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记妻的第一次】作者: kevin08

时间:18-01-10 11:22:02
字数:4018


  妻是温婉的,妻的温婉很好的体现在她的乳——一对乳房白的耀眼,却绝不挺拔如山,它们在妻的胸前惬意懒懒的坠下,下部却又倔强的挺翘出完美的半球的弧度。此刻,这双温婉完美的乳房在男人有力的双手紧握中变换出各种形状,尽管事先的接触W还显得绅士,但我知道此时他站在妻的身后,嗅着妻绝美的颈,更主要的,同时他的肉棍全身没入妻泥泞的花径——我发誓,那是一个能够醉倒任何男人的所在,它的温暖湿滑先是让人迷醉,感觉如同婴儿回到母亲沁着乳香的胸怀。缓缓插入时,内里的肉儿次第打开含住那棍儿,棍身抽出时,层层肉儿却如鱼嘴吸吮着不忍那粗大遽然离去。

  W的抽插缓慢而有力,妻丰腴的屁股蛋荡出阵阵涟漪。我想W是不想错过品味妻穴里的每一寸嫩肉。W的抽插由慢而快,我知道的,妻的滋味一旦尝过,没有一个男人会禁得住,你会不由自主想要快速的进入,每次都要更深,放佛只有到肉穴的最深处才能尽兴;另一方面,W的双手开始忙乱的抚摸我妻全身:W足有183cm,他的手,大而有力,抚上了妻美丽的面庞,随之滑过下巴,箍住了妻的脖颈,继而双手紧握住妻的一对大奶子,胳膊稍稍用力,妻小巧的身体几乎嵌进了W的怀里,W的屁股开始飞速的耸动。

  妻一如往常与我做爱的时候一样,喉咙里先是压抑的呼出毫无意义的音节,继之连绵不断的开始呻吟。妻的呻吟很有特点,她能全程不停,听来却又绝不乏味,嗯哼中间杂着高高低低的「啊……啊」,鼓励着男人肆意挞伐,尽情的蹂躏。晚饭时,W提到来之前,他特意禁欲了一周。我想此时他的肉棍一定是坚硬的。妻最喜硬,我一边目睹眼前旖旎的景象,一边胡乱的想着,「影,要歇一会儿吗?」妻紧咬着下唇,摇头,头发随着W的抽插跳跃着,时而遮住她漂亮迷醉的脸,我见妻张嘴说了句什么却没听清,便凑近了轻声问她说什么?妻凑近我的耳朵,带着哭腔,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让他肏我!」

  我一霎时如遭雷轰,快感从尾椎骨直透脑囟。这是我们夫妻做爱时的暗语:记得几年前我初接触3p小说,还被妻骂了个狗血喷头——我从不背着妻的,我们也总会分享喜好。慢慢的妻也读一些,慢慢的我们会在情到浓时讨论小说的内容,慢慢的,我们将自己代入小说。偶然的机会,我又一次喝醉,爱爱时总也射不出,却又胀的似一根铁棍。耸动中,我跟妻子说,「你让人肏(ri)了!」这次,妻没跟我这喝酒的人一般见识,她一向温柔,看我难受,便也喘息着顺着我说了声「嗯」,我心里窃喜,阴茎又凭空粗大了一圈,「说让他肏你!」
  「让他肏我!」妻凄惶的说。我明显感到妻已渐渐干涸的肉穴陡然汨出一股爱液。我加快了速度,终于在妻的又一句「让他肏我!」中射了出来。那晚我睡的像个婴儿,妻说。

  从此,每到情浓,妻总会说:「让他肏我!」而每当我事后问妻:「老公给你找个帅哥,我俩一起服伺你啊」的时候,妻总会霞飞双颊,然后别过脸:「讨厌,不要啦,臭不要脸。」

  这样的时候长了,终于说动妻子在网上先跟W聊了一个多月。W与我们隔了V州,驾车也就5个小时,人不错,也是有妻有女的,人也帅,至少妻看着顺眼。W提到要到我们邻近的城市出差,我便邀请他来住我们家,说好了不一定非要3p,就当是朋友相聚了。告诉妻的时候,她明显显得慌乱。我安慰她,没说一定要那个的。你就当是朋友来做客,像平时网上聊天一样,有说有笑就好了。约定的日子W果然到了。一表人才,就如视频中所见。W送上了给我们的礼物,妻早就备了酒菜,餐桌上我们就如老友重逢,真的是有说有笑。我惊讶于妻的镇定——女人,你永远都猜不透她们内心的。

  当晚,W宿在客房。和妻回到卧室,我开始动手动脚起来,妻喝了点酒,我懂得机不可失。「影,你蒙上眼睛吧。」在妻开始喘息不定,肉穴开始涔涔的时候我提议道。

  「这样你就当是W在肏你!」妻战栗了一下,「讨厌!」但还是接过了眼罩。
  「影,起来趴过去吧。」此时妻已全裸,象牙般无暇的身子在卧室柔柔的灯光下泛着绸缎般的光。趴在床上,妻左手拂过长发,尽显妩媚。这种姿势,妻的身材尽显:奶子犹如木瓜,挂在胸前,腰身纤细,到臀部却又硕大起来,我稍稍蹲下腰身看过去,妻的两片屁股就像一个完美大的桃子,桃核就是腿心处的阴部,白的屁股和腿,与黑黢黢的阴部形成鲜明的对比。我看的兴起,张嘴把整个的桃核含进去,舌头由会阴开始,犁开了妻的肉缝。片刻,妻的口中开始了哼唱,我知道她开始渴望粗壮的棍儿充满她。

  「我去叫W来」

  「嗯,」妻如泣般的配合我。她不知道的是,开门关门声之后,W真的裸着身子来到了我们卧室!

  「要让谁插你?」我扶着自己的巨根,用龟头一遍遍摩挲着妻的肉缝问道。
  「让W来。」

  这个是我跟W共同设计的场景,W给了我一个表示了解的眼神,端着他的肉棍,站在了妻的身后。我凑近了一些,因为不想错过这第一次目睹别人的男根进入我美丽端庄、温柔似水的妻的肉穴。我感觉自己呼出的热气像是要把我的肺烧炸了。夜静谧,我心跳的就如迪曲里的鼓点。妻的大阴唇肥实饱满,紧紧抱着两片小阴唇,此刻,W如鸡卵般的龟头滑开,进入,妻的吟哦,我的眩晕……
  妻开始忘情呻吟……

  W轻轻拿下妻的眼罩……「嫂子!」

  「不要……」妻口里叫到。但我却看到她的屁股追着W抽出的肉棒往后移动了半寸。

  「宝贝,老公爱死你了,老公只要你快乐!」我语无伦次,抱着妻的秀发说道。

  「嫂子,我为你得了相思病了都,你就当疼我一次吧。」

  说着,W双手从妻的腋下伸过,紧紧抱住。

  我知道妻子一向心软的,现在又已经发生,她多半会同意了。「老公,抱紧我。」妻含羞看了一眼身后说。

  W明显如释重负,他又开始动作起来。

  由于是刚刚捅破窗户纸,三人不免草草结束。妻先去浴室清理过了,然后是W。我则趁机安慰妻。据我观察,妻羞涩多过愤怒,我的心思又活了起来。W洗完经过我们卧室道了晚安就想回客房。「你是要拨吊不认人啊,起码安慰一下你嫂子嘛。」

  「去你的」妻给我我一肘子。

  W尴尬笑笑,走进来坐在了妻子身边。

  「我要去洗洗了。」我起身道。

  我故意在浴室磨蹭了半天,出来时看到的就是本文开头的一幕了。

  路灯黄白的光透进卧室,微明的夜,耳听着妻时高时低的吟唱,目睹着妻白净的身子在W怀中耸动,妻的身子泛着神圣的光,我理解了女神的深刻含义;此刻,妻也一定是W的女神。

  W的屁股忽然以更为急促的速度在妻的身后夯落、退出,周而复始,而妻也仰起了头,一声长长的「啊……」回荡在卧室。W慌乱的退出他的肉棍,那肉棒此刻足有17、8厘米长,龟头蛙怒,紫的发亮,斜上方豪举着,淫水涂满了棍身,缓慢的由龟头流向阴囊。

  「嫂子里面太销魂了,我不想这么快就射。哥你帮我顶一会儿。」

  「嗯……老公……」妻的手竟摸向自己的裆部!含蓄优雅的妻以前从未这么忘情过,她惺眼迷离着追着我的嘴索吻。不忍看妻吊在半空难受,我手臂搭在妻的腿弯,一手托起妻的后背,抱起她放在床上——我知妻有些累了,刚才她肌肉一直紧绷,实在是太耗体力——随即扶助我的鸡巴,「滋溜」就滑进了妻的腔道:有如天堂!我的屁股也如打夯般的动作起来,心里直念着一定要让妻的快乐无缝持续。

  「啊……」妻欢快的发出吟哦。

  「要来了……」

  我的阴茎虽然比W的略短,但我胜在知道妻的兴奋点,枪枪都落在她的G点,不一时,妻就停止了一切的呻吟,绷紧了双腿、全身,旋即,释放,蜷缩在床上。「嗯……老公我爱你!」

  W面带羡慕表情凑过来,手从妻的脖颈缓缓而下,至腰,至臀——在臀部转圈,在妻的腿心蜜处若有若无的滑过,旋即往上至腰,至胸,握住妻的奶子,食指逗弄妻的奶头。不时的还瞥过我一眼。我刚才肏妻的时候就没射,此刻更是目睹W在抚摸我的爱妻:他摸了我老婆的奶子了!他还抓了妻的屁股!他抠了妻的屄!

  妻闭着眼睛享受着W的抚摸。我知道妻此刻是渴望爱抚的——W真的是此中高手,我们找对人了。

  我坐在床沿,只握住妻小巧的脚,只为让她知道我在,妻身体其余的部分就尽量让W占有!

  稍顷,我提议一起去楼上客房。妻蓦的睁开眼,烟波流转,仿佛在问:你又有什么鬼主意?

  W自然是无可无不可,二比一。我起身就走,上到一半楼梯,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两人果然有跟过来……等一下,中间竟夹杂妻的呻吟。我回头看去,见娇小的妻双腿环在W的腰间,而W双手有力的拖住妻的屁股,那令所有女人销魂蚀骨的巨吊,正插入妻刚刚高潮过的蜜屄里!而随着W每上一步楼梯,那巨根便在妻的嫩肉屄里进出一次!

  娴静优雅的妻显然沉醉于这暴力的性爱。她以前从未这么快就进入第二场做爱的。妻被W的雄壮征服了,沦陷了。我的阴茎硬如铁棍。

  快速的打开客房的门,并制止了欲将妻放在床上的W。我打开了客房的大灯——当然了,窗帘是拉上的。

  「老公……」妻娇嗔的叫我。

  「怎么了宝贝。」我故作不解。

  「灯!」妻羞不可抑。

  原来妻是怕羞要让我关灯。我没做理会,双手从妻的身后伸过腋下,将妻的上身抱住,妻顺势躺在我怀里。此时W双手如推车一样抓住妻的双腿,开始肏弄起来。

  或许是吸取了早先的经验,W知道妻的蜜屄噬骨般吸精的能力,又或许是上楼体力消耗过多,W开始匀速缓慢的抽插起妻。

  妻闭了眼,并不呻吟,只是粗重的喘息。我凑近妻的耳朵,「他的鸡巴大吗?」妻几不可见的点头,红霞又飞上了脸颊。双手从我颈后环绕过来。

  妻身下W在卖力的抽插,他的肉棒太粗,每次插入都将妻的两片小阴唇一起带着塞入肉屄,而每次抽出都将穴内的嫩肉带着翻出来。我盯着这淫靡的场景,趴在妻耳边,尽量用只有我俩能听见声音喃喃的说给妻听:

  「W在肏你呢!」

  「你让W肏了!」

  ……

  在这样的刺激下,妻这次高潮来的特别快。

  「亲老公!」

  「要叫爸爸」

  「爸爸,亲爸爸!」这是我跟老婆另一个性爱暗语,每次这样,妻就是快要到了。

  「让他肏我!爸,让W肏我!」

  「以后还让他肏吗?」

  「嗯,让!让他肏我,肏给亲爸爸看!」妻已高潮!僵硬!人声俱寂!只有W手握妻的双腿,拼尽全力快速的将巨根在妻湿滑泛滥的肉穴里抽插。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