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老婆如何从一个单纯女人变成淫欲十足的荡妇】(21)【作者:wddy22gf】

时间:18-01-10 11:22:35
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一)

  在我和媛媛、银可两个女人交往期间,我对文文的态度也在慢慢转变,在我搞上了媛媛以后,心里就平衡了许多,跟老婆的关系渐渐缓和,冷战四个月后跟她也偶尔发生一次性关系,但在操她的时候还是相对无语,没有什么花样,也没有了过去那种人在天涯浪在今夜的欢愉心情!心里仿佛有了一层障碍,达不到心身的完美融合!

  文文在这近半年时间里也处处小心,跟我都没有大声说过话,每次去地级市出差都按我说的事前报告行踪。

  春节过后,也就是我开始经常跟银可泡在一起的阶段,经常不归家,不知文文可否意识到我又跟别的女人玩在一起,但是从表面上看什么事儿也没有,她只字不提。

  女人的心思是捉摸不透的,文文和王兴的婚外情说到底是由于我跟萍儿在她眼皮子底下偷情引起的。她和王兴偷情也许正是她在处理我和萍儿事件时所说慢慢整治我、慢慢跟我清算的一个步骤,也许她也在寻找自己的心理平衡。如今我经常深夜不归,在她心里一定又引起了波澜。

  春天来的时候万物复苏,不知道人是不是在这个季节也更容易发情,真是一个美好的季节!

  我又拥有了银可这位美丽的少妇,不过在这个季节,我发现文文也有了微妙的变化。先是三四月份几次去地级市都没有按我们约定及时报告行踪,而是在晚上十点以后才给我打电话,甚至还有第二天给我打电话的情况,事后她总是以公事忙或者忘记了为借口敷衍了事。

  这个现象经常发生不得不引起了我的怀疑,我猜测,说不定文文跟王兴偷情的事又死灰复燃了,在她到达地市至打电话给我这段时间是我监控的盲区,她可以安全地与王兴幽会偷情,很可能是有意推迟报告。

  我深知人在偷情这种事上如同吸食毒品,沾上了就会上隐,是很难戒除干净的,男女都一样,对偷情带来的异常兴奋和剌激从心底里向往!

  这段时间我正与银可处得火热,也就没有较真地去追究文文的变化。不过在她每次出差回家时还是想发现点什么蛛丝马迹,住宿的地方不用查了,都是单位统一安排,只能从她的身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异样,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每次文文出差回家当天下午或者晚我都要求和她做爱,尽管最近几个月来两人少有性事,每次都是索然无味,但这种时刻我都无理由地要进行一次。

  前几次都没有发现她身上有什么异常情况,阴部干干净净,也没有如同第一次与王兴大战一昼夜后留下的红晕。只是随后有两次我发现她的骚逼非常湿润,在我的大屌插入阴道时感觉滑滑的,是那种里面残留着精液的样子,在我吻她的逼逼时也闻出精液的味道。

  由此我断定文文跟王兴又搞到了一起,她的骚逼又开始跟别的男人操弄快活了,再一次投入了别人的怀抱,享受着老公之外的男人带给她的快乐!

  我现在跟文文性交不仅次数少,而且是程式化的进行,两人都没什么激情,所以从冷战以来在我操她的时候她也没有犯迷糊,不能从她的口中套出什么话来。但是有一次下午老婆从地级市回来时我看得出她心情非常好,容光焕发的样子,一定是被王兴调教得太舒服了。

  那天晚上上床以后我要求做爱她很爽快地接受了,在我舔她逼逼时又发现阴水中含有少许白色的精液,操她时也感觉阴道很湿滑很舒服,估计是中午跟王兴分别之前被操了一次,而且操得很爽,在我操的时候还很兴奋,比平时多了一点呻吟和身体的扭动,但始终没有乱说话。

  我们做过一次以后文文就睡了,估计前一天晚上被王兴搞了多次也没睡好,我看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脸上还挂着满足的笑容,比白天对着我时的脸色好看多了。

  我看着文文的模样心里竟然生出了些许怜爱之情,心里想着自己以前与小华、萍儿偷情时的快乐时光,又体会着近来跟嫒嫒和银可的柔情蜜意,对她跟王兴偷欢的事情也是十分地理解,必竟女人也有性的需要,心中不但没有多少恨意,竟然又多了一些怜惜!

  我伸出手轻轻扶摸文文的乳房,感觉她的乳头慢慢变硬,随后又滑向腰部直至小腹,她的身体现在已经恢复得很好,小腹微微突起摸起来很园滑,而后又摸到她的骚逼,那里正在溢出我们两操弄的淫液润滑得很,我用手指在她的阴唇上滑动,轻揉她的阴蒂,其间几次进入她的阴道。

  文文一直睡得很香,在我把她乳头摸硬以后开始摸她逼逼时就开始间歇地轻轻呻吟,看来在睡梦里也很享受。我继续轻揉她的阴蒂,突然我听到她在含混的呻吟声中说了声:「哦……舒服!……」

  我以为她醒了,定睛看看她原来是在说梦话,这时她一只手在我身边不停地动,似乎要抓什么又漫无目的。我看老婆的睡态很有意思,就将身体靠近她,一手拿着自己又硬起来的大屌塞到她的手心里帮她握住,另一只手继续玩弄她的阴部,当我再次揉她的阴蒂时,她「哼……哼……」之后又微弱含糊地说了句:「嗯……兴……我爱你!……嗯……嗯……」

  听到文文梦中的呓语我心里一紧,原来这骚货抓着我的大屌梦里却沉浸在王兴的怀抱!我心生醋意,将两根手指用力插进她的阴道,我插死你这个骚货!老婆昨晚可能确实搞得太累「嗯……」了一声,竟然一直没有醒来,向里翻了个身背向着我。

  她的腿弯曲着,屁股正对我的下身,被她放手的大屌撑在她的阴道边上。今天也是奇怪,半年来想到她跟王兴的事大屌都无精打采,现在看着睡梦中还恋着野男人的老婆却一直坚挺得很,有了再次操她的冲动。

  那好吧,反正你已经被人操过很多次了,就让你在梦里再享受享受与情人交欢的快乐吧。我操起大屌在文文的阴道口磨擦了几下,让它沾上淫水,然后顺势慢慢推送进去,慢慢抽出再送进去。我不想弄醒她,想看看她在梦里与情人消魂的样子。

  文文随着我轻轻抽送又在轻声「嗯!……嗯……」的呻吟,她的上身在向前倾斜,伸出手抱住枕头很享受的样子,就象抱着梦中的情人,呻吟中嘴里偶尔吐出含糊不清的话语,只能听出几次「兴」和「真好、舒服……」之类。

  看着文文梦里的淫样我越来越兴奋,一直不停地将大屌慢慢抽插,同时用手轻揉她的乳房,老婆的阴道也在一松一紧地吸着,大约搞了二十多分钟我忍不住射了精,将阴茎插到最深处,控制着自己不要猛烈抽动,精液尽数地输送到骚逼的深处。

  这是我第一次在文文睡梦里偷偷地操了她,应该说是偷奸了她,没想到她在梦里也很享受,不知她在梦里有没有高潮,不过梦中的情人肯定不是我,而是……随后两个月发现文文每次从地级市回来心情都如沐春雨,阴道里似乎又带回了残留的精液和味道,但这些变化仅仅是我的猜测和判断,我一直不动声色,继续保持和她的关系不冷不热,等待机会证实。

  有一次文文又要去地级市开两天会,必须在那里住宿三个晚上,我想这又是老婆跟王兴偷情的好时机了!我决定实地侦察一次,这也是冷战后的第一次跟踪调查行动。

  文文是午饭后出发的,按贯例当天要去上级单位报到,安排住处预备第二天开会的内容,吃晚饭前后应该打电话给我,但这次是晚上九点多打的电话,她说晚饭后开了个预备会,说明了住处房号,并说跟系统内某县的女同事住在一间房。我从时间上计算应该差不多,九点多是个不早不晚的档口,如果跟王兴出去也不会这会回来,就象往常一样说了声好,一语双关地说:晚上不要乱跑要注意安全。
  第二天下午我去了地级市,晚饭前径直去了她们住的地方,服务台的人说某某系统开会的人可能吃过晚饭后才回来。我要了她们宾馆电话,出来在附近她们宾馆右侧找了一个小宾馆住下,要了间二楼临街房,从窗户能清楚地看到老婆住宿宾馆门前的情况,六点钟以后我就一直在那里观察。

  七点钟左右,宾馆陆陆续续来了一批人,个个都夹个包或公文袋象是开会的样子,但是一直没看到文文回来。我的心里不由得难受起来,自己预料的事可能又在一步步变成现实。老婆一定是下午开完会以后就去与情人约会去了。

  事情果然在按照我的预想演化,我搬个凳子坐在窗口盯视,文文一直没有回来,直累得我腰酸背痛眼睛发花,但我坚持着不愿前功尽弃。

  终于在晚上十一点零几分时,看到一部出租车停在她们宾馆门前,在明亮的街灯里文文从车后坐下来,下车后她返身朝后坐里的人说着什么并摇着手,随后示意出租车师傅开走,看着出租车走远后独自进了宾馆。

  我见状立即离开自己的房间,快速向文文住的宾馆奔去,在文文刚刚上了三楼准备开门之际我喊住了她。廊道里亮着灯,我看到老婆吃惊地愣了一下但马上问我:「你怎么来了?」我说:「单位有件事,下午临时来的。」说着就拉住她的手让她跟我走。

  文文慌忙地说:「我怎能跟你去啊,明天还要开会呢!再说房间的同事还不知怎么回事。」我说:「没关系,跟她打个招呼好了。」说着就敲了两下门。门开了,一个中年女人看见是文文回来了又看了我一眼,很热情地说:「哦,是你回来啦!」

  文文对她介绍说:「吴姐,这是我老公。」中年女人说:「哦,你好!晚上你们出去玩了呀!」我急忙接口说:「你好!是的!打搅您了!我就住在隔壁宾馆,跟文文还有点事可能回来晚点,特地来跟你招待一下。」她说:「好!好!你们去吧!」就这样我硬生生地把老婆劫持到我住的宾馆。

  文文来到我的房间以后就显出一种坐立不安的样子,问我有什么事非要带她到这边来,明天再说不行吗。我装得若无其事地说:没什么事,只是带你过来说说话玩玩而已。

  我问她晚上去哪里了,她说去了女同学家。我又说:「那地方距离这儿有点路程,怎么回来的呀?同学没送送你啊!」她随口说:「我自个儿打的回来的,没让她送。」老婆这句话立即露出了马脚,刚才我明明看到她下车后还和后坐的人说话,我虽然没看清车内的人,但可以肯定是她的熟人。

  文文说她自个儿打车回来的,分明是在隐瞒事实,如果是她的女同学没有必要隐瞒,照这样推断车内一定是她的情人王兴。因为老婆她们是单位安排的二人房间,所以她不便让王兴下车去宾馆,晚上一定是在外边什么地方偷情回来。
  说着间,我把文文按坐在床边,对她说:「既来之则安之,刚才也跟你房间的同事说过了,就在我这边睡吧!」老婆听我说要她在这里睡,神色更加慌乱,说话都有点不顺畅了:「不……不行,那……那搞到什么……时候回去啊……」我不由分说:「有什么关系呀?人家知道你跟老公在一起!」

  我也坐到床边一手揽住了文文的腰,我感觉她的身体在微微发抖,以为她是做了亏心事回来突然见到我还没有平静下来。

  在我的坚持下,文文也只好无可奈何地任我摆布了。我在帮她脱衣服时她还在结结吧吧地说:「不……不要!……」我没理会她,直到把她脱得只剩下胸罩和内裤,我又迅速脱了自己的衣服只留了一条短裤,老婆说把灯关上吧,我说:「我们在家不都是开着灯做爱吗?有什么关系?」转念一想这又是老婆想掩盖什么露出的一个破绽。

  我把文文放倒在床,特意将她的下身朝着灯光的方向。她拉过被子盖在身上,那是五月下旬天气已经不冷了,我拉开被子,只留下被角盖在她的肚子上面,而把她的小腹以下露在外边。

  我上床爬到文文的两腿之间,准备脱下她的内裤检查她的阴道,还没脱一眼就让我看到非常不正常,老婆的小内裤下面已经湿透一大片!我慢慢地把她的内裤往下拉,老婆不由自主地夹住两腿不让我脱,我没说话扒开她的腿用力把内裤翻着拉了下来。

  灯光下内裤的里面湿渌渌粘糊成一片闪亮亮的,一股精液混和的淫糜气味立刻散发开来!我不说话装着没事一样将内裤放在一边,开始看她的阴部,不看则已一看全都明了,老婆的阴部完全糊满了淫液湿淋淋的,阴户周围还糊着白浆,阴毛上粘着很多粘糊糊的液体还没干,揉成了一束束的样子,一副刚刚发生激烈性交后的状态!我心里终于明白——这就是她刚才一直惊慌失措还要求关灯的原因。

  最近我的心情很不稳定,有时好象放开了文文和王兴的事不想管她,让她们乐去吧,反正自己跟银可一样快乐;有时又好象心里过不去这道坎,觉得她跟别人操逼快活自己很不舒服,觉得受了侮辱!

  这时心里又腾起了一团怒火,从看到她内裤里边湿渌渌粘糊糊一片我就明白老婆刚刚跟别人性交了!可能是在公园野外干的无法清洗就回来了,反正老婆的逼逼还有含住精液的功夫,回来途中也只有少量精液流出来。可是现在让我看到她阴部糊满了被王兴操出来的淫水白浆和精液,热血直往头上冲!呼吸也急足起来!

  我闭着眼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有了第一次打了文文以后自己又后悔的经历,这次我理智了很多,心里在快速地想着如何应对此等情景。我真想掐住面前淫荡老婆的脖子痛打她一顿,又想拿一根木棍捣烂眼前淫水淋淋的骚逼,甚至想去找王兴把他给杀了!

  然而这只是脑子里瞬间的恶念,统统都一闪而过,最终觉得还是忍,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心里想起我和淫荡少妇小华偷情时她对男女之间偷情的「经典」理论(第十一章)其中的一句话:「……以后即使老婆真的偷人也要想开点,她的逼逼你不操就让别人操一下呗,大家都快活,又没丢失了什么!你还不是一样在搞别人老婆!……」

  事实也确实如此,我在严格要求文文的同时自己又做得怎样呢?这期间还不是在操着媛媛和可儿两位别人的老婆吗?自己的行为更过份啊……我很快回过神来睁开眼睛,看着文文赤条条的淫荡身躯,她的阴道里正在向外溢出白花花的跟王兴两人的混合液体。这次看到流出来的液体跟老婆以前偷情回家后流出的不一样,那时残留在阴道里的精液流出来只有少量白丝状液体,而今天是刚刚射进去不久的,精液还没有融化,还可见粘连在一起的条块状精液,而且散发着浓烈的精液气味。

  我抬头看了文文一眼,她正紧闭着眼不敢看我,心里一定清楚自己的阴部一片狼籍,已经完全暴露了她跟王兴干的丑事,没有办法挽回了,一副无可奈何任我摆弄处置的表情。

  看着眼前的一切,虽然完全明白了怎么回事,文文的阴部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他是刚刚跟王兴操逼回来!我心里却乱成一锅粥不知如何是好。经过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我奇迹般忍住了自己的冲动,我不想再伤害自己呵护多年的妻子,因为她的错是因我而起,还因为……因为……她跟王兴曾经有过一段真实的恋情!
  世间万物有因就有果!我又想起几年前淫妇小华给我的预言(第十一章),当时她问我女朋友在外地上学四年有没有跟别的男人乱搞,我肯定地说没有这事,她接着说:「她那么漂亮又那么骚没跟别人乱搞真是你的幸运,不过你不要高兴太早,她以后肯定会偷人,而且跟不止一个男人操逼,不信你走着瞧。」

  当时小华一副肯定的语气我就问她:「你怎么见得?」她说:「一般女偷人有三种情况,一种是老公很无能,就象我这样现在被你抱在怀里,寻找婚外的快乐!第二种是长得太漂亮,就象你老婆那样自然会引来很多男人招惹,稍有动心就会被别人搞了,而且一旦破例就很难收心!第三种是老公太能干,就象你一样在外边乱搞别的女人,被她发现只是迟早的事,女人在情感经受打击的情况下,很容易接受别的男人性方面的慰藉!」

  淫妇小华说的一点都没错,如今文文的行为已经初步验证了她的预言和「经典」理论,对于今后的事还未可知,还不知道今后老婆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被多少个男人搞!

  我的耳边又响起小华的声音:「……以后即使老婆真的偷人也要想开点,她的逼逼你不操就让别人操一下呗,大家都快活,又没丢失了什么!你还不是一样在搞别人老婆!……」如此残酷的事实让你不能不接受,现在的一切归根到底都因自己而起……能怪老婆一个人吗?……我开始用手玩弄文文湿漉漉的阴唇,她一经剌激阴道里就有更多淫水精液往外流,我用手指插进她的阴道捞出她的淫水,那精液还能牵出串串。我心里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觉得老婆的淫欲再也无法阻止,过去打了闹了也管了,如今还不是照样跟别的男人搞吗?

  我决定听小华的话彻底放弃对她的管束,任由她跟王兴偷情快活吧!为了不让自己反悔,彻底认了,彻底泯灭掉自己心中的不平,心里突然「啊」地一声暗吼,俯身吻住了老婆糊满和别的男人操出的白浆精液的骚逼,用力舔着粘糊糊的阴户,吸吮着阴道里流出乳白色的王兴的精液和俩人的混合淫液!

  我心里对自己说:「好!我认了!你想让自己的老公戴绿帽,我就踏踏实实地当个绿毛王八吧!我就心甘情愿地接受你们偷情总可以吧!我让你们操逼!让你们快活!从今往后我心甘情愿地为你们服务……」

  我卖力地舔吸着文文阴道内内外外的淫水和王兴的精液,开始认真的为他们清理战场,我要用她们的淫荡之物彻底消磨掉我的自尊,彻底淡化我作为男人的耻辱感,强制自己从潜意识里完完全全接受老婆与王兴的偷情!

  心里在不断地对自己说:反正文文早已经被王兴搞了,搞一次与一百次有什么分别?就让王兴你这小子好好地在我老婆身上快活吧,就让心爱的老婆多多享受一些你带给她那种消魂的肉体剌激吧!……这篇文章是我和老婆十几年来发生的真实故事,文中姓名均是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希望大家踊跃回贴,大家喜欢就好。待续,谢谢!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