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少年的武术与色情故事】作者:qianlong

时间:18-01-10 11:22:18
            少年的武术与色情故事


字数:77118字
下载次数: 82





***********************************  情节中带色,非纯色情文。
***********************************                (1)

  小学的时候,开始兴盛武打电影。我可不是那种叶公好龙之人,于是总是寻找机会学个一招半式的。小学的体育老师对我很好,他会一套六合拳的基本功套路,我知道后就想和他学。

  年约50的体育老师答应了,我们约好,每周体育活动课我就去跟他学半个小时,这样持续一个学期,六合拳的基本套路就学全了。

  学会以后,我常在晚上没人时去我家附近的小花园打拳。冲拳踢腿,好不卖力。每次都把我仅会的这一套基础拳打20遍左右。

  由于我练习压腿和其他基本功开始得早,刻苦坚持而且年龄又小,所以我的腿半年后就能压成纵横直线,而且直腰踢腿「朝天蹬」可以让膝盖打到自己的眼眶。(注意噢:很多人认为压腿好的人可以膝盖打鼻子,那是错的,本人以亲身体会可以告诉大家,膝盖打眼眶才对。)

  中学二年级时我开始和几个同学很要好,有本班两个同学,老大:侯佐(外号:猴子)和老三:曲申(外号:曲子),外班的四个同学,老二:张士诚(外号:橙子),老五:金一和(外号:黑豹,因为他皮肤黑,身体壮),老六:田复(外号:老虎,因为他小名如此)和老七:房生达(小胖子)。

  我是老四,在我们小帮派内的外号叫二郎,是因为我自己照着拳书练有一套二郎拳而得名。而其他人外号和所练武术都不相符,比如叫黑豹的不练豹拳,叫老虎的也没练虎拳。我们七个伙伴自称「武林七少年」,意思是英雄出少年的意思。

  我们是因为共同的爱好走在一起的,那就是武术。没想到的是后来我们和几个女人竟然经历了毕生难忘的几件性事。

  这事得先从我们学习武术说起。

  曲申的爸爸是市刑警队的一个头目,也不知道他有多大的官,反正家里房子好大,我们三个人常在他们家玩。当时的我们对金钱和官位还不那么敏感。那时正是不安分的年龄,那位警官曲伯伯很怕我们在外面闹事,曾经跟我们谈过好多次。

  后来警官伯伯请来了一个市特警队的武术教官,到我们学校为我们班义务教授一套拳法,作为警民合作的一种诚意吧。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是他跟儿子的老师搞好关系的步骤。

  学习了这套「擒拿术」的套路,却不知道怎么用,好不扫兴。因为武术教官本着让我们练武健身的原则,只教套路,不教应用。我们那时周末常去警察署训练中心去练拳,当然免不了复习擒拿套路。外班的黑豹和橙子就常笑我们练的动作可笑,象鸭子打架。

  本来嘛,擒拿套路是为了实用而创,毫无美感。我们不服气,就要和他们比试,由于不懂,当然用不上擒拿技术,很快被他们打得人仰马翻。

  ……全都白练了!!练了半天竟然连不懂武术的田径运动员都打不过。哼!
  头脑活络的侯佐说:「曲子,我们求你爸让教官教我们怎么用好吗?」我一听立刻赞同,忙怂恿曲申。

  下个星期见面时,曲子对我们说,他老爸那里没问题,就是这事得我们自己去说,并且暗示我们要付学费的。我们几个家境都还可以,拿几个钱不是问题。
  听了以后,我和猴子都乐得蹦起来。猴子是我们组织的老大,所以负责一切组织工作。

  很快猴子找来了全部七兄弟,一问,大家全同意。然后我们找到那位教官,以曲子老爸推荐学生的名义,恭敬地递上一份礼物,算是拜师了。

  曲子的爸爸暗示我们的学费,我们七兄弟已经凑齐交上。教官很高兴,对我们进行了一番说教,诸如练武不许打架之类的。然后我们约好时间,每周一三五晚上在警察署训练中心见,每次三个小时。这个时间那些体育训练的警察都离开了,而且曲子是警官家属,可以带我们进入,这样我们正好免费用他们的场地。
  这位教官还真不是吹的,生于武术世家,小时候练的是长拳和戳脚(即北腿中的代表:鸳鸯脚),长大进入警界又精通了擒拿术,柔道摔跤,拳击等。我们在他的指导下苦练腿功和技击技巧。

  练腿是很苦的差事,好在我的双腿已经压开,所以这次吃的苦头比兄弟们要小。每次压腿,正压,侧压,后压,搬腿,撕腿,然后是踢腿,正踢,侧踢,前扫,后扫,侧踹,旋风腿,二起脚,连环三腿等基本功夫。最辛苦的是后压腿和后踢腿,为的是准备北腿中的精华:「玉环步,鸳鸯脚」,也就是水浒传里武松打败蒋门神的那招。

  后压腿简直要把我们的腰和腿压成芭蕾舞演员了,可见功夫得来之不易。后来这招只有基本功较好的我和猴子练成,其他人或者照猫画虎,或者中途放弃。
  练成指的是后踢腿差不多可以踢到自己的后脑勺。

  师傅反复说:这一招是用来对付强敌的救命绝招,不能随便用。因为它是先以背对敌人的「玉环步」诱敌深入,然后突然飞起「鸳鸯脚」,后踢袭击敌人的下阴,小腹或下巴。如果击中敌人下阴,那么以我和猴子几乎能打到自己后脑勺的腿功,把敌人踢死是不成问题的。但出了人命就难收拾了。所谓「救命绝招」
  的意思是,如果我们的生命没有受到威胁,千万不可用它。

  我们七兄弟入师门前就约好了,谁彻底退出谁就是叛徒,以后大家谁也不理她。所以最小的小胖子虽然经常叫苦连天,却也和我们一起坚持练了三年时间,并且终于练成了反手擒拿术和日本柔道术,说真的,我们中任何一个如果和小胖子贴身近战,没法不吃他的亏。

  到后来,我们七兄弟虽然武功水平参差不齐,但好歹各有擅长。

  老大猴子擅长腿功,双腿比人家的胳膊还灵活,伸缩快如闪电,老二橙子擅长拳击,精彩极了,和他对拳时就觉得来拳密如雨点,老三曲子擅长长拳,讲究的是中国武术的全面发展,即拳脚配合。

  老四二郎即本人我擅长的是北腿功夫,部分拳击技巧和自己钻研的国外武术腿击法,老五黑豹擅长西洋拳击加中国北腿的配合,属于猛攻猛打的力量型,老六老虎擅长擒拿和摔跤加上部分柔道术,属于技巧型,反正谁被他抓住准得跌个大马趴,老七小胖子,刚才说了,擅长擒拿和柔道,也十分危险。

  我入师门前练过六合拳基本功套路和自学的二郎拳,这时也都得到师傅的指点,师傅虽然没学过这些,但是触类旁通,仍可以给我规范动作。我以前练的是南拳,曾在猴子凌利的腿上功夫进攻下一败涂地,所以我后来在猴子劝说下弃南拳而改练北腿。

  本人并没有任何抵毁南拳的意思。南拳是流行于中国南方的拳术,重拳不重腿,也有很多门派,有很多源远流长的精华拳术。李小龙练的基本功夫就是南拳中的咏春拳。只是本人从没有会过南拳的师傅,所以我至今无法领会其中精要。
  三年满师后,我们仍经常聚会练武交流。我和猴子的对练很是好看,由于两人都擅长腿功,所以经常腿缠腿。猴子北腿功夫仍胜我许多,我后来买到了很多「洋武术」的书和教学录像片,和猴子一起钻研了跆拳道,空手道以及泰拳的腿法,在领会这些洋玩意上,聪明的猴子可就输给我了,所以后来我虽然还是很难胜他的腿法,但是我的「洋」腿功加中国北腿的混合打法亦对他构成很大威胁。
  其他的弟兄们都对我的「洋武术」嗤之以鼻,看都不肯看。现在回想起来或许是他们的民族主义思想太高了吧!哈!不管怎么说,我们是好兄弟。

  老六老虎和老七小胖单打独斗不是我的对手,因为腿比手长,我以灵活的腿功不让他们近身,他们的技巧就发挥不出来,但是他们却常联手来收拾我,这样我就无法避免和他们其中一人近身了,结果可想而知,一定是我被摔在地上爬不起来,而他们两个踩着我的肩膀欢庆胜利。不过这也好,后来形成了他们两个双「侠」和壁,避实击虚,一摔一擒,「天下无敌」的状态。

  跟老二橙子比拳击,那就只有挨打的份了。好在老二对我们很善良,下手真的是点到为止,所以我跟他倒是学了不少拳击技巧。别看老二几乎不用腿,只用拳,却也不得了,因为他异常灵活的身形刹那间就与你接近到了臂长的范围,然后你就等着挨打吧!哈。好在我用各种腿功却也能手忙脚乱地跟他斗个平手。
  跟老三曲子以及老五黑豹的对练是很吃力的,因为他们都擅长手脚配合,所以跟他们对练也最长功夫。当我们打入节奏后,感觉就象是在跳舞,手来脚当,脚去腿拦的。

  每次练到后来,都是由武功较弱的老六和老七联手把我们几个作哥哥的一一放倒在地上。我的手腕由于和小胖练习擒拿,每次都被他拿得「麻木不仁」了。
  哈哈!现在回想当年的情结还是很亲切呢。

  三年师满,我们不再跟师傅学了,却仍然经常自己聚会,在警察署训练馆,或者到山下无人的地方练。打沙包,对练,我们每次也忙得不亦乐乎。

  很快,我们到了考大学的年龄。噢,对了,我们七兄弟中的老大猴子和老五黑豹都提前结束课程,考入警察学校,但是不在一起,一个是省警察学校,一个是市警察学校,老六老虎和老七小胖子也提前毕业了,都考入了水产学院的大专班,他们两个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老在一起。

  剩下的我和老二橙子,老三曲子,准备考大学。后来我上了理工大学学自动化,曲子进了经贸大学,橙子跟我一个大学,他学习IT行业,还给我们修过好多次电脑呢。

  等我们三人上大学二年级后,猴子和黑豹都毕业成了警察,老虎和小胖子也毕业进入水产公司下属的水产品贸易公司工作,还在一块儿!从此我们可没少吃他们两个带来的水产品,看来小时候被他们摔也是有回报噢!哈!

  这时我们四人工作,三人读书,但是我们的聚会仍然没有变。离开师傅后,我们一直没敢荒废师傅传授的功课,还经常去看师傅,取得师傅的指点呢。就是小胖子,由于工作关系,吃得太好,又胖了一点,可是他扑上来摔我的动作却一点也没有慢的意思。

  那时的歌舞厅饭店都必须有警察罩着,否则无法作生意。所以我的两位警察兄弟也占据了肥缺,我们可以常常去歌舞厅快活。在我的极力劝说下,我们每次都付钱,我告诉猴子:「我们又不缺这几个钱,人家出来作生意也不容易,再说你们警察跟他们跑江湖的交个朋友不也好吗?」

  猴子同意了。所以后来那几家歌舞厅的老板都很欢迎我们,每次给我们留最好的座位。

  一天我和猴子还有黑豹曲子四人在歌舞厅楼上的酒吧间喝酒,忽然有人声嘈杂和摔碎玻璃器皿的声音。原来是是有人在下面闹事。我们当时坐在楼上,看下去看得很清楚,来的八个人都是膀大腰圆的大汉,都没有喝醉,明显是故意在砸店。这个店是猴子罩着的,当然不能不管。

  黑豹说:「现在歌舞厅饭店酒吧竞争激烈,这一定是别的老板派来的混混故意砸场子的。」

  猴子说:「对。曲子,二郎,你们两个等一会儿别出手,你们不是警察。我和黑豹去看看就行了。」

  曲子哪里肯听,一定要去帮助兄弟的忙。我说:「好,如果你们两个应付不了,我们就上。帮助警察也是市民的义务嘛!」

  猴子和黑豹都笑:「行!先让你看看我们哥俩在警察学校学的技艺。」说着话,八个大汉已经把楼下打倒一片,冲上楼来。

  几桌客人早已四处躲藏,桌子被掀翻,东西被砸。很快,他们中的五个来到我们桌前,我们照样喝酒聊天,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你们想死吗?」一个大汉问。

  猴子忙笑道:「不,不,我们想活。想死的是你们。」

  「什么?」大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汉拿着铁条走近我们桌子。这时我坐最外面,看准机会,以精武弹腿里的「发腿不过膝」技法,一下子点中他的膝盖下软骨。

  「嘿!」了一声,大汉立刻单腿跪在我面前的地上。

  我纹丝不动,仍然在喝茶。(我喜欢绿茶和红酒一起喝。)

  「谁他妈打我?是你吗?」

  「当然是我了,我这是替你爸爸教训你。」我冷冷地说道。

  猴子看我接上火了,生怕我再动手,因为我不是警察,以后处理起来很麻烦的。好个猴子,别人根本没看出他站起来,擅长腿功的他已经从里面座位上飞身而起,先是一招鹏程万里飞起,然后是鹰击长空,双腿齐出揣中跟我答话的大汉胸膛,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根本没有给对方以考虑的时间。

  大汉应声倒地。躺在地上哼哈地起不来了。

  另外几个大汉愣了一下。

  没等他们举起铁条,猴子已经用连环腿击中第二三个大汉的头部和下阴,刹那间两人也倒地。这期间,黑豹也早已重拳击昏一个大汉,另外一个大汉也被他踢中一脚,虽然没倒下,却也疼得兹牙裂嘴。

  曲子说:「哈哈!你们认输吧!每人撅起屁股让我们打一顿,就扯平了。」
  被黑豹踢伤的大汉站得离曲子近,突然把铁条扫向他头部。曲子正是艺高人胆大,轻轻一带,化解了大汉的蛮力,然后以擒拿中的借力打力之法把大汉带有惯性的身躯扔向身后的楼梯,随后传来啪啦啪啦声和惨叫声,那大汉当然滚了楼梯。

  我冲曲子一乐:「行啊,曲子!长拳厉害,擒拿也不错嘛!」

  曲子故做姿态地一抱拳:「哪里,哪里,雕虫小技而已。」

  这时另外那边猴子转身跃起,在空中一个90度转弯,用鸳鸯脚里的「擒贼擒王」凌空击中一个大汉的脸,大汉应声倒地不起。

  黑豹也以一拳一脚制服另外一个大汉。

  最后一个大汉见状突然向站在路口当中的我扔出铁条,意图夺路而逃。
  我急忙向他回扔出手里的茶杯,「蹬里藏身」,俯身在地上,然后双腿使出「双龙探海」,躲避的同时双脚踹他的双足。

  这大汉还真有两下子,竟然跳跃起来,躲过我这一招。

  黑豹说:「住手!来,跟我玩玩!」

  我们就都停了手。由作警察的黑豹玩他。

  大汉用的蛮力,黑豹原来是田径运动员,后来练武更是以蛮打蛮。所以他们打起来煞是好看。

  大汉飞手击中黑豹肩头,壮实的黑豹全当不知。

  黑豹突然呀地大叫一声,右勾拳以千钧之力打去。

  大汉连忙一闪,却正中黑豹下怀。原来拳虚腿实,黑豹象铁棍一样的腿击中大汉的腰部,大汉一下子失去平衡,也飞向楼梯,跟他那个先滚下去的伙伴亲热去了。

  猴子对我们说:「你们回避一下,如果有人问,就说只有我和黑豹动手。」
  我说:「好啊!就算我们成就你的英名吧!」

  说完我和曲子说说笑笑着在警车到来之前先走了。

  后来的一天,我正跟我的美少妇情人(详见拙作《武林少年和美艳少妇的故事》&《武林少年和美艳少妇的故事……续:精彩床上篇》)在亲热,突然猴子打我手机,说是紧急事件,必须马上集合。

  那个时候手机贵得很,我怎么会有手机呢?其实是老七小胖子由于业务关系公司给配的手机,小胖子在外面跑生意机会少,就经常把手机(大哥大)借给我玩。所以兄弟们找我都打小胖子的手机,而找小胖子却打老虎的手机,因为他们两个总在一块儿。哈哈!好玩吧?

  那时的手机大得有三块砖头那么大,提在手里也很重,不过倒是让我出了不少风头。

  我抱着情人使劲吻了一阵,说:「宝贝,我得走了。兄弟们有急事,对不起啊!」

  美少妇说:「去吧,年轻人在一起可别跟人家打架。」

  抱着大哥大,到了猴子说的夏威夷风情歌舞厅,另外六个兄弟都在等我了。
  「哈哈哈!」老二橙子看着我说:「怎么啦?你这家伙金屋藏娇,身体虚了吧?」

  兄弟们全知道我的美少妇情人的事情,只是美少妇不愿意跟他们见面。
  我一瞪眼:「虚了?你试试!」说着就要跟他比划。

  大哥猴子忙说:「别闹,别闹。有正事谈。」

  我和橙子挨着坐下,老虎给我递来果汁。

  同是警察的黑豹和猴子都穿便服。黑豹抽了一口烟,说:「其实不是正事,是一件找乐子的事情。」

  猴子接着说:「哈,是啊!是给你们几个弟弟们介绍女朋友。」

  我没说话。老虎和小胖子开始吃吃地笑。

  橙子接过猴子的话题:「最近体育学院几个女生跟咱们有联系,武术系的,我和猴子以我们大家的名义和她们订了个友好联谊会。今晚她们要过来和咱们联欢。我们正好和她们以武会友啊!」

  我听了大笑说:「哈哈!体育学院的武术女生?橙子,你没搞错吧?跟你上床,一个不满意,立码把你踢下床!我还是免了吧!哈哈哈!」

  老虎和小胖子听了也不禁放声大笑起来。

  老二橙子一向嘴贫,这时推我一把:「说是找乐子的,又没说给你作老婆!
  你甭自做多情了,你想要人家,人家还不要你呢!「我也笑了:」好,好,就算你说得有道理。「然后我转脸问老大:」猴子,体育学院的女生那么好弄的吗?「

  猴子大声说:「嗨!二郎啊二郎,你在大学里呆得太久了,对外面一点不了解!我这么跟你说吧,……体育学院,让处女走开!」

  「哈哈哈!」我们都笑起来。

  歌舞厅的两个小姐给我们端来了饮料,被我们突然的大笑吓了一跳。

  晚上我们七个人在饭店见到了体育学院的那八个女生,还好,虽然不是什么大美女,但是脸蛋长得都还过得去,由于练武术的原因,身材都非常棒,也就是说具备了让男人勃起的基本条件。(注:初次见面的确是八个女生,几个月以后她们其中三个由于有了男朋友就退出我们的活动,一个女生由于跟大家关系不和也退出了,所以后来是四个女生跟我们长期保持来往。)

  我们在饭店里吃饭,由已经工作的猴子和黑豹还有老虎小胖子他们轮流请大家,由于我们中两个是警察,老板当然不敢黑我们,而且每次都打折优惠许多。
  大吃一顿山珍海味后,我们来到了歌舞厅的包间,摆上了饮料,我们和八个姑娘海阔天空地神聊。自然话题里少不了武术。

  橙子最色,忙趁个时机说:「我们七兄弟也练过一点,我们不如比试一下好吗?大家以武会友,点到即止。」

  体育学院的姑娘们爽快地答应了。一个高个子姑娘名字叫红梅,象是她们中带头的,问:「在哪儿比啊?终归不能在这里吧?在这里动手把人家的店都给砸了!」

  猴子毕竟是大哥,想得周到:「容易!我已经包下了这里的地下室舞厅,地方足够大了。」

  来到地下室舞厅,姑娘们中一个叫钱小燕(外号:小燕子)的吐一下舌头:「哇!这么大的舞厅,你老哥全包,这要花多少钱啊?」

  猴子哈哈大笑,说:「你放心,这里的老板是我的好朋友,我帮他赶跑了好几批在这里闹事的小流氓,他很感激我。今天是星期一,本来就没有多少客人,所以他要免费给我用的。可是我这个二郎兄弟做事一向喜欢低调,坚决要付钱给老板,所以我们就付了一点租金。」

  说完猴子一指我。小燕子看了我一下,眼神里充满奇怪。

  我对她笑一笑,没说什么。

  很快我们坐好,由双方的大哥大姐说友谊比赛规则:大家下场比划比划,关键目的是会朋友。如果谁把人打伤,必须掏钱请全体吃饭,吃饭地点由伤者定。
  比武输的人如果甘愿认输,那么必须为对方作三件事情。

  这条规则实际上是给了所有人一个拒绝履约的借口,让大家没有思想负担地玩。如果输了,只要不承认,就什么也不会发生。

  这时我才发现姑娘们穿的都是裙子,短裙子,不影响踢腿,但是却能露出内裤的那种。不禁问橙子:「橙子,她们要在哪里换衣服呢?」

  黑豹一听笑了,没等橙子回答就抢着小声说:「书呆子,你还以为我们真的以武会友啊?」

  我一下子明白过来。好啊!一下子我的JB就开始充血了。

  红梅跳下场,在舞厅昏暗的灯光里踢了几下腿,虽然她的大腿和小腿肌肉发达,但是看上去仍然十分性感,形体美丽。红梅用腿故意向我们坐的方向踢了几下,让我们把她的白色小内裤看了个一清二楚。

  昏暗的灯光,美女的大腿,加上酒后的兴奋,使我感到我的JB开始不安分了。

  「谁来和我练练?」红梅又做了几个调斗性的动作。

  猴子坐着没动,橙子看了一眼猴子,立刻蹦起来,进入场地:「我来陪你玩玩,小美女!」

  红梅一笑:「你这大色狼,看我怎么教训你!」

  橙子说:「大姐大,我练拳击的,打中了你不好,怎么办?」

  红梅说:「这还不简单,你改拳为掌,用手推我不就行了?」

  橙子心里暗笑一声:「我就等你这句话呢!」

  很快,两人交上了手。

  红梅的功夫是正统武术学校出身,当然不错。橙子的拳击当然也精彩。开始红梅闪跳飞腿,占优势,裙子却不断飞舞起来,美丽的大腿一览无遗,小白内裤一跳一跳的;红梅刚刚得意,却没想到橙子突然以极快的身法滑步贴近红梅,扑扑两掌,一掌按在红梅肚子上,一掌按在红梅左侧酥胸上。

  红梅身子怔了一下,一向以动作快着称的拳击好手橙子哪里会给她喘息的机会,扑扑扑扑,连续四掌,分别按在红梅的脸蛋上,额头上,右侧酥胸上和小肚子上。橙子虽然只用了一成力,却仍然拍的红梅后退了几步。

  黑豹凑近我的耳朵:「别看她们是武术专业,但是她们练的是纯套路,花架子,不如咱们练的实用,等一下你不要怕,也下去玩玩。」

  噢!对啊!我一下子回想起小时候练熟了擒拿术的套路,却不会用,被没练过武术的田径运动员黑豹打得人仰马翻的情景。所以心里一下子放下心来。
  场里,红梅已经是脸红脖子粗了。

  贫嘴的橙子虽然停下动作,却得理不饶人:「怎么样?认输吧!我让你作的三件事情很容易的,你会很快乐地去作的!」

  猴子一下子蹦起来:「橙子别胡说!红梅小姐,我兄弟不会说话,得罪了。
  这一场大家平局!「红梅红着脸说:」什么平局啊!我认输了!我愿意作三件事。「

  橙子说:「哈!好姑娘!我就喜欢豪爽的姑娘!走吧!我们去包间谈吧!」
  等他们拿着饮料进了包间。我们的比武重新开始。

  这次是小燕子跳下场,也同样象红梅那样踢腿作准备活动,她的大腿比红梅更美丽,雪白的颜色,在昏暗的灯光下特别刺眼。

  准备好了,小燕子转向我:「做事低调的家伙,敢不敢跟我比试啊?」
  我愣了一下,没动,心想:还真没碰到这么胆大的女孩!

  小燕子看我没动,继续说:「如果你不敢,那么你就低你他妈的调去吧!你个小男人!」

  什么……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而且还是个娘们!

  呼的一声,我飞身越过桌子跳入场内。由于我和猴子最擅长腿功,所以我们两个弹跳力也最好。一般人看我1。81米的身材和80kg的体重,如果不是亲眼看我腾空动作,都不会想到我会跳得如此轻巧。本来嘛,如果没有弹跳力,那么北腿里有一半的腿法跟跳跃有关,就都不能练了。

  当然我的腾空和猴子的是有区别的,猴子腾空是大鹏展翅,在空中作雄鹰的造型,优美异常,而我腾空没有什么造型,更象行云流水。我和猴子腾空的速度是差不多的,但是猴子比我更擅长于空中攻击。

  小燕子本来正在讥笑我,看到我从坐着喝茶的姿势几乎没有任何准备活动的就从桌子后面一跃而入场内,略一吃惊:「呵!小男人还有两下子嘛!」

  我听她又叫我小男人,头皮都发热,火往上冲。我贴近她小声说:「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片子,我今天一定打得你叫我爸爸!」

  说完我后退一步,作手势让她先出手。

  小燕子哼了一声:「看你这个臭德性吧!」侧身以八卦掌的九宫步法向我欺来。

  我气得头上冒烟了,怎么这个小婊子这么能骂人呢?我又没得罪她!好,今天我要是不把你收拾得服服贴贴的我就……我就……我就趴下!(我当时被她的无礼气得已经想不出别的词儿了。)

  但是一交上手,我心里很快恢复平静。这是师傅时常教育我们的保持状态。
  但是这时候在她明晃晃的大腿攻势下保持状态,谈何容易,只有速战速决。
  开始我没有发挥擅长的腿法,怕踢中她身上伤了她,我可不愿意付请这帮臭婊子的饭钱。

  可是我用拳击和擒拿技术和她游斗,却根本沾不上她的身,自己身上却被她推了好几把,如果不是我下盘定力好,早已真的趴下出丑。

  我一时兴起,高叫一声:「小姐,得罪了!」平地腾空而起,一个连环飞踢,却又故意不真的踢中她,只把她迫退几步。

  小燕子哼了一声:「你这蚂蚱喜欢蹦是吧?那么姑奶奶就陪你蹦哒蹦哒!」
  我气极反笑:「好啊!我又成蚂蚱了!那么请你蹦哒吧!」

  小燕子也作同样的连环飞踢来对付我,这一下子露出很大破绽。第一是她的一双玉腿全部露在我的面前,第二是她在体育学院只学到套路,但是明显不懂其中应用和忌讳。

  比如我们七兄弟常在一起练武,最懂得全身腾空飞踢,出腿要快,收腿要更快,以免被人抓住而失去重心。这个经验一是重实践的师傅所传授,二是我们七兄弟互相比试时,如果谁收腿慢了都会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摔倒。久而久之,我们全都精准掌握这一技术。

  武术套路讲究的不是实战而是美感,所以小燕子的踢腿不快,收腿更慢。但是我不想让她摔个大马趴,所以侧身腾空而起,用右手在她飞踢过来的左脚背上轻轻拍了一下,以表示这是我让你一招。

  小燕子落地后,并不领情,九宫步八卦掌继续向我进攻。一招紧似一招。我手上擒拿功夫明显不如她的八卦掌,又被她捞了好几下子。

  好吧,看来老子不给你点厉害的瞧瞧你还真的不服!

  两个虚晃的拳击动作打过去,小燕子稍微后退,重心暂时失去平衡,我乘势以泰拳中的站立式扫腿侧面踢中她的小腿,「扑通」,小燕子摔倒在地。

  好个倔姑娘,一个漂亮的「乌龙绞柱」翻跟头起身欲再战。她乌龙绞柱时让我看清了她的内裤是米黄色的,甚至还看清她大腿内侧肌肉的抖动。我觉得我的JB又是一阵冲动。

  (注:乌龙绞柱和鲤鱼打挺我都不会,因为我的师傅非常重视实战,他告诉我们跌倒了就快点爬起来吧,什么姿势爬起来都行,关键要快。乌龙绞柱和鲤鱼打挺都很好看,但是练成了没有什么实用价值。)

  我岂能容忍她再度反抗,忙沉下身体,以扫堂腿横扫她那刚刚站稳的双脚。
  「蓬!」小燕子再次跌倒,但是她平时练跌打惯了,显然这两跌影响都不大。
  为防止我攻击,小燕子就地一个「燕青十八翻」(这也是我不会的,哈!)
  滚到场边,这次是一个漂亮的鲤鱼打挺跳了起来。

  我笑着看她:「我们平局好不好?」由于我家有美貌的情人,所以没有真想占她便宜,虽然小燕子脸蛋和身材也都不错。但这时我只想摆脱她的纠缠就满意了。

  没想到跌倒两次的小燕子说道:「凭什么平局啊?你刚才踢倒我的那一腿是中国武术吗?」

  我笑了:「嗨!怪了。我们以武会友,又没说是哪国武术啊!外国武术也是武术啊,就好象外国人也是人一样啊。」

  小胖子乐了。

  小燕子狠狠瞪了小胖子一眼,然后转向我:「你用洋玩意赢我不算真本事。
  汉奸!洋奴!「What??可是这时我已经摸清她的脾气,早已不再生气,笑笑说:」那么你说怎么比,你才认输。「

  小燕子说:「你用中国武术打败我,我认输。否则你就是洋人的狗!」
  我们在场的人哄堂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真好玩,我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女孩子呢。索性陪她玩下去!我渐渐来了兴趣。

  猴子站起来说:「燕子妹妹说得对,应该用中国武术。」我恨得瞪他一眼,但是马上想到大哥一定是看出我的北腿功夫完全可以赢小燕子了,所以他这么说是有把握的。

  我们重新开始比,并说好,如果我再用外国武术,就立刻算我输。

  ……这都什么事儿啊?

  这年头啊!

  女人啊女人!

  由于我用惯了鸳鸯脚,连环腿,弹腿,空手道腿法,跆拳道以及泰拳腿法的搀杂打法,这回让我专门用中国武术技法,还真有点别扭。

  小燕子又在调斗我:「怎么?怕了吗?小男人!回家哭去吧!」

  「哈哈哈!」我大笑起来,我还真有点喜欢这个女孩子了。

  我对她说:「我就用中国武术的腿法来赢你,而且就是刚才那招扫堂腿!」
  小燕子又哼了一声:「你他妈的放屁当然不用打草稿了!」

  我刚说完大话,又听到小燕子再次说脏话,差点儿乐得趴下来。

  小燕子揉身而上,又是九宫步,看来她是专门练八卦掌的。我这次不再用手跟她过招,而是以灵活的闪跳,以脚代手来抵挡她掌上的进攻,寻找机会对她下手。

  其实如果把小燕子当成敌人来打,我的连环腿或者我擅长的重拳拳击能在五秒之内把她打得爬不起来;可是这是会朋友,不敢真刀真枪地干,所以我的腿技法和我力量型的拳击法很难发挥。另外,我的「玉环步,鸳鸯脚」是用来对付强敌的绝招,师傅再三告诫不能随便使用,当然更不能用在小燕子身上了。我手上功夫没有那么快,是我这次不能象二哥那样速战速决的主要原因。

  这样一来,我完全处于守势,小燕子连连进攻,我已经退到场边,后面就是桌子,桌子上有新鲜水果巧克力和茶水饮料啤酒等,再退就会打翻桌子,把东西洒一地,自己也一败涂地了。

  小燕子当然也看到这一点,更是得理不饶人,突然换招,一个转身后扫腿向我胸前袭来。

  机会来了!

  本来以小燕子的扫腿速度,我完全可以抓住她的玉腿放倒她,但是我之前说了大话,要用扫堂腿赢她。所以我突然沉下身来,完全避开她的上扫腿,同时一腿屈,一腿迅速横扫,正好扫在她尚站在地上的那只脚上。

  这时的小燕子一脚凌空,一脚被我扫到。「扑」地一声,小燕子向前扑倒在地。

  这次小燕子没立刻蹦起来,而是慢慢坐起来,脸上红扑扑的看着我:「嗨!
  你怎么回事啊?怎么看到女生跌倒也不扶一把?你还是个男生吗?「

  哈哈!现在连我的性别都被人怀疑起来了!真好玩。

  我连忙跑过去,把她扶起来。

  小燕子宣布认输。我拉着她的手,到桌子旁坐下:「小妹妹,没摔疼你吗?
  我没有什么要求,你陪哥哥喝杯茶吧!「小燕子杏眼一瞪,凑近我的耳朵说:」大哥哥,你是同性恋吗?「

  我说:「不是啊。」

  她说:「那么你一定阳萎。好可怜的小男人噢……!」边说着她边摸了我的下巴一下。

  我靠!这么一来,她成了我的大姐大!

  我本来早已平息火气,准备今晚结束仍回家抱我的美少妇情人。可是经她这么一说,不禁再度火冲顶门:「哼哼!好,好。我是有三个要求!你跟我来。」
  说完我一把抓起她的手,向一个无人的包间走去。

  场子里的兄弟姐妹们又比试起来了。由于我和橙子先后离开,所以没见到后面的故事,听老虎说我们大获全胜了,只是老虎和小胖子又是联手而上,摔倒对方两个女生,二对二,也还公平。但是好象小胖子没跟姑娘们开包间,估计是没看上眼吧。而且小胖子这时已经有女朋友了,他也怕女友知道,会鸡犬不宁。后来姑娘们的人数减少到4个,小胖子才开始跟她们上床。

  话说我紧握着小燕子的手把她拉进了一个包间。把她往沙发上一扔,然后说:「不想挨揍就脱衣服!」

  这时的小燕子换了一副腔调委屈地说:「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我口气稍有缓和说:「温柔一点?好啊。」

  说完我就把刚要站起的她又按倒在沙发上,并把自己的身体压上去。

  然后我开始吻她的唇,隔着衣服抚摸她的酥胸,纤腰和美臀。

  小燕子没有反抗,只是嗯嗯啊啊地叫着。

  时机成熟了,我开始解她的衣服。小燕子推开我:「我自己来。你脱你的吧。」
  不久,我们两人已经是赤裸相见了。

  小燕子的身材由于长期体育锻炼非常的均匀,腰腹部没有脂肪,全身皮肤雪白如霜,肩膀的三角肌发达,使她显得更加性感。乳房发育得不错,高耸而不下垂。美丽的大腿和小腿结实而性感。下阴处看到缕缕阴毛。

  我抱着小燕子的香肩,问道:「几岁了?」

  小燕子眼睛里亮亮地说:「19岁生日刚过。」

  我问:「你刚才怎么那么多脏话呢?你是个女孩子!」

  小燕子笑了,笑得很可爱,根本没有半点刚才的凶恶样子:「你啊!真笨!
  没看出人家喜欢你吗?我又没跟别人说脏话。「我说:」噢!原来那些是你和我调情呢!「

  天晓得世上还有这么脏话连篇调情的!

  我对她说:「小燕子,你要为我作三件事。第一是跟我做爱一次,第二是跟我做爱又一次,第三是跟我做爱再一次!」

  「哈哈哈!」小燕子笑得在沙发上打跌道:「那么你可赔了,本来做爱三次也只能算一件事的!」

  我抱起小燕子,吻吻她的唇:「赔了赚了无所谓,只要你高兴就好。」
  「呜!」小燕子迎合我的吻,脸上红红的。我们拥抱在一起。

  运动员的身体大概都很强壮,分泌物充足,所以不久小燕子就兴奋起来。她闭着眼睛,扶着我的JB进入她的阴道,开始抽插起来。

  哈哈!跟小燕子做爱的前戏可比跟我的美少妇情人要简化得多啊!

  小燕子的阴道不是很窄,估计早就不是处女了。在沙发上抽插了一会儿,我抱起她来到一张圆台子前,把她放在台子上,开始抽插。

  小燕子哼哼着说:「呜!呜!呵!第一次……呼……在……呼……桌子上—作啊!嗯!嗤……!嗯!」

  她已经是满面潮红了。

  我抓紧她的双乳,揉搓起来。下身的活塞运动加快了速度。

  「嗯嗯!哈!呃!呃!舒……啊……服!你……好……厉害……嗯!呼!」
  小燕子欢快得真象个燕子了。

  干了一会儿,我把她托着屁股抱起来,让她双手勾着我的脖子,双腿缠着我的腰,以站立式开始做爱。我下身再次加快速度,并靠她体重的势力使我的JB插的更深,更重。

  「蓬蓬蓬蓬」!她的雪白的大屁股碰撞着我的大腿。

  小燕子张大嘴啊啊大叫着,大口喘气。

  抱了一会儿,我又把她放回到桌子上,继续强攻。

  小燕子眼睛半睁半闭地说:「你刚才说你要打得我叫你什么?」

  我说:「鉴于你后来表现良好,你不必叫我爸爸了。」

  腹部肌肉非常发达的小燕子一下坐起来,勾着我的脖子,轻轻地叫着:「爸爸,爸爸!快疼女儿啊!女儿不乖你就打女儿屁屁啊!」

  听到刚才那么狠的女孩现在发出这么缠绵的声音,我再也忍不住了,JB一阵抖动,我射精了。

  处理干净后我们一起走出来。只见橙子和红梅已经出来了。红梅鬓发散乱,看来也没少被橙子折腾。另外几对也陆续出来了。我们的晚会已经该散会了。
  我们跟她们中的四个女生保持了较长时间的来往。这四个女生是红梅,小燕子,丽娟,和敏子。后来才知道,敏子是日本人的后代,她妈妈是日本战争时扔下的婴儿,被中国人养大的。几年以后,敏子和妈妈一起去了日本。

  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是单独约会,可是后来有一天起了变化。

  周五晚上,我们十一个人,七男四女聚在曲子家,他父母势力大,为儿子弄了一套房子,而且还是三房一厅呢,客厅有50平方米。所以我们常在曲子家聚会。

  晚饭后,曲子宣布:「今晚都住这儿,不许走。」

  「好啊!」大家都欢叫起来。

  小燕子向我走来:「嗨,你!我还有两件事要为你作呢!」

  我开玩笑地说:「好啊!那么脱了衣服给我们跳舞。」

  身为运动员的小燕子说:「好啊!我们还可以一起给你跳呢!」

  说罢,四个女生真的一起脱下衣服,开始跳起艳舞。

  开始我有点奇怪,可是后来一想,反正她们四个早已是我们七人共同的情人了,又怕什么呢?

  晃动的丰满乳房,结实性感的臀部,美丽的纤腰,令我们眼花缭乱。

  这一夜我们七人轮番上她们四个女人。所有的人都很尽兴。

  当我再次抱着小燕子的时候,我对气喘嘘嘘的她说:「没想到你们体育学院的学生这么开放!」

  小燕子哼了一声:「什么开放啊!还不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嘛!反正我们身子早已不纯了,与其让那些王八蛋糟蹋,还不如找几个喜欢的哥哥享受一下呢。」
  我问:「你说的王八蛋是你们的老师吗?」

  小燕子说:「嗨!不提扫兴的事了!」

  看她不愿意提,我也没再问。

  我把她抱到桌子上,轻声问:「你为什么喜欢我?」

  她说:「因为那天你大哥介绍,说你一定要付歌舞厅的钱,你大哥是警察,其实根本不用付钱。现在象你这么呆的人,很少见呢!你真是傻得可爱。」
  我说:「我知道我大哥是警察,可是人家开店的,跑江湖的,都不容易。我们又不是付不起这几个钱。」

  小燕子躺在桌子上,举起双腿,眼睛微闭,说:「二郎神,你来干我吧!」
  哈哈,我的名字由小男人变二郎神了!这个变化也太大了吧?

  分开她的大腿,我把JB插入她的阴道。

  小燕子是不需要前戏的,这我很了解。抽插开始,小燕子立刻夸张地大叫起来,我更加卖力的奸她。

  一边奸着小燕子,我一边把手指头插入她的肛门里抠弄。

  小燕子紧锁眉头,很痛苦的样子:「嗯嗯!嗷!嗷!咦!呜!哦……!你干什么……呼……吗?」

  我说:「干什么?我要奸你的屁眼儿!」

  小燕子忙大叫:「啊!噢!不!嗯!行!不……呼……行……啊!嗯!」
  我故意说:「你同意了,哈哈!好啊!」

  说完把JB拔出阴道,在她肛门上顶了两下,准备插入。

  小燕子突然坐起来,说:「啊!不行啊!会疼死的!」

  在她的坚决拒绝下,我就没有跟她肛交。

  略事休息,再次插入小燕子的阴道,她却突然哭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连忙拔出来,抱着小燕子说:「噢!宝宝乖,不哭!」

  一丝不挂的敏子和丽娟过来了,敏子扶走了小燕子,丽娟把手放在我肩膀上说:「没事的,以后再告诉你。」

  丽娟长了一张狐妖的脸,就是那种妖艳型的,跟她对上眼光的男人,十有八九会犯错误。

  我托起丽娟的肥臀,把她抱到桌子上,取代了刚才小燕子的位置,双手开始摩擦她的全身,乳房,软绵绵的肚子,迷人的阴道,性感的大腿。

  丽娟也是运动员,所以兴奋得也很快。不久丽娟就开始伊伊呀呀地叫起来:「哼!呵……!好哥哥,你干我……呼……啊!我要……你嘛!嗯!呜!」
  我忙把尚未软下去的阴茎插入她的阴道。开始用力抽插起来。

  丽娟淫声荡气地叫着:「我好舒……呜……服……啊!大哥……—哥,你快干……呼……我!我是……你的……!」

  我不禁加快了干的速度。丽娟叫得更响了。

  在丽娟温热的阴道里,她的阴精射出来,把我的JB热得好舒服,不久我终于射精了。

  后来,当我把红梅搂在怀里的时候,她跟我讲了一段小燕子的辛酸史。
  小燕子十六岁在体校做运动员时,由于运动多,所以身体发育早,16岁的她已经亭亭玉立,丰乳肥臀了。一天老师让她去体操房拿运动器材。刚进入体操房,就发现门从后面关上了。

  平时教她的三个体育男老师不知从什么角落里钻出来,一起抓住她,把性感的少女摔在体操垫子上。

  可怜的少女想挣扎,可是三个男体育老师的力气实在太大了。

  「啪!啪!」搞体育的大手煽来两个大耳光,打得少女眼冒金星。

  很快,作无力挣扎的少女的衣服被扒光了。

  丰满迷人的少女哭叫着,挣扎着,但这除了能激起流氓们的性欲之外,没有任何其他作用。

  三个体育老师解下自己的裤子。少女明白要发生什么事情。

  一个体育老师拿着皮带,在少女洁白粉嫩的屁股上「啪」地狠狠抽了一下!
  「啊!」美丽的女孩疼的撕心裂肺地大叫。

  很快,六双手开始使劲揉搓少女白晳的皮肤,乳房和屁股,有热唇在舔少女的阴道和肛门。

  少女麻木了。突然阴道下一阵撕裂的疼痛惊醒了她:「啊……呀……!疼死了!」

  「哈哈哈!」一个体育老师抱起她的肥臀毫不留情地抽插着。少女的惨叫给他带来很多的快感。

  另几个体育老师继续折磨着少女的身体其他部分。

  阴道上传来的剧痛再次麻木了少女的神经,模模糊糊地觉得三个人换着轮奸了她。

  本来少女以为恶梦结束了。可是没想到三个强壮的体育老师很快就恢复了体力。他们把少女翻过来,揉搓小燕子的肥臀,然后由两个人向两旁用力扒开小燕子那美丽的屁股,后面一个人用勃起的阴茎猛地插入小燕子的肛门里。

  「嗯……!啊!啊!啊!疼!疼死了!啊……!」

  肛门好象要裂开了。后面奸她肛门的老师发出残忍的笑,并抓住她不断晃动的乳房使劲揉搓。

  少女浑身的疼痛,几乎昏了过去。

  好容易三个体育老师都尽了兴,嘻嘻哈哈地互相说笑着离开了。

  可怜的少女从地上爬起来,捡起撕碎的衣服,大哭起来……!

  我让红梅背对我躺着,我双手抓住她的乳房,勃起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道,等她的故事一讲完,立刻长驱直入了。

  红梅嘴里哼哼着问我:「有什么办法能安慰她一下吗?」

  我喘这粗气说:「办法有,等我干完你再说。」

  「呼!哎……呀……!什么……办……呼!哧!……法……呢?嗯!哼!」
  红梅上气不接下气。

  我说:「不许问,干完你自然会说。」

  我很喜欢这种侧卧的做爱方式,可以省力,还可以插得很深。

  红梅欢快地在我怀里配合着,发出唱歌般的叫床声。

  红梅的分泌物流到我的大腿上,我知道她高潮了。所以我也放松地干她,不再忍住。

  很快,我突然不动,我的加农炮在她的阴道里剧烈抖动起来,连珠炮射在她的阴道内。

  后来我通过猴子和黑豹在警界的关系,终于查到了那三个体育老师的下落。
  当然他们强奸小燕子的案子很难追查,而且小燕子也不想公开。但是警察终归有警察的办法。

  猴子大哥在办案时曾结交过一个江湖大佬,双方互有恩惠。这次猴子去拜会了他一下,跟他说了一下要求。江湖大佬一口答应。

  很快,我再次接到猴子电话,让我带小燕子去见他。

  那天晚上十二点多了,寒风凛冽,我和小燕子穿得严严实实的坐着猴子开的警车赶到大佬指定地点。本来我不喜欢坐警车,就好象我被抓起来一样,可是那天半夜没别的车,所以没有办法。

  下了车,发现我们在一个大仓库外面。门口本来有两个人,一看我们来,一言不发,立刻走了。

  我们推门进去,发现里面空着,借着昏昏的灯光我们看见三个人被绑着跪在地上,手和脚都绑着,嘴里塞了麻布。眼睛蒙上了黑布条。

  猴子「噌」拿出一把锋利的警用匕首,递给小燕子说:「可别出人命啊!」
  小燕子的手抖动着,拿着刀,眼睛里要喷出火来。

  我忙抱住她:「燕子宝贝,别激动。你要是杀了他们,我们大家全完了。出了人命,警察不能不管,如果不出人命,还有得商量。」

  小燕子最听我的话,大眼睛看着我,眨了眨,说:「好。那你说怎么办?」
  我说:「嗨!这还不容易,他们用什么工具伤了你,你也去伤他们的这个工具不就扯平了!」

  小燕子果然聪明。她抬头对猴子说:「猴哥,请你去把他们三人的裤子全脱了,露出JB来!」

  其实我是不赞成叫猴哥的,因为我总觉得叫猴哥的人是猪八戒,哈哈!
  小燕子叫猴子去办这事,而不是叫我,因为她知道我一定不肯做这事。
  猴子果然欣然过去扒下他们三人的裤子。

  寒冷的冬夜,三个中年体育老师露出JB,都有一点发抖。

  盼望这一天盼了很多年的小燕子却异常镇静,过去先逐个抚摸三人的JB,并从自己嘴里发出性感的「嗯嗯!」声。

  被女人抚摸JB,三个男人的JB很快都硬了起来。

  少女加快了抚摸,也更加大声地哼哼着,我和猴子看得很有趣。

  就在男人们越来越兴奋时,少女突然用锋利无比的警用匕首慢慢地割下一个男人的阴茎,然后再慢慢割掉他的阴囊,之后是第二个男人,第三个男人。每个男人割两刀,先是阴茎,然后是阴囊。小燕子的刀法运用得很从容,不紧不慢,让我想到庖丁解牛。

  三个被阉割了的男人发出「呜呜!」的声音,因为嘴被塞,所以喊不出来。
  他们满地打滚,痛不欲生。

  小燕子在他们其中一个人衣服上把刀擦干净,然后把匕首还给猴子,带上手套,捧起地上的黄土,在三个新「太监」每人的下体处都糊上一滩泥止血,以免他们因流血过多而死。

  然后我们三人乘车返回。返回的路上猴子跟那个江湖大佬手下打电话,精心安排下,会有人「碰巧」经过那个仓库,发现了三个人,并把他们送医院治疗,所以不会出人命。

  回去的路上小燕子哭了,然后又笑了,真是孩子气。不过我好久也没敢跟她上床,可能是看她「庖丁解牛」有了点心理障碍吧!哈哈!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