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千世界的完结(大主宰同人)】(01-02)【作者:woshibanyu】

时间:18-01-10 11:22:09
字数:5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本文是大主宰的同人文,设定和原版有很多不同,主要描写的是萧潇,其实作者本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大主宰出来之后一直对萧潇有所念想………

  本文为作者第一次写h文……事实上是第一次写文,完全没信心保证质量,能看则看,有意见则提,甚至私信骂娘亦可(我没这么玻璃心,但是最好别直接跟帖骂娘,因为作者不在乎,但版主是不是不在乎就不保证了)。

-------------------

  『脚步声!终于有人来了?』萧潇睁开眼睛,心中有些忐忑。她在临渊界战败,而后被俘虏到这里上已经三个月了,知晓邪族淫荡本质的她其实早就做好了被人凌辱的准备,然而没成想这么长过去,除掉时不时给她送灵石的杂役之外竟然完全没人理会她(她所在的地方是域外邪族的领地,没有灵力,送灵石是为了不让她饿死渴死),甚至就算是那些杂役,虽然看着她的眼神充满欲望,但却连话都不敢说一句……

  吱呀一声,金属大门被打开,随着几声娇笑,一男一女两个身影踏步而入。
  「萧大小姐气色不错呢?怎么样?这些日子没人为难你吧?」

  『是她?』萧潇脸色不太好看,眼前这女人是她的老对手,淫魔族公主,楚嫣。

  淫魔族虽算是大族,但其依仗的却并非实力——族如其名,他们擅长的是那淫乱魅惑之术,从事的是间谍情报的勾当,只不过眼前这位却是个例外,其实力极端强悍,即使比起自己也只是略逊半筹。

  「嘿,你一个手下败将还敢再到我面前来!」萧潇讽道,然而她嘴上说的硬,心中却已是凉了半截,擅长淫术的楚嫣来,那自己基本是无幸了。

  「唉~妹妹你说这话可真是伤了姐姐的心呢。」淫魔公主倒并不生气,微微一笑道:「打斗这种事乃是男人们看重的,咱们女孩子家家的,何必总是挂在嘴边呢?」

  「够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萧潇的声音已是如同万年寒冰:「我落在你们手上是没错,但你们别痴心妄想能够侮辱于我……无尽火域能炼救人的丹药,也能炼自杀的丹药,这点你们应该也知道。」

  然而楚嫣却依旧只是笑笑:「这倒是真的,只不过无尽火域虽强,我淫魔一族也有自己的手短,而且妹妹,你不在意自己的性命,难道不在意自己母亲和弟弟的命吗?」

  不理会错愕的萧潇,楚嫣拿出了两块沾满血污的玉佩——那是她爹还在下位面时为家里人定做的,她自己现在就戴着一块,而据她所知,弟弟和母亲这么多年来从未让这玉佩离身,不等她回过神来,楚嫣又将自己手镯上的宝石激活,于是一片影像闪跃而出:那是大千世界与域外邪族的战场,前者阵线的某处,九色巨蟒横亘天际,巨尾扫过之处,邪族的阵线上便是一片凄厉惨叫,然而好景不长,随着一道似鸟非鸟的六翼白影加入战团,局势便是急转直下,仅仅数个呼吸之后,巨蟒便是从空中无力的摔落,随后被巨鸟的铁爪钳住……影像到此结束,从头至尾短短数分钟,然而萧潇已不需要再多看,那处战线的军队乃是无尽火域的炎神侍,而九色巨蟒则是她的母亲……

  她很清楚影像是真的,因为那手镯并非域外邪族的产物,而是大千世界常见的留影石,而留影石根本不可能造假,精神类幻术直接作用于生灵的脑海,但对留影石这种死物无效,实景类幻术却又不可能模拟的这么惟妙惟肖——高等级军队的战阵变化莫测,怎么可能轻易就复制出来,而且炎神侍乃是无尽火域秘密组织的新锐军队,无论是军士修习的功法还是战阵都是从未出现过的,想要模拟复制纯属痴人说梦。

  然而这还不算完,接下来楚嫣又激活了数次影像,都是双方的战场,每一处皆是巅峰力量间的血战,而每一次都是大千世界败北,三大神族祖域被毁,神兽族群遭受屠宰,各大超级势力的总部之内,男弟子被赶尽杀绝,女弟子则当场强暴……

  所有影像播放完毕,楚嫣看着脸色极其难看的萧潇,柔声说道:「你们其实很有潜力,可惜域外邪族树大根深——深到足以请到够强的外援……你曾参与的临渊界之战只是前哨,大千世界三个月内已经丢掉了五分之四的土地,众神兽种族唯有白虎,玄武二族还没被斩尽血脉,四大上古神族只剩浮屠族独存,十大超级势力也只有无尽火域和武境勉强支撑,而在你被俘虏后两天你娘就被我们抓到了,半个月后则是你弟弟……不过呢,对你来说其实还是有个好消息的,炎帝后来大展神威击退了与他对阵的圣族强者,直到现在依然平安无碍。」

  「我爹她没事!?」闻言萧潇猛然抬头,随即却又尴尬起来——对方正是目前这种危境的罪魁祸首啊。

  「妹妹不必难堪,因为自己的亲人而一时失态有什么错呢?更何况你的父亲还是炎帝那等传奇人物~」楚嫣掩嘴轻笑,无论仪态还是言辞要多淑女多淑女,只不过真的信了她的人基本都没啥好下场:「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沉默了一阵,萧潇低垂着睫毛开口道:「……我懂了,如果我从了你,就让我的弟弟和母亲……」

  「姑娘此言差矣,我圣族并非你们所说的域外邪族,我们会给你一个公平的机会,而非强迫。」然而这次说话的人却是一直站在楚嫣旁边已然被萧潇忽略的男性。

  萧潇有些错愕的看着对方,那是个看上去比自己还小一点,最多也就是17、8岁的年轻人,甚至只能算是个大男孩,他身高普通,相貌平平,衣着与其说是简朴不如说是简陋,唯一与众不同的是他的眼睛——平静而纯粹,绝无半点正常邪族的狂暴邪恶……甚至还带着少许温和。若是这人单独进来,萧潇恐怕第一眼就会察觉到不对劲,但他却是和自己那贵为大族公主的宿敌一起来的,以至于她的心思一开始就没在对方身上。

  「唉,傻弟弟~不是说好今天都交给姐姐来吗?」楚嫣有些不满的教训起男孩,只是那语气……竟然是在撒娇。

  「嫣姐,萧姑娘的确是误会了呀,而且这大千世界的道德信条明显也是和我圣族略为接近啊……」男孩试着解释,然而这对能说会道,又不停撒娇耍赖的淫魔族公主显然没什么用,几句话便是败下阵来不停地赔不是。

  『原来真正主事的是这男孩!』萧潇心中惊异——虽然楚嫣的身份是大族公主,男孩话语之间也的确是处处退让,但她怎么可能听不出来那纯粹是因为这男孩爱护楚嫣罢了,而且还不只如此,从对话见的只字片语来看,恐怕真论起身份地位,男孩还远楚嫣在之上。

  「那么就是这样,好妹妹,我们的确会给你公平的赌赛。」一边说着,楚嫣凑到萧潇面前:「至于规则,从现在起你将接受调教,如果一切结束的时候你还想回家,那么我们会将你的弟弟和母亲再加上你一起送回大千世界,如果你不想走……而是希望留下来做我陈平弟弟的宠妾。」说着她伸出白玉般的手指指了指旁边的大男孩,继续道:「那么你将会留下来,但你依然可以在弟弟和母亲中选择一人,我们还是会送他回大千世界。」

  「呸!淫乱。」萧潇啐道,然而楚嫣完全不以为意,而远处的男孩甚至还对她笑了笑,那笑容干净的仿佛一个孩童,这让她升起一阵不妙的感觉。

  「……既然说是公平,如果我不接受这个赌约呢?」萧潇一眨不眨的盯着名为陈平的男孩问道。

  「若是如此,我即刻命人送萧姑娘回大千世界,只是那样的话你的母亲弟弟我却不能送还。」顿了顿,男孩继续道:「我其实并不想以此胁迫姑娘,更不想隐瞒什么,只是我们现在的赌约还牵扯到圣族与邪族之间的大量复杂条款……当然还有更加复杂的人情,本来三位在族群战争中被俘虏,于理而言便是公共之财富,但萧姑娘容颜绝世无双,在下确实仰慕,只求能真心结好,因此便以自身所得功勋再加各种条件向邪族换取了这个赌约——当然,最终接受与否还在萧姑娘自己。」

  萧潇沉默了,平心而论,对她一个俘虏来说此等条件已经不是公平,而是优厚,她不知道所谓的圣族是什么,也不知道眼前的陈平到底什么底细,但不得不说这男孩的确称得上大方磊落,甚至坦言对自己的爱慕就是出于容貌,绝无半分虚伪矫揉,但却也证实了刚才的不妙感觉——他太过纯粹了,而纯粹的人最危险。
  然而即便如此,即便她现在只想对这大男孩敬而远之,但形势比人强,为了母亲和弟弟就算失掉贞操她也只能接受,踌躇良久之后,萧潇做出了选择:「好,若是这个条件,我答应你们。」

  「就这么定了!」楚嫣巧笑嫣然,莲步轻移间已绕到萧潇身后。「那么好弟弟,现在就来验证一下咱两的赌约吧~」

  楚嫣双手突然攀上萧潇的双峰,淫魔族公主的手上功夫何其了得?推拿揉搓之间让萧潇险些叫出声来,但她最终还是忍住了——如果对面现在站的是一个男人也就罢了,可无论如何她也不能在一个大男孩面前……

  然而楚嫣似乎已然料到萧潇会强行忍耐,檀口微张间便已含住一只耳垂,这下突如其来,她再也坚持不住,一声能酥到所有男人骨头里的娇吟在静室内响起。
  「怎么样?」陈平饶有兴趣的注视着那对已经透过衣服完全显现出轮廓的巨乳。

  「当然是姐姐猜对了~」说罢,楚嫣轻轻一撕便将手上的布料扯烂,力度恰到好处,只剩下最后一层贴身的内衣,那内衣却并非常见的肚兜,而是由鹅黄色布条缠绕的能够压缩胸部大小的束胸布。待得男孩彻底看清,楚嫣便再一次发力,于是那隐秘地带的最后一层保护也宣告破裂。

  缺少了束胸布的压制,一对玉兔登时弹了出来,两坨柔嫩洁白的美肉暴露在空气中,最前端是两点粉嫩——颜色很淡,小指甲盖般大小的奶头甚至都无法阻止灯光的穿透。武修者的体质则使得它们即便没有任何托凭也绝不会屈从于引力,而由于太过丰满,哪怕只是寻常呼吸都可以让乳头一阵轻颤。

  整个过程中萧潇都只是要紧牙关站在那里,既然是答应接受调教那么她就只能如此,更何况以淫魔族的手段,这点甚至连前戏都不算。

  「居然这么大,而且还这么漂亮……」陈平有些痴迷的说道,他伸手捏过一只乳房把玩起来:「弹性和软度都是完美。」

  在胸部的刺激之下,萧潇的喘息声逐渐粗重起来,脸上也是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她是无尽火域的大小姐,被比自己还小的男孩肆意玩弄胸部这种事以前连想都没想过,然而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头偏向一边,不再看眼前的男孩。
  「萧姑娘,真是没想到啊,我还跟嫣姐打赌说你胸部决没可能比你娘的大呢……」男孩笑看着正一脸得意的吮吸着萧潇耳垂的的淫魔公主,眼神中满是宠溺。
  「毕竟你娘亲胸部就已经那么大了,没想到你还要大出一圈来,她可是嫁了人生了孩子的啊,居然被你这个黄花闺女给比下去了。」陈平赞叹着,在女孩的两只奶头上各捻了几把后便向静室大门走去:「嫣姐,答应的事情一定做到,这里交给你了。」

  而等到他关上大门,萧潇才猛然反应过来:「他……他知道我娘的胸部……」
  「当然知道,你娘被俘虏回来那一日,魔族的几个白痴老头子为了谁先上你娘挣的不可开交,结果动静太大把陈平弟弟引来了……」楚嫣吐出嘴中的耳垂,附在萧潇的耳边柔声说道,那模样仿佛是在说女孩子之间的悄悄话。

  「……那,那我娘她……还有我弟弟……」萧潇颤抖着问着。刚才对方说会还回自己亲人,她便只当是娘亲和弟弟都只是被关着,然而现在看来不是这么回事。

  「你弟弟来得晚,现在一直平安无事,至于你娘,那还能怎么样?第一个宠幸了你娘亲的自然是陈平弟弟呗~等弟弟享用完了就又交给了其他魔族。」楚嫣玩弄着手上的软嫩,然后捏起一只奶头,声音腻的仿佛加了蜜:「可惜她虽也算是祸国殃民的绝色,比起你却终究还差了一分,而且已为人妇,让我弟弟临时消消火还行,让他像对你那样下本钱那是绝无可能了。」

  看着脸色已然苍白的萧潇,楚嫣继续火上浇油:「莫怪我那傻弟弟不救你娘亲,他宠幸你娘之后好几天才知道你,那个时候想再捞你娘已经……」

  「已经……已经怎么了?我娘她现在到底如何了?」萧潇再也顾不得什么矜持尊严,问话的语气也已经近乎哀求,淫魔公主却愈加的巧笑嫣然:「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根据邪族的规矩,每场战斗之后有价值的战利品都会集合竞价,没人要的就暂时成为公用品,待得整场战争结束后会再把公用品进行一次统一竞价,而你娘亲乃是炎帝之妻,价格太高没人买的起,于是现在被当成公共妓女了,等到战后可能会被某些家伙花费功勋买回家吧……」

  楚嫣眯起的双眼中闪过一丝玩味:「不过呢,你娘现在真正日思夜想的其实还是陈平弟弟的大肉棒啦~弟弟其实不懂什么调教之道,一向就是提枪便上,可貌似恰恰对了你娘的胃口~说起来倒是不堪的很,你那娘亲最开始倒装得像个贞洁烈女一样誓死反抗,等知道自己第二天要被带走做公妓还不是什么亲相公小男人都叫出来了,为的就是能让弟弟抽空多去宠幸她。」

  淫魔公主一边说一边惋惜的摇头:「可惜没什么用,除了你之外,邪魔族还给弟弟专门上供了几个调教好的女孩,比如那个所谓的大千世界第一美人洛璃,虽然我觉得不比你强就是了,还有你的好姐妹林静,再加上一个温清璇,哦对还有一直跟着牧尘的那只小黑鸟,这几个丫头现在日夜都在床上婉转承欢,使劲浑身解数就盼着能多得到些宠幸,不过你不用担心,那些都只配做床妾,比不得你~」
  轻轻拭去萧潇脸颊上不知何时滑落的泪水,楚嫣再次开口:「妹妹别哭,咱们女孩子必须漂漂亮亮的。」这次声音温柔,似乎的确是发自真心。只是这真诚也不过一闪而逝罢了,她再次摸上女孩的乳峰,吃吃的笑道:「你娘亲也未必就真的没机会,弟弟刚刚玩了一下你的大奶子,可是因为赌约不能尽兴,回去后估计会找你娘泻火~搞不好现在已经把她挑在肉棒上大奸特奸了呢~」

  萧潇不愿相信这些话,然而她知道对方所言皆为真实——这几年她们之间交手无数,很清楚这个女人和普通淫魔族不同,虽然有时的确会用言语误导敌人,但从未有过真正的撒谎。晕眩感一阵接一阵的冲击着脑袋,然而楚嫣可不管这些,事实上她说这么多为的就是更加刺激对方,淫魔公主的手从后面伸进萧潇下身的衣服,一路下移到肥美的臀丘:「知道你娘在什么地方臣服的吗?这里哦~」她的手指用力一探,毫无预兆的插进了萧潇的菊穴。

  「啊~啊~哈啊~」也许是受到了自己母亲堕落的刺激,萧潇再也忍耐不住的淫叫出声,随着对方熟练的掏挖掘进,她感到自己的菊门内越来越湿。所幸这次攻势并未持续多久,楚嫣左手掐住怀中美人的下巴,右手递到对方眼前,两根温润洁白的手指上汁液淋漓。「高级武修者就是这点好,吃下去的东西全部消化,身上没有不干净的东西,连体液都没什么味道。」她看了看兀自娇喘不停的萧潇,然后挑逗性的在女孩脸颊上舔了一下:「水挺多的啊,果然闺女随娘,来吧,尝尝自己的味道。」

  左手轻微用力之下便迫使对方嘴巴张开,楚嫣的手指塞入女孩口腔,然后将满布的肠液尽数涂在那丁香小舌之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