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特警英雌】(第四部:双姝劫)(15)【作者:TinyFisher】_av天堂网_天天干_夜夜啪_天天操_天天啪_天天射_天天日_天天撸-手机在线av视频

[都市]【特警英雌】(第四部:双姝劫)(15)【作者:TinyFisher】

时间:18-02-07 04:12:43
字数:54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五、俗尘渺渺(byTinyFisher)

  老高放开赵剑翎的时候,杨云娜已经被三个人强暴过了。她自幼在国外长大,早已经有过几个男朋友,对于贞操一事并不如同赵剑翎一样看重。但是被强奸的体验与以往性经验完全不一样,男人们的凶器强行插入她没有任何润滑的阴道,加上他们粗暴地蹂躏她肉体上那些娇嫩敏感的部位,这些性交病没有给她带来任何的快感,只有疼痛和煎熬。

  她同时也看到自己的上司被男人强暴。这个叫老高的男人矮胖粗壮,但是相比只有一米五几娇小玲珑的赵剑翎,他就像是一头巨大的野兽:他把赵剑翎的身体扭成各种姿势,从各种角度,各种体位强奸她,而且一边强暴还在一边摧残她的肉体:她的乳房和白皙的肉体上遍布齿痕和指痕。男人先是强奸了她的阴道,然后又从后面鸡奸了她的肛门,最后又回来从正面再度同她的阴道性交。他简直就像是一个机器人,不知疲惫地蹂躏着赵剑翎。在第三个男人把疲软的生殖器抽离自己身体的时候,这个人才把精液射进赵剑翎的体内。她没有看表,但是她估计也有快两个小时的时间了。

  被凌虐过的赵剑翎看起来凄惨无比,她云鬓散落,完美的身体上布满汗水和伤痕,她的脚尖已经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任由房顶吊下来的铁链拉扯着两支细长的手臂。然而她注意到,处长的一双眼睛还依然清澈,闪着不屈的光芒。
  老高转过身来对着杨云娜:「你叫什么名字?」

  「杨云娜。」

  「嘿嘿,我十多年以前还玩过另外一个姓杨的女警,可比你漂亮多了。」
  他接着对赵剑翎说:「赵警官,杨警官的命可交到你的手上了。如果你不说出警方的行动计划的话,她就会变成第二个方凌霄!」

  赵剑翎恍然大悟,她终于明白了方凌霄遇难的真相。她和沈国豪一定是遇到了老高,老高认出了方凌霄的国际刑警身份,这样两个人才遭遇了毒手。

  「你这个畜生!」

  她已然忘了自己的境遇,猛地向老高冲了过来,芦武猝不及防,被她从身体里甩了出来。她的冲势很猛,把小腿下的两个凳子也带翻了,失去了平衡——她的两只手臂还吊在空中,两条腿和绑在小腿上的凳子弯在身后,整个人像一张弓一样,她的纤腰向后弯曲着,两只手臂和两条腿都反弓在身后,倒是平坦的小腹最大限度地向前突出着。

  老高哧地笑了。他转向赵剑翎,用那把三棱匕首顶在她的肚脐上:「我就用这把刀杀了沈国豪。那个货号称竹联帮战堂第一高手。我查着呢,前后一共捅了他三十七刀,刀刀透亮。嘿嘿——」

  他的手下用力,赵剑翎凸起的小腹微微地出现了凹陷,他接着说:「那个方凌霄到也不简单,不过两个人加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

  赵剑翎觉得那把钢刺好像已经扎进了自己的小腹,疼痛异常。她一字一顿地对老高说:

  「你跑不了的,我会亲手抓住你的。」

  「哈哈哈——」老高的手突然用力,眼见得三棱军刺的刀尖已经深深地没入了赵剑翎的肚脐。杨云娜吓得闭上了眼睛,她不想看到自己最尊敬的上司肚破肠流的情景。然而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赵剑翎还是好好地吊在那里,只有一缕的鲜血从她的肚脐里流了出来。原来就在军刺马上就要破腹而入的一霎那,老高已经把军刺拔了出来。

  肚脐本是腹部上最薄的部位,赵剑翎整个人的重心又在小腹,如果拿捏不好的话,这一刀早就洞穿了她的肚脐,她的小肠也会因为腹压关系从伤口流出来。而现在只是一个皮外伤。

  赵剑翎和杨云娜都是多年的格斗高手,老高这一手就让两个人心生凉意——两个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怪不得方凌霄和沈国豪失手遇害。

  赵剑翎心里有些奇怪:这个老高如此身手,怎么会在芦武这样一个人的手下?而芦武又对他言听计从,完全不像是上下级的关系。

  老高的话又把她从思绪中拉了出来:「赵警官,你要是不肯说的话,我就用对付方凌霄的办法来对付杨警官喽——」

                * * *

  齐薇伏在周鹏的胸前,两个人早已经雨云已毕,却还赤裸着纠缠在一起。戎马半生,俗尘如梦,周鹏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美丽的女警居然对自己投怀送抱。他抚摸着齐薇身上的伤痕:「齐……齐薇,你受了好多的苦……」

  「周大哥,叫我小薇就好了。」

  「你为什么要……」周鹏心里尚在疑惑。

  「我就是为了报答大哥的救命之恩。」

  齐薇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有自己的打算,她拖住周鹏,就是不想让他去救叶兰馨这个绿茶婊。这个女政委外表一副端庄淑女的样子,骨子里却无比地淫荡。自己被她连累受了这么多的苦,索性就把她留给武双喜那批人,让她也尝尝被人轮奸和折磨的滋味。

  然而两人还没有温存很久,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周鹏赶紧把齐薇推在一边,抄起枪四处查看。屋外还是风雨大作,没有任何异常。周鹏从自己的衣服里翻检出自己的手机,发现没有人打电话进来。

  但是手机的铃声还是没有停,还在一声接一声地铃铃作响。周鹏看了一眼齐薇,齐薇用手指了指被绑在一边,尚还昏迷的的石城:「应该是他的手机吧?」
  周鹏赶紧从石城身上翻出手机,果然上面一个名字在不停地闪动:双喜哥。
  武双喜!

  周鹏看了一眼齐薇,犹豫了一会儿,但是武双喜的电话还是不依不饶地打进来。

  周鹏一咬牙,按下接听键,就听见那边传来急促的声音:「你妈屄你哥俩在干啥呢?」

  周鹏含混地应了一声。他同武双喜打过无数次交道,认得武双喜的声音。可是今天他的声音里透着古怪,好像在尖着嗓子喊叫。

  「哎呦呦……你……哎呀……那个齐薇还活着吗?」

  「嗯」

  「还活着?啊呀……轻点儿……啊……你他妈的快点儿,把她给我带回来啊——」

  「嗯」

  「快他妈的回来,啊——」

  周鹏放下手机,疑惑地看着齐薇。他听出来武双喜的声音里透着痛楚,好像被人踩住了蛋蛋一样。很明显那边没有听出来他不是石城。

  齐薇在一旁也听到了对话,她也猜不出那边发生了什么。

  「这是个好机会,我开石城的车子去。」

  「不要,太危险。不如我们先开车带着石城回去叫增援。」

  「我说了,危险也要去。单警官已经遇难了,我一定要保证你和叶政委的安全。」说着,周鹏穿上了衣服,「而且,这一来一回几十里山路,等我们回来,没准儿叶警官已经……不行,我们不能等!再说,局里一定有武双喜的人,我怕打草惊蛇。」

  齐薇的胸脯一起一伏,她盯着周鹏的眼睛:「那我也跟你回去。」

  「太危险!我自己一个人去救叶政委,晚一分钟她就多一分的危险。」
  齐薇惨然一笑,她已经把身体给了这个男人,居然还竞争不过叶兰馨。
  「带上我,你多一个帮手。而且,如果你失手了,他们一定回来找我,我也一样跑不了。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机会还大些。」

  周鹏想想她说的有道理,就点了点头。他从石城的身上扒下他的外衣长裤,递给齐薇:「不合身,将就穿上吧。」

                * * *

  「啊啊啊——」

  杨云娜的惨叫声响彻整个车库。老高已经折断了她左手的五根手指。他看着赵剑翎没有任何交待的意思,就徒手折断了她的一只手腕。

  赵剑翎拼命地向前挣扎着:「不要啊,你放过她……啊……」

  她的话音被芦武打断了。芦武两只手从后面拢住她小巧的乳峰,狠狠地挤压着她的两粒乳头。她的两条腿被两个太子堂的打手固定住了,芦武得以再次侵入她的身体。

  十指连心,杨云娜疼的眼泪都流了下来。她用朦胧的泪眼看着赵剑翎:「处长……你放心……我不会说的……你也不要说……」

  「我知道你们不会说的,这就是个热身,好戏还在后面呢。我们有的是时间!」
  他从修车的工具箱里拿出来一个锤子,走到赵剑翎的面前,抡起锤子,锤子带着风声砸进赵剑翎的小腹。这一锤力量奇大,把赵剑翎身后的芦武撞了一个趔趄。一股鲜血从赵剑翎肚脐的伤口喷射出来,溅了老高一身。赵剑翎感觉五脏六腑都被锤烂了一样,上下翻腾,一股胃酸涌上口中。她不停地咳嗽起来。

  「赵警官,接下来这锤子就用到杨小姐的身上啦。」

  他回身蹲在杨云娜的面前:「来,这回弄脚。」

  他手起锤落,当地一声巨响,锤子砸烂了杨云娜左脚的小脚趾!

  「啊呀——」杨云娜疼得浑身颤抖。

  老高没有停手,当当当接连三下,又敲碎了杨云娜的三根脚趾。杨云娜最爱自己的玉足,国际刑警里,属她最爱穿漏趾凉鞋和涂脚趾甲。她还经常劝赵剑翎涂。赵剑翎生性保守,不大爱穿裸露的衣服和鞋子。后来也被杨云娜带着开始偶尔涂涂脚指甲,穿穿高跟凉鞋。

  赵剑翎眼睁睁地看着杨云娜精心涂抹的脚趾甲和小巧玲珑的脚趾被老高毫不留情地砸成一滩鲜红的血肉,她的心如同割裂一样疼。她以前听杨清越描述过被歹徒拔脚趾甲的经历,说那种疼痛常人无法忍受。而现在老高是用锤子活生生地把杨云娜的脚趾连骨带肉砸烂,她不知道自己的下属要忍受多么大的痛楚。
  「老高,你这个畜生,对我来呀!」

  「这点儿小玩意怎么能撬开赵警官的嘴呢?你要想救你的下属,就把行动方案告诉我。」

  「……」

  「还不说?!」

  老高把锤子高高地举起,猛地落下,把杨云娜左脚仅剩的大脚趾也砸成了一滩肉泥。女警官短促地叫了一声就昏死了过去。

  老高耐心地等待着打手们用水把杨云娜泼醒。「这回要换右脚喽。」

  「你……随便……」

  「硬气!」

  老高当着赵剑翎的面用锤子敲碎了杨云娜右脚的五根脚趾。女警官玉足上流出来的鲜血染红了水泥地面,期间杨云娜昏死过去两次,每次老高都耐心地等待她苏醒过来再次用刑。

  赵剑翎叫喊着,徒劳地挣扎着,想从铁链和绳索的束缚中挣脱出来,去救杨云娜。然而,她的挣扎只是给芦武带来了快感。他索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享受着女警官的扭动。

  老高把锤子换成了虎头钳,他又来到赵剑翎的面前:「来,先替杨小姐体验一下。」

  说着他把钳子夹上了赵剑翎的乳尖。他看着赵剑翎的眼睛,手下用劲。女警官的胸尖最为敏感,甚至超过她的下体。她美丽的乳头和一部分胸尖被钢铁的钳子夹成了一个扁扁的肉片,她疼得浑身的肌肉紧绷,嘴里发出嘶嘶的叫声,拼命地摇动着长发。

  「啊——真爽啊——」

  倒是她身后芦武叫了起来。原来女警官在剧痛之下收紧了阴道的肌肉,他再也忍耐不住,就把一股精液射进了她的阴道。

  等待杨云娜再度醒来,她眼前是老高那张带着残忍微笑的丑脸。他挥舞着铁钳一节节地把她右手的五个手指的指节全部夹碎。

  杨云娜已经说不出话来,她的双唇颤抖着,牙齿不停地上下打战。她只能用眼睛看着赵剑翎,微微地摇着头。

  赵剑翎已经止不住自己的眼泪了。她从来没有见过像老高这样没有人性的罪犯。她的内心无比地煎熬,一边是自己的姐妹,另外一边是自己的责任,她的内心深处两种力量在相互撕扯着。

  「赵警官,你还不想说吗?」

  「你这个魔鬼!」

  「呵呵,没关系,杨小姐身上的好肉还多着呢。我们继续!」

  他又拔出那把三棱军刺,一手握住赵剑翎的完好的左乳,把刀尖顶在她的乳头之上。

  赵剑翎知道她要干什么,她绷紧了全身的肌肉,怒视着老高,目光里没有任何惧色。

  老高缓慢地转动着军刺,锋利的刀锋刺破女警官乳头的皮肤,慢慢地从她的乳孔深入进去!

  「啊————」

  乳头上的疼痛还是超乎赵剑翎的预料,她最终还是惨叫了起来。倒是在她身后强奸的董辰觉得她的小穴变得特别的紧,牢牢地夹住他的鸡巴不放,爽得浑身颤抖。

  老高并没有扎的特别深,点到而止。他满意地看着赵剑翎流血不止的三点:「现在,我也要给杨警官放放血了!」

  他对杨云娜并没有这么怜香惜玉,他走到她的身后,第一刀从她的左臀刺入,从股沟穿出,将女刑警的左臀扎了对穿。而且老高在运刀的时候是旋转的,刀锋不仅隔开了女刑警的皮肉,还破坏了里面的肌肉组织。

  「啊……」

  杨云娜凄惨地喊叫着,老高却毫不留情地把她的右臀从上至下又扎了一个透明的窟窿!

  杨云娜两条修长的大腿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老高见赵剑翎还没有要交代的意思,他转到杨云娜的身侧,把细长的三棱刀从她的左乳刺入,右乳穿出,像在女警官的胸前穿了一个肉串!

  他并不着急把刀子拔出来,而是看着赵剑翎,在杨云娜的乳房里转动着刀锋,破坏着她的乳房组织,一直到女警官再度昏死了过去。

  赵剑翎目眦欲裂睚,她把铁链扯得哗啦啦地响,下面两个打手几乎控制不住她的双腿。

  「老高!老高!我一定杀了你!」

  「赵警官,只要你告诉我你的行动方案,我就放过杨小姐,你不想她变成第二个方凌霄吧。」

  说着老高把军刺从杨云娜的乳房里拔出来,一串串血珠从他的刀尖滑落。
  老高的话让赵剑翎想起看见方凌霄遇害的场景,她的内心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泪水止不住地向下流。

  老高示意打手们把杨云娜弄醒。这一次打手们费了好长的时间,又泼冰水,又掐人中,最后用香烟把女警官熏醒。

  「把杨小姐的两条大腿分开,抬起来!」

  两个人把杨云娜血染的腿抬起来,用力像两边分开,几乎成180度。杨云娜的阴部就正对着赵剑翎的视线。

  老高用手在她的阴户上摸了摸:「不错,挺好的一个馒头屄,跟杨清越一样。」
  赵剑翎打了一个冷战,她大概猜出来老高要做什么。果不其然,老高把军刺缓慢地向杨云娜的阴户中刺入。赵剑翎带着哭腔大喊:

  「你,你快放开她!放开她呀!」

  杨云娜的身体瑟瑟发抖,下体传来的疼痛让她下巴一开一合,无声地颤抖着。刚才的酷刑和惨叫已经把她的嗓子叫哑了,她已经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她用目光求助地看着赵剑翎。

  军刺已经没入小半根,杨云娜的阴道已经被军刺割破,鲜血顺着刀柄流到了老高的手上。赵剑翎已经泣不成声了:「求求你,放了她,放了Maggie,我说,我什么都说……」

  老高停下了手,但并没有把军刺拔出来,他走到赵剑翎面前:「你现在说,说清楚了我就放过你的Maggie。」

  赵剑翎终于屈服了,她一五一十地把国际刑警的行动方案交待了出来。她说的很快,想尽快把杨云娜放下来止血。但是老高很细致地问了很多问题,最后他觉得所有的细节清楚了,才满意地拍拍赵剑翎的脸蛋:「乖宝贝儿。来,让我亲一个。」说着,他的嘴唇就嘬住了女警官的樱唇。

  赵剑翎上一次接吻还是同自己的初恋男友,这么多年,无论是那些罪犯,还是后来的男友,都没有人碰过她的唇舌。

  她犹豫了一下,知道如果不顺从老高的话杨云娜一定会变得很惨。她闭上眼睛,张开了口,笨拙地伸着舌头,任由老高轻薄。

  她闭着眼睛,没有看到老高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遥控器,按动了上面的一个按钮。

  吊着女警的铁链突然松开了,哗啦啦的响声之后,是肉体落地的声音钝响和女人凄惨的悲鸣,这濒死的声音让屋子所有的男人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To Be Continued]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

友情链接: 澳门正规网上博彩公司 威尼斯人娱乐 威尼斯人注册官网 威尼斯人娱乐网站 网上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游戏网站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场 网上百家乐 威尼斯人游戏网址 澳门正规赌博网站 正规网络博彩 澳门赌博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真人赌场 网上威尼斯人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 威尼斯人真人视讯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网上澳门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官网注册 赌博平台 威尼斯人正规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平台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正规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直营 线上威尼斯人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威尼斯人官方平台 网上百家乐注册 威尼斯人娱乐场网站 威尼斯人官网注册账号 澳门威尼斯人最新网址 威尼斯人最新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赌场网站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网站 威尼斯人城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注册 威尼斯人网站注册 威尼斯人正网 威尼斯人娱乐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网址 线上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官方注册 网上威尼斯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真人视讯 澳门威尼斯人会员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注册 威尼斯人线路检测 威尼斯人百家乐网址 威尼斯人网址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正规网址 威尼斯人线上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百家乐 威尼斯人正规官网 威尼斯人官方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正网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站 威尼斯人娱乐场官网 威尼斯人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