罚下,知子的由开始的尖叫哭泣慢慢地转变成急速恼人的呻吟声。

  「我操,这屄太紧太舒服了,夹得我忍不住!」

  鬍鬚政终于忍受不住了,最后的一下深插后,浊白的精子全部灌进了知子身体深处。他按着知子的大腿抽出来阴茎,有点意尤未尽,喘息不定地说:「你们接着给我狠狠干,别让她歇着,妈的,今天一定要让匹悍马服服贴贴的。」
  鬍鬚政后面还有三个男人,他们是根据抽签时决定的先后顺序,加入了对知子的轮奸。

  经过了鬍鬚政之后,知子身体软了,完全失去了反抗意志,只能任由后面加入的男人们摆弄成各种姿势,被有从上面体位操,有从下面体位操,甚至象狗一样趴着被从身体后面操入,最后都毫不例外地在最后一次深插后把白浊的精液射进了知子的身体深处。

  「嘿嘿嘿,真是太过隐啦,好久没有玩过有这么淫荡身体女人了。」

  最后一个男人带着满足表情从知子身上抽出了肉棒。

  知子静静地仰躺在地上,曾经美丽的黑发变得凌乱地粘在脸上,失神的眼睛呆呆地望向天空,已经不再哭泣了,也放弃了任何的挣扎和反抗——-完全是女人被强奸后的悽美的风情。

  就象死过返生一样,胆怯地伸出手捡起浴巾包住身体。悲伤,懊悔,羞辱同时涌上心头,知子又开始鸣鸣哭泣起来。

  「嘿嘿嘿,夫人。从来没有试过被四个男人连续轮过吧,是不是很有过瘾刺激,我们是比你老公利害多啦?」

  「还哭什么啦。夫人刚才嘴上说不要不要,身体却象妓女一样淫荡呵。嘿嘿嘿……」

  「夫人,现在还想逃跑吗?……嘿嘿嘿,我们还有几个兄弟正在到处找夫人哟。」

  男人们一脸满足的样子一边熬着香烟一边在嘻笑。

  还有几个同伙!···听到了这句话,知子脸上马上又变了色。匆忙用浴巾盖住身体步履蹒跚地向别墅方向逃去。

  看着知子摇摇晃晃地逃跑,四个男人淫笑着却毫不在意。

  「夫人,要跑快啦……嘿嘿嘿……让其它几个兄弟人捉到的话,会有更利害的事情发生啦,哈哈哈……」

  男人只是在背后哄笑。

  知子不知道男人们为什么这么简单地放自己跑开。但想到他们应该还有四,五个人没有出现过,就不顾一切地一边哭着向别墅跑去。

  (太过份!……这种女人最耻辱和悲惨的事居然发生在我身上!知子到底做错了什么,本来应该是轻松的渡假,却在突然之间变成了一群可怕禽兽的猎物···)知子的眼泪不断从眼眶流出。

  终於看到树林的边缘了,走出了林树没几步就会回到别墅。

  知子已经忘记自己赤身裸体的只有一条浴巾围着,一边摇晃一边加快脚步。
  然而,知子再一次发出一声短暂的惊叫,吓傻了!

  前面的树枝又挂着什么东西!——-是刚才被鬍鬚政被撕裂的三点式游衣!
  知子恐慌地尖叫一声着想再跑时已经晚了。

  四个刚才没有出现的男已经赤裸着上身团团包围了她。

  「呵呵呵,夫人,怎么这么久才来呢?我们等得很急哟……」

  「嘿嘿嘿,看样子刚才被鬍鬚政他们操得很爽啦,心情好象很舒畅哟。」
  「那么现在被我们捉到了就该轮到我们来啦……呵呵呵……」

  男人们一边说笑,一点一点地缩小包围圈。

  到了这个时候,知子终于明白过来了,原来男人们一直都在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这几个人至所以刚才没有出现,只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是按计划好的那样故意来慢慢地凌辱她。

  「不要···不要……放开我……哎呀!……」

  知子放声大哭。浴巾被拿掉了,然后被推倒了在草地上。

  「求求你们……绕了我吧……放过我吧……」

  无论怎么恳求,男人们也没有停下来。此时的他们已经变成了兽性大发的禽兽。「嘿嘿嘿,这一轮,我是第一个来上夫人啦。」

  这个眼球上布满血丝的男人叫德造。一把扯开知子的浴巾,将在她按在地上,赤裸身体马上压到了知子上面。

  没有经过任何的爱抚就突然地插入了,知子的紧皱着眉,流满泪水的脸向后仰起。德造的阴茎没有刚才鬍鬚政的粗壮,却更加长和硬,只是一次撞击,就突进了女人身体的深处花蕊,知子感觉到整个身体被捅穿了,几乎要从喉咙贯穿出来一样。

  知子忍不住张大了嘴,从喉咙深处发出了悽惨的呻呤声。

  「啊,啊…啊,疼啊!畜生···住手!」

  「嘿嘿嘿,狠狠地使出心情吧,夫人。就是要让你哭得更好听点哟。」
  德造一边粗暴振动着腰部一边说着。这样粗暴的抽送简直象是用烧热的铁棒捅进知子娇嫩的性器一样。

  与丈夫充满爱意和呵护的温柔抽插完全不同,甚至也没有象之前鬍鬚政那样有顾及女人生理愉悦的充分前戏,只是把知子身体当作是兽欲发泄的性玩具,甚至是当成残忍性器刑罚。狂风暴雨般的粗暴侵犯持续了一阵后,德造的双手穿过知子身体后背,把她搂起抱到自己的双膝上面。

  「啊,痛苦···讨厌……哦……」

  「嘿嘿嘿,还有更加利害的惩罚啦,夫人」

  德造话还没说完,知子突然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感到异样的触觉在开始发抖——-德造用什么东西碰到了讨厌的排泄器官!

  「咿!……那里!……你要干什么!」

  肛门被什么东西搓揉并且挤开塞入,知子恐惧地大声哭喊起来。

  好象是坚硬的东西刺穿了肛门,一股冰冷的液体流入了身体中。

  「哎呀!下面……是什么。……做什么。……」

  「嘿嘿嘿,女人被男人肏的时,再做这个的话,会更加不得了啦,夫人。」
  看到了德造扔掉的通便用的灌肠胶囊,知子才知自己被灌肠了!

  「哦,那样的···变态,哦……哎呀!」

  「嘿嘿嘿,现在是不是爽好多?现在要测试下你能坚持多久啦?」

  无视知子哭喊,德造的腰再次开始发动攻击。

  在强奸女人的同时还要进行灌肠!知子不敢相信世上居然会有这样变态的男人……

  随后的三个男人在轮奸知子的时候,每个人的手里也都拿着一个灌肠胶囊!
  当痛苦的轮奸结束时,知子昏死过去了,一动不动地躺在草地上。四个用光了的灌肠胶囊就散落在赤裸的身体傍边。

  (怎么会有这么残忍的事情……发生在知子身上?……是在作梦吗?……
  对,一定是在做恶梦吧?……)

  知子躺在地上,空洞的瞳孔看着蓝天,不愿意也不敢相信自己突然受到性侵犯的现实。

  但是,女人花蕊深处有大量被男人们射入的精液正在慢慢顺着没有闭合小穴流出,还有肛门深处的便意也越发往明显!……一切都在明白地提醒她,这不是梦!而是残酷的现实!

  良久,知子带着沉重和软弱无力的身体慢慢坐起来,德造盯着知子的泥泞不甚的下体位置淫笑着「嘿嘿嘿,夫人,还要跳跑不?这样慢慢呑呑的,是不是还想再要呢?」

  「一会前面那几个人过来,可以再给夫人轮一次哟。」

  面对德造的戏弄,知子默不作声。虽然勉强站起来时脚步有点浮,但还是赤身裸体顽强地向着别墅跑去。

  (不管怎样,也要先逃离这帮禽兽!)

  德造几个人,眼看知子逃离的背影,却没有拦阻,而是互相看了看,会意地淫笑着。

  在走出了树森,看见别墅的一刻,极度的屈辱和愤怒再次涌上心头。(决不能放过这一班禽兽!要回去尽快打电话报警!……还有……要上厕所……便意已经到忍无可忍的时候啦。)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