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64)【作者:ckltony】

时间:18-03-17 02:00:18
字数:10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64章 故地重游情更浓

  张瑞眼见温柔已经准备好了,按照爷爷张云天留下的指导方法,将灵芝仙草开始熬煮,熬煮中间,张瑞还添加了一些自己从苗疆带来的灵药。张瑞守着药罐,直到药罐飘出阵阵药香,张瑞知道药熬好了。

  温柔接过了张瑞递过来的药汤,服用了下去,然后背对着张瑞解开了上衣,露出了香肩,张瑞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

  许婉仪按住了张瑞,示意张瑞不要轻举妄动。

  随着温柔解衣的动作,慢慢的露出了光滑白皙的香肩、嫩滑的手臂以及后丝滑的后背。温柔在脱下上衣以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仿佛是放下心中大石似的,深呼一口气,默默的等待张瑞的配合。

  张瑞眼前出现的是一个绝美的裸背女子,如果不是张瑞知道这是自己的奶奶,张瑞都不敢相信眼前女子有如此之美的肌肤,仿佛吹可弹破一般。

  她黑色的长发此时披散着,有些散乱的搭在隐约散发清香的香肩上面。黑白相互映衬下,显得那么的和谐。张瑞目光及处,身前美人的修长锁骨窝深深的暴露出来,美人消瘦的香肩配合修长锁骨,让张瑞叹为观止。

  如此消瘦的美人锁骨,是张瑞身边女人们少有的。

  张瑞此刻有些胡思乱想,脑海里浮现出自己的女人们赤裸的模样。

  自己的娘亲许婉仪,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位女人。许婉仪身材姣好,凹凸有致,小腹平坦,如果没人告知她是两个已成年孩子的娘亲,谁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三十余岁的绝美少妇。可就是这么绝代风华的绝美少妇,也没有眼前美人的消瘦锁骨,张瑞想不到一个女人的锁骨也能如此性感?

  自己的外婆何氏,曾经的武林美女,经过了终南山秘洞冷热泉的浸泡,在中年以后,肌肤仍然可以娇嫩动人,却还是中年妇女的丰满姿态,更不用说还拥有修长锁骨。

  自己的原配妻子柳若玉,跟自己年纪相仿,身体刚刚发育完成,身材肌肤还隐隐有少女般的姿态,肌肤婴儿般的肥嫩,触之手感爽滑,也同样没有如此的锁骨性感。

  姐姐张倩,大了自己两岁,青春活泼的青年女子,一颦一笑都是武林中男子的一时佳话,青春阳光的身材也没有沉淀出如此锁骨。

  其他女人们,银姬、周素兰、金莱都是成熟女子,蜜桃已熟透,处处充满诱惑,都是丰满之美,温柔相比之下,柔弱之姿更是使人怜爱。

  陈飞燕、雷小蕊、露瑶这些少女们,俱是幼年状态,皆是萝莉本色,尚处待调教阶段,和眼前美人也无法相比。

  脑中思考片刻,张瑞深吸了一口气,身旁的许婉仪已经提醒自己将掌心贴合在温柔的后背处,张瑞的手有些颤抖,努力的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将手贴住了面前嫩白丝滑的绝美肌肤。

  张瑞明显感觉到手下的娇躯在自己接触的那一刹那,微微颤抖了一下,似乎有些排斥自己,此时拔毒已经开始,容不得一丝耽搁,张瑞立马开始运转内力,将内力一丝丝的的释放出来。

  随着内力的一丝丝透入,温柔紧张的娇躯慢慢稳定了下来,呼吸也开始平静,感受背后双手透过来的丝丝热力。

  时间一点点过去,温柔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温柔头顶随着温热内力全身的运转,头顶开始冒出淡淡的青烟。温柔的身体随着热力的增加,娇嫩肌肤浮出一颗颗的晶莹汗珠儿,汗珠儿被热力蒸发,空气中开始弥漫一股来自女人特有的气息。

  这种气息仿佛一种催情的药雾,弥散在空气中,洞内阴寒的温度仿佛也随着气息的散发而开始升高………

  许久之后,温柔突然有些状态不稳,气息开始有些紊乱。

  张瑞神态极为专注,突然感受到温柔的一丝变化,于是通过《龙龟决新解》的特殊功法,开始内力传音道:「奶奶,稳住身体,不要动。」「是谁?」张瑞的脑海里传来温柔质问的声音。

  「不要怕,奶奶是我,我是瑞儿,是我内力传音给你。」「奶奶,你平心静气,排除杂念。」「嗯…」温柔的声音有些颤抖。

  随着内力传音的两人交谈,温柔克制住不稳定的状态,继续承受渐渐增加的火热内力。

  这时已是关键时刻,温柔开始大汗淋漓,洞中的异香似乎扩散得更广。
  近旁守候的许婉仪,见正在拔毒的两人进入关键状态,更是盯得死死的,生怕过程中出现意外。

  突然,温柔大喊一声「呀…」,瞬间前扑倒地。

  此刻张瑞功力反噬也是口喷一口鲜血倒在一旁。

  「瑞儿…」许婉仪痛苦呼唤。

  许婉仪见状,立马准备扶起两人,许婉仪看到温柔开始蜷缩着身体痛苦翻滚,皎洁身体渗出丝丝血色,那是寒毒即将爆发的征兆。

  一旁的张瑞忽而起身,抹去嘴角血沫,立即扶起拔毒中出现意外的温柔,也顾不得眼前赤裸上身的温柔此时美胸尽露,将温柔面对着自己,张瑞运起残余内力,将双手贴在温柔挺立的美胸,继续将内力释放而出。

  张瑞这时出声喊道:「婉仪,我刚才被内力反噬,内力有些不足,你快与我内力合并,将奶奶剩余寒毒逼迫出来。」许婉仪见状,立即双手贴在爱儿的后背,将同源的内力输出。在母子二人同源内力全力输出下,温柔痛苦状态开始缓解,只是身上渗出的汗珠儿越来越多。

  数十息后…

  「瑞儿,刚才是怎么啦?」许婉仪的声音在张瑞脑海里浮现。

  「娘亲,瑞儿没事,只是刚才关键时刻内力不足,受了些反噬,胸中淤血已经吐出,我不要紧的。」「那还好,刚才吓死娘亲了。你奶奶现在情况怎么样?」「奶奶还好,只是她几十年的冰封,寒毒对身体经脉造成了严重的侵蚀,我低估了寒毒的反抗之力,差点就伤到了奶奶的经脉,幸好娘亲你在身旁,不然就功亏一篑了。」「那我就放心了,瑞儿咱们加把劲,争取一次将你奶奶的寒毒拔除。」母子俩齐上阵以后,张瑞与许婉仪同源的内力叠加,很快温柔就平息了下来。
  过来许久,温柔的身上汗液湿滑起来,一头黑色秀发被沾湿,贴在美胸后背上。下身的亵裤也被沾湿,紧紧贴附在白嫩肌肤上。

  随着洞内的温度又开始慢慢升高,温柔体内的寒毒随着汗液的挥发,开始一点一点的被拔除掉。

             *** *** *** ***

  此时的洞中三人,均是大汗淋漓全身湿透,体力透支。

  数个时辰的拔毒,几乎耗尽了母子二人的内力。三人此刻都是倒在事先铺好的草垫上呼呼大睡,张瑞左边紧紧靠着酣睡的许婉仪,右边紧紧帖附着一个上身赤裸的美人,此刻的美人似乎丝毫没有在意自己赤裸的状况,身体紧紧贴着身边男子,仍是昏睡不醒。

  许久之后,一个声音在张瑞耳边响起:「瑞儿,你的手可以拿开了。」张瑞惊醒,才发现身旁上身赤裸的女子,正睁大着似乎可以洞穿心灵的眼睛看着自己。张瑞仔细环顾周遭,才发现自己身处的状况。

  许婉仪仍是体力透支的样子,沉沉的睡眠着,靠在自己的左手边。而自己紧紧的抱着右边美人,一双大手仍是保持着抓握美乳的状态。

  张瑞尴尬的松开了手,手上传来的女子体温犹存、体味犹在,只是美人已经背过身去开始慢慢穿衣。

  「咳咳…」张瑞尴尬的咳嗽了两声,也不再观看美人穿衣。

  洞中气氛有些沉默,趁着美人穿衣的功夫,张瑞迅速起身离去,毕竟身上因为功力消耗变得黏糊糊的,就想去清洗一番,张瑞本来想叫醒身边娘亲一起前去,只是现在的情况有些尴尬,不太好意思叫醒许婉仪,只好一个人前往洞中深处水潭中去清洗。

  此处泉水微凉,张瑞躺在里面甚是舒畅。

  微凉的泉水浸泡,让张瑞身体放松,内力的损耗也渐渐恢复。

  张瑞放松间,忽觉身边一具温热的身子贴了过来,睁眼一看确是娘亲许婉仪。
  张瑞呵呵一笑,抱住许婉仪问道:「娘亲,你醒啦。」「嗯,就是刚才拔毒内力消耗很严重,现在有些乏力。」「过来婉仪,让夫君我抱抱,好好慰劳你一下。」「滚开…」「呵呵,我就不滚,就不滚,你能怎样?」「呸…」母子俩愉快的在泉水中斗嘴嬉闹着。

  远处,已经着衣的温柔看着泉水中的母子,看着那个刚才拔毒中将手贴在自己胸口的男子,眼神中少了一些冷漠,多了一丝温柔。

  几个时辰过去,此时三人都已换装完毕,三人在分别沐浴之后,准备做饭解决温饱问题。

  张瑞的手艺现在就得到了极好的展示,趁着温柔沐浴的时间,张瑞已经捕捉了几尾潭中鱼儿开始生火烤鱼。

  张瑞多年的烧烤手艺自是不凡,没多久香喷喷的鱼儿就烤炙好了。

  温柔接过张瑞递来的烤鱼,撕下一块尝了一口,眼神中多了一些满意。
  用过烤鱼,天色已晚,张瑞三人便决定今晚还是暂住洞中,明日再回去银姬她们新建立的据点与众女子相会。

  合衣躺下的张瑞,抱着身边娘亲许婉仪很是满意,终于又可以拥抱着心爱的娘亲一起入眠了。

  温柔躺在一旁的草垫上,背对着着母子二人,也不知道是熟睡还是在假寐,躺在一旁一动也不动。

  张瑞和许婉仪面对面的抱着,没有说话,只是静悄悄的亲吻着,交换着彼此的唾液。他们也只敢静静的拥吻,毕竟至亲长辈还在身旁,虽然母子二人的乱伦行为温柔已经知晓,但是此时却不是爱意迸发之时。

  相互拥吻的母子二人自然是不得而知温柔此刻的想法,但是温柔内心却在激烈波动着。

  温柔在张瑞拔毒的时候,忽然在脑海里听到了张瑞内力传音的声音,自然是惊奇不已,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居然还有这样子的内心沟通。

  脑海里的声音和自己交谈,仿佛是自己在和自己内心说话,她当然知道这是张瑞的声音,可是这种声音如此的贴近,就是好像是自己的内心在说话,这种体验让温柔感到很是惊喜。

  而后来,张瑞内力随着后背穴道传遍全身感官的感觉,更是让温柔心惊和悸动。

  自己从来没有过经受过这种感觉,哪怕是自己已经经历过的三个男人。
  温柔开始回想自己三十余年前的有记忆的那些时光……

             *** *** *** ***

  自己出身一个小家族,刚成年就嫁给了一个软弱的丈夫。丈夫体质软弱不能与自己圆房,而自己被丈夫欺骗,过着外人看来的幸福生活,其中守活寡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那一个雪夜,那一个霸道的男子,如果没有遇到该多好啊。

  可是,因为自己一时的救人心切,却带给了自己永远的伤痛。

  生性柔弱的温柔,遇到了一个霸气十足的男子,男子的坚韧、永远不服输的性格,让温柔深深的迷失了,在某一个相处的夜晚,温柔献身给了那个霸道男子。
  霸道男子是自己软弱的丈夫不能相比的,温柔尝到了爱情的滋味,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当自己一颗真心紧紧依附于男子身上的时候,那个男子却从自己的世界中消失了。

  心痛的滋味,温柔懂得,撕心裂肺。

  温柔无数次期盼那个男子再次出现,可是那个霸道男子再次出现的时候,却是男子以魔教天乐教教主的身份出现。

  当时自己的孩儿温小宝已经出生了,无能的丈夫默认了这个孩子,因为他不能被忍受别人指指点点自己无法生育的事实。

  当男子开始报复当初追杀自己的武林世家,自己丈夫一家也不能幸免,死于自己真正所爱之人之手。

  温柔心碎了,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自己虽然不爱自己的丈夫,可是却也不愿意看到他死去。丈夫对待自己的出轨,还是报以了极大的忍耐和宽容。对于丈夫,温柔抱着此生无缘,来世相报的想法,也是在外人面前极力的维护了丈夫的形象。

  可是看着爱人变成了魔头,杀死自己合法的丈夫,温柔的世界观破碎了。
  温柔带着孩子温小宝独自离开,从来再也没有找过那个霸道男子。

  温柔以为自己将会不再对爱情报以任何幻想,可是直到青年张云天的出现,温柔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当自己与孩子温小宝被歹人截住生死一刻的时候,是张云天这个比自己年轻的青年俊杰出手击败歹人,是张云天护送自己回家。

  张云天正气凌然的英雄气概,才是温柔心目中那个真正的男子汉。

  那个少女不怀春!那个美女不爱英雄?

  原本对爱情已经心灰意冷的温柔,遇到仗剑行侠的青年张云天,那颗本来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悄悄的有了一丝悸动。

  后来,夫家被灭门,自己和大儿子温小宝被成为魔教天乐教魔头的霸道男子抢走,再后来,在江湖中闯荡的张云天得知自己被抓,只身闯入自己被秘密关押的密窟,将自己救走,可惜孩儿温小宝从此下落不明。

  被张云天救出后,温柔亲自为张云天包扎伤口,温柔的温柔体贴让青春正当年的张云天爱上了她……

  温柔从此下定决心,跟着张云天一辈子,哪怕是张家人人都嫌弃自己是个生育过孩子的寡妇,自己也要珍惜呵护与张云天的这段情。

  当自己与张云天的孩儿张高远出生后,自己以为可以从此幸福的生活下去,可是谁知长大后的大儿子温小宝却突然出现了,口口声声呼喊自己是淫妇,并与张云天发生冲突。谁知恼羞成怒的温小宝在张云天处处忍让下,却突然对怀抱小儿子的自己出手,自己躲闪不及,最后重伤垂危。

  在以后的事情就是已经数十年过去了,大儿子温小宝变成了魔头温必邪,变得好像那个自己心中可怕的霸道男人。而自己的丈夫、小儿子双双死于温必邪的手下,这样的变故让温柔几乎昏厥,欲哭无泪。

  温柔以为自己应该在数十年前死去,哪怕违背了丈夫张云天的生死与共的诺言,也不愿意承受这样的伤痛。

  与这些素昧平生的血脉后裔相处这些时日,温柔的心才开始慢慢解冻,慢慢开始接受现在的事实。

  有一点温柔不敢想,那就是万一自己的孙子和自己变成魔头的儿子要巅峰对决,自己该怎么办?

  是让孙子快意恩仇,报仇雪恨?还是任由魔头儿子温必邪屠戮江湖武林?
  温柔不敢再想,心中大石始终放不下。

             *** *** *** ***

  温柔的思想回到现在,看着身边沉睡的张瑞,温柔的思绪又开始活跃起来。
  这个并不熟悉的孙子,身上一股英气像极了当初初出江湖的张云天,同样的一身正气,同样的果敢坚毅。

  这样的气质,让温柔产生出了一种仿佛张云天再生的假象。本来张瑞就是张云天的嫡孙,相貌方面自然有近似爷爷的地方。再加上这些年张瑞出入江湖,与魔教孽障多有争斗,不知不觉间,张瑞就具备了武林豪杰的气质。

  这种气质没有经过武力斗争,没有经过血雨的洗礼是没办法自然生成的。张瑞的出现,让温柔不知不觉间产生了一种本能的想要依靠的感觉。

  这其实和温柔的性格有关,温柔性格柔弱,体贴细致,这性格如若遇到一个强势的男人,必定让温柔产生依赖。女人么,不就是想要找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么?

  今晚张瑞为了救治温柔,可谓是全心全力,哪怕内力几乎透支,都要咬牙坚持,哪怕内力不足遭到反噬,张瑞也是要紧牙关拼命给温柔输入内力真气。这种不惜一切代价的行为,早已感动了温柔。

  温柔被冰封三十年,其实年级和记忆都还是三十年前的样子,没有改变。当年的美貌依然保留至今,虽然名义上是张瑞奶奶,其实也就比许婉仪大了几岁。
  温柔还有有感觉的,疗伤拔毒时,当张瑞温热的双手触碰到自己肌肤的时候,当张瑞发出丝丝温暖内力的时候,温柔能深深体会那种温热感觉,从后背传至全身的舒爽。

  温柔身体上面还保留着张瑞内力真气游遍全身穴道的记忆:「好舒服呀。」温柔的内心非常想表达这样的感觉,可是怎么能够表达出来呢?

  再后来,舒服的感觉就变成了一种痛苦,随着张瑞内力温度的增加,痛苦达到了高潮。到最后,随着媳妇和孙子共同内力输入后,又变得舒服起来,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让温柔体会到另一种表达不出来的舒爽。

  温柔暗自有些脸红,为何现在自己会十分想念那种感觉,明明知道不可为,可自己偏偏就想再次体验一次。

  身旁的媳妇、孙子已经熟睡,两人紧挨着睡在一起,发出轻轻的呼吸声。而温柔自己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次日一大早,用过张瑞做好的美食后,三人终于乔装一番离开了华山……
  数日后,三人回到新建的秘密据点,张瑞终于和一众女人们重逢了。

             *** *** *** ***

  张瑞这几日过的很是舒服,一众女人尽心竭力的服侍自己,让自己很是快活。
  银姬选的这个地方,是一处银姬留着的隐秘山谷,这个地方四面环山,很像烟雨山庄。出口只有一个,在山体中间有一条隐蔽的通道,经过通道以后才能到达此处。

  银姬已将烟雨山庄男丁尽数遣散,只保留数十个贴身侍女斥候张瑞一众女人。馨儿也在其中,当馨儿得知张公子回来了,心情更是激动,服侍齐张瑞来更是尽心尽力。张瑞好好享受了一把众女的宠爱,享受之后,张瑞也不忘勤练《龙龟决新解》和《乾坤倒转》功法,不但是张瑞,一众女子功力也迅速增加着。

  众人都很快乐,只有一个女子感觉没有融入这个集体,这个女子就是温柔。
  温柔虽然也每天被热烈的气氛感染,可是内心里面总是觉得很空虚。三十年的历史断档,让温柔时常生出脱节的感觉。

  如今的武林,如今的江湖,虽然还是那样的尔虞我诈,还是那样的争斗不断,只是现在早已是物是人非,感觉所有人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张瑞、许婉仪、张倩和柳若玉等人每天都来请安问好,每日的例行问候让温柔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自己就当奶奶了吗?看着铜镜中美貌如初的自己,为什么被人叫做奶奶感觉有点不舒服?

  温柔身上的寒毒,虽然在张瑞母子同心协力下被拔除了,可是身子还是比较羸弱,每日都按时服用各种药材和补汤,仍然觉得身子不适。

  张瑞和许婉仪得知这种情况,也是着急了好久,直到张瑞突然想到终南山那处冷热泉。

  张瑞和许婉仪知道那两口冷热泉具有恢复功力,对改善身体是有好处的,只是离开终南山那么久,张瑞他们不知道魔教和顺天盟的喽啰们是不是还在驻守哪里。

  张瑞向许婉仪说出心中想法后,许婉仪同意了与张瑞一起先去先行打探一下哪里的情况,如果魔教和顺天盟的喽啰们都不在哪里,便可以偷偷回到哪里,带温柔继续调理身体。

  定下了打算,张瑞、许婉仪母子决定早日出发。

  在告别了众人以后,母子俩昼伏夜出,披星戴月赶路十数日后,终于来到了终南山。

  再次回到终南山脚,许婉仪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想起了自己的爹爹和两位哥哥。

  爹爹和哥哥们早已入土为安,只是活着的人还背负这枉死的人的冤血债,看到同样的旧景也会伤感。

  许婉仪伤感了一会儿,打起精神开始和张瑞打探周遭情况。

  果然现在魔教和顺天盟的喽啰们几乎从终南山消失了,终南山书剑山庄的名号已经从江湖除名,魔教及顺通喽啰自然也不会把重点放在这里。

  许婉仪和张瑞发现除了山脚处还有些许喽啰在轻松的监视过往人员,山上面就没有了喽啰们的踪迹。

  母子俩熟门熟路的找到了终南山东面悬崖的那处冷热泉,然而这里早已空无一人,除了汩汩冒出的泉水,再无一人出现。

  来到这个地方,母子俩感慨万千。

  这里还是老样子,两股汩汩冒出泉水的冷泉和热泉,两泉中间早已没有当初当做遮挡的屏风。

  洞中面向悬崖峭壁那个洞口,风呼啸而入,发出「呜呜」的声响,仿佛还在叙述当初发生在这里事情。

  母子俩站在原地呆立了半晌,还是张瑞先开口说话了:「婉仪,事情过去那么久了,外公和舅舅他们的早已离世,我们当然要为他们报仇,现在还不是时候。」「瑞儿,我明白的。」许婉仪淡淡的说道。

  为了缓解此时的沉默,张瑞忽而开口道:「婉仪,你还记得那次我们在这冷热泉中练功的时候吗?」「我记得啊,你这个坏小子,当初在这里你紧磨慢磨的要与我同池,非要练什么功,结果被你这个坏孩子磨去了身子。」「嘻嘻,婉仪,我好想再与你同池一次,好么?」「呸,就知道你没有安什么好心肠。」许婉仪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身子很诚实的出卖了自己,任由张瑞将自己身子剥光,然后被张瑞抱进热泉之中。

  张瑞脱衣服的速度很快,几乎在将许婉仪剥光之后,自己就脱光了。

  母子俩再次赤裸着浸泡在泉水中,泉水温度适宜,赤裸着的母子紧紧拥抱在一起,感受着泉水带来的舒适。

  几日昼伏夜出的奔波,母子俩确实很劳累,这冷热泉确实有驱除疲劳的功效,如若冷泉、热泉间隔浸泡,有紧致肌肤的作用,张瑞外婆何氏就是因为数十年的浸泡,肌肤紧致,加上驻颜有术,到现在外表也不过四十余岁的年纪。

  浸泡良久,张瑞有些情动,轻轻的贴在许婉仪耳边说道:「婉仪,帮我吹箫好么?」许婉仪现在已是吹箫高手,在于张瑞无数次的贴身「肉搏」中,早已将吹箫技能修炼得出神入化。

  许婉仪娇羞着深吸一口气,潜入水中,张开樱嘴含住了张瑞硕大的阳具。
  张瑞舒服得仰起了头,那水中小嘴弄的张瑞甚是舒爽。

  吹、吸之间,许婉仪舌头不住的挑弄张瑞龟头,吮、嘬间隙,许婉仪灵巧小舌不住舔舐阳具棒身。

  张瑞已经舒爽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双手抱住许婉仪的头,动作轻巧的来回抽出插入。

  许婉仪憋气良久,浮出水面换气,正欲再次潜水,却被张瑞按住了。

  张瑞示意许婉仪站好,自己则潜入水中,大大分开许婉仪两条修长美腿,也同样照本宣科的为许婉仪舔弄。

  张瑞贪婪的舔弄许婉仪的阴唇、阴蒂,弄得许婉仪站立不稳,口中娇喘连连。
  张瑞口技也是了得,数十下就将许婉仪舔弄得阴户大开,淫液流淌,浓浓的淫液混入水中,很快化开不见。

  许婉仪已是情动不已,两腿想要闭合摩擦,缓解阴部传来的阵阵舒爽,可是双腿中间逆子却拼命舔舐,让快感来得源源不断。

  张瑞终于还是浮出水面换气,这时许婉仪面带羞红贴身过来,口中带着温热的气息贴在张瑞耳边说道:「瑞儿,我想要了。」张瑞与许婉仪面对而站,胸口贴着胸口,丰满的乳房和强健的胸肌相互摩擦。张瑞试着抬起许婉仪一条玉腿,身子微侧,右手扶着肿胀的阳具,龟头在许婉仪的阴唇中间摩擦了几下,然后身子一沉,阳具已经深深的插入了当初自己出生的产道。

  张瑞阳具回到自己的「老家」一插到底,然后开始用长而粗的阳具来回进出这个无比熟悉的地方。

  张瑞非常喜欢自己和娘亲身体合二为一的时刻,那种近亲血缘乱伦的冲动,让张瑞沉醉于此不能自拔。

  张瑞的动作时而冲动,时而温柔,让许婉仪每每被冲击到高处,然后缓缓的落下。

  张瑞能感觉到阳具上面传来的温润湿热,能感觉到许婉仪阴道媚肉的摩擦挤压。

  张瑞舒爽得只想大叫。

  许婉仪也同样受用,那瑞儿的阳具总是将自己的阴道涨得满满的,没有一丝缝隙。瑞儿阳具每次进出,都要带着阴道媚肉的往复运动。

  每次瑞儿顶到自己的阴道尽头,自己就感觉到一阵阵的酥麻。

  酥麻的感觉发散开来,感觉整个人、整个头都是酒醉一般的晕沉。

  母子俩恩爱已久,张瑞拔出阳具,让许婉仪背对自己双手扶住池壁,从后面插入许婉仪的阴道里头。

  母子俩一前一后,相互索取交欢。

  张瑞抽插良久,后又抱起许婉仪的双腿,让许婉仪身子浮在水中,然后抽动身体,开始强力的拍打许婉仪玉臀。

  许婉仪不禁哇哇大叫:「啊…啊…啊…」张瑞抱住许婉仪双腿,边走边抽动着,一路慢行,来到浅水处,许婉仪此刻已是下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那情形是如此的淫靡。

  许婉仪身子刚才还在热泉中泡着,突然整个身子暴露在空气孔,被微风一吹,身子受到凉风刺激,全身肌肉不由得紧绷,阴道更是阵阵收缩,让张瑞爽得无以复加。

  许婉仪此时已是高潮来临前夕,身子不由自主的不断想要往下压,想要体内的那个粗壮阳具更加进入身体内部。

  张瑞感觉到许婉仪阴道已经开始有规律的阵阵紧缩,知道许婉仪高潮将至,于是更加速了身体抽动的速度。

  「啊…啊…啊…」许婉仪和张瑞同时大声叫嚷。

  「瑞儿…」许婉仪惊声高呼,终于高潮来临,阴精混合着淫液冲刷着张瑞阳具龟头,张瑞大喊一声也同时出精,母子俩同时抽动着身体,许婉仪还在张瑞的怀抱中一停一顿的抽搐许久,才终于结束。

  良久之后,张瑞因发射而变软的阳具缓缓滑出了许婉仪的阴道,顺着张瑞阳具而出的,还有那一团一团的白色精液,浓稠的精液沾染在许婉仪红润的阴唇上,一点一滴的掉落泉水中。

  泉水清澈见底,滴落的浓精,形成一团慢慢的向下沉去,然后与泉水混为一团化开不见……

  完成美满交媾的母子俩,抱在一起,许婉仪软软的贴在张瑞身上,享受极致欢愉后的片刻宁静。

  待得两人休息良久,体力恢复以后,许婉仪有了强烈的尿意,准备起身道悬崖洞口处小解放松一番。

  张瑞看到许婉仪的动作,咧嘴一笑。只见他快速的抱起前面赤裸身子行走的许婉仪,走到洞口,分开许婉仪两条美腿,开口说道:「娘亲,你就这样尿出来罢。」许婉仪一阵娇羞,她记起当初刚逃出华山崖底之后,来到这处冷热泉调养,母子俩交欢以后,自己也是被张瑞这样抱着在洞口小解。

  想到这里,许婉仪俊俏的脸上又泛起了娇羞的红色。

  随着「嘘嘘洒洒」的排尿声响,被张瑞抱住的许婉仪,晶莹的水线顺着洞口一条直线排出,情形端的淫靡,让许婉仪忍不住闷哼一声。

  此时山风袭来,许婉仪的下身被凉风吹拂,俏脸忍不住更加红艳了。

  张瑞此时得意万分,抱着娇羞的美娘亲,回到泉边,让赤裸身子许婉仪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笑而不语。

  母子俩温存了很久,说了不少贴心的话儿。

  这次故地重游,让母子俩的感情越来越好,此刻更是如胶似漆,一刻也不愿意分开。

  张瑞母子在此待了数日,暗中进入终南山观察许久,终还是没有发现魔教和顺天盟的人员来到此处,张瑞和许婉仪确信此处安全。

  这数日间,母子俩度过了欢乐的时光,除去练功,几乎都是泡在冷泉或者热泉当中,这冷热泉水功效奇好,不仅张瑞发现自己肌肤变得润白,而且许婉仪的变化更是突出。

  许婉仪本来就是武林中有名的美人,身材样貌都是一等一的好。

  现在更是前凸后翘,凹凸有致,丰乳变得高挺,乳上乳晕原来因为哺乳变得暗沉的颜色,现在更是恢复到了少女般的嫣红,让张瑞忍不住想要吸上两口。
  许婉仪的肌肤更是弹性十足,轻轻按压肌肤,陷下去的肌肤会随着压力的离开而迅速变回原样。

  许婉仪的变化,张瑞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唯一让张瑞感到不妙的一点,就是许婉仪总是在自己面前抱怨为何现在还怀不上张瑞的骨肉,当初母子俩信誓旦旦的时候,许婉仪可是亲口答应要为爱儿产子,可是许婉仪接受了那么多的精液洗礼,就是怀不上,让许婉仪独处时总是心烦意乱。

  张瑞也在寻找原因,最后张瑞得出一个答案,也许是因为修习《乾坤倒转》神功的缘故,这神功让修习的男女功力增长极快,远远比一般的打坐修炼更加迅速,毕竟有得必有失,也许这神功的后遗症就是让女子很难怀孕吧,张瑞如此设想。

  夜间,安慰许婉仪良久以后,张瑞便与许婉仪相拥而眠。

             *** *** *** ***

  当张瑞、许婉仪母子离开这悬崖秘洞,冷热泉水之后,这里再次被母子俩封闭起来,避免被外人发现这里,做好掩盖设施以后,母子乔装一番,便匆匆离开了终南山。

  再次告别终南山,母子俩不时回望,毕竟这里承载了太多的故事。

  这次终南山冷热泉探秘告一段落,母子俩带着幸福回到了秘密据点,告知了体弱的温柔此次发现,便定下了数日后带温柔前往冷热泉疗养一段时间的计划。
  数日之后的深夜,张瑞和温柔告别了据点的众位女子,与温柔一同骑着骏马「萌萌」消失在黑夜中……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

友情链接: 澳门正规网上博彩公司 威尼斯人娱乐 威尼斯人注册官网 威尼斯人娱乐网站 网上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游戏网站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场 网上百家乐 威尼斯人游戏网址 澳门正规赌博网站 正规网络博彩 澳门赌博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真人赌场 网上威尼斯人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 威尼斯人真人视讯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网上澳门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官网注册 赌博平台 威尼斯人正规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平台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正规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直营 线上威尼斯人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威尼斯人官方平台 网上百家乐注册 威尼斯人娱乐场网站 威尼斯人官网注册账号 澳门威尼斯人最新网址 威尼斯人最新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赌场网站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网站 威尼斯人城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注册 威尼斯人网站注册 威尼斯人正网 威尼斯人娱乐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网址 线上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官方注册 网上威尼斯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真人视讯 澳门威尼斯人会员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注册 威尼斯人线路检测 威尼斯人百家乐网址 威尼斯人网址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正规网址 威尼斯人线上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百家乐 威尼斯人正规官网 威尼斯人官方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正网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站 威尼斯人娱乐场官网 威尼斯人娱乐场